認識當代人物》走在百元電腦前面的溫世仁  【聯合報/高希均】

 

2003年以55歲之齡遽然辭世、令人懷念的溫世仁,攝於大陸西寧市。
(明日工作室/提供)

在知識經濟年代,企業家都在尋找利潤可

以更高的「新商業模式」,溫世仁默默地以

全球奔波及珍貴生命為代價,構建了一個跨

越五道門檻的「新台灣人模式」……

因為無能,失去了國運;

因為無知,失去了機會;

因為無動於衷,失去了一切!

這幾句話表達了我近年來對台灣社會的感受。溫世仁不是因為財富,而是因為能力、知識及大愛,使他的身影永遠出現在面前。

美國MIT多媒體實驗室創辦人尼勞洛龐帝的預言將成真:一百美元買到一台電腦;更值得驕傲的是台灣的廣達將是主要供應商。這則全球重視的新聞,特別使我懷念世仁。這位台灣土生土長的偉大「志工企業家」(social entrepreneur)已經去世三年了。世仁與廣達創辦人林百里是台大電機系同班同學,一起創業過,一起築夢過。在追思世仁的二次紀念會上,百里與我都難掩激動。

設法以廉價的網路科技,來協助低所得家庭與落後地區,縮短數位落差,掙脫貧窮,不正就是世仁在世時於2000年七月在甘肅黃羊川村落的實驗嗎?在《溫世仁觀點:中國經濟的未來》一書中,他寫下了這樣的話:

「黃羊川是中國西部一個窮鄉,鄉民取水要走二十公里,孩子沒有機會讀書。當電腦、網路和上網技能帶進了黃羊川,孩子們第一次看見了外面的世界。從此以後,晚上,點著蠟燭,讀書;早上,天剛矇亮,還是讀書。一個十三歲的女孩說:『我不想去北京,我要把黃羊川變成北京』。」多麼動人的一幕!

開發中國大西北,有人說要五十年,有人更說:根本不可能。世仁去過黃羊川三次,相信透過現代科技「十年有成」。

2004年秋天去英國探訪韓第(Charles Handy)夫婦,他說他正在構思一本「志工企業家」的書,已找到了一些歐美企業家的實例,問我能不能推薦大中華地區的企業家,入選的條件是:(1)靠自己的本領創造了財富;(2)已經捐出大量的財富來做公益;(3)必定還要親自參與這些公益。當時我腦中立刻想到的就是溫世仁與張明正夫婦(趨勢科技創辦人)。可惜世仁剛去世,明正夫婦正展開他們人生的新歷程。

2006年十月韓第夫婦新書《新慈善家》已經問世,裡面描述了二十三位歐美社會令人感動的故事;但沒有一位來自亞洲。在今天台灣政治上這樣意識型態分裂的社會,幸虧有一些領域(從企業到文化),在某些時空中還能保持獨立與中立。擔任過四年文建會主委的陳郁秀在新著《鈴蘭清音———陳郁秀的人生行履》中,出現了個生動的譬喻:「鑽石有許多切割面,每個切割面都晶瑩璀璨,相互輝映,台灣多樣性的生態及多元文化,就像鑽石的多個切割面,熠熠發光。」她對「去中國化」有深刻的看法:「文化是加法,愈加愈豐富。」也正如我一再大聲疾呼的:社會愈開放,競爭力愈強。

世仁則在他的著作及演講中一再指出:「當前在台灣與大陸的年輕人,都站在歷史上最好的時期。」在他去世前的幾個月,三次來我們的「人文空間」,找我與王力行長談,希望一起來辦一本年輕一代的雜誌。去世前還未定案;世仁去世後,我們決定要完成他的付託。這就是創辦《30》雜誌的緣起。現在已進入第三年,真如想像中的,起步辛苦,但已漸入佳境。

出身於台灣中部的一個水電工人的家庭;沒出過國,沒留過學,沒得過博士學位;比他有錢的科技新貴多得是;不喜歡結交權貴,穿著不常戴領帶的普通西裝,出門常不坐公司的轎車,飲食更是簡單;他就像任何一個上班族。

這正是台灣五十多年來經濟成長、教育普及、社會多元中一個動人的見證:憑自己的用功,十八歲考進台大電機系;靠自己的打拚,二十五歲擔任金寶公司總經理;靠自己的膽識,二十六歲就已經去過四十三個國家推銷產品;靠自己的本領,三十二歲變成英業達的一位重要負責人。他在台灣與大陸出版過二十餘本書,多本譯成英文、日文及韓文。這麼多豐富的著述,是他遺留給人間另一項財富。

幾年前王建煊應邀去英業達演講,講後溫世仁剛好回辦公室。十餘分鐘的短談中,世仁知道建煊在大陸推動愛心教育,立刻主動捐出新台幣三千萬元。事後建煊追述:「很少會遇到這麼慷慨主動捐獻的企業家。」正因為這筆捐款,位於浙江與江蘇交界的「平湖市新華愛心高級中學」已經成立了三年。由於辦學認真,已經公認為一所浙江省的模範學校。

回首十餘年來與世仁的相交,我終於領悟到他受人尊敬的根本原因,那就是他跨越了五道大門檻。

在他豐富的生命歷程中,世仁以自己的言行及著述:

1)跨越了科技門檻,進入了人文領域,擁有了人文心。

2)跨越了本土門檻,登上了世界舞台,擁有了世界觀。

3)跨越了兩岸門檻,走進了中國大陸,擁有了中華情。

4)跨越了財富門檻,展開了大量捐贈,擁有了奉獻熱。

5)跨越了「意識型態」門檻,變成了「新台灣人」。

世仁以土生土長「台灣人」的先天優勢,以及在高科技產業中展現的成就,使他無所顧忌地發揮了性格中的獨立創新,並且勇敢地跨越了「意識型態」的門檻,變成了一個敢對兩岸負責人以及台灣人民說真話的「新台灣人」。

在知識經濟年代,企業家都在尋找利潤可以更高的「新商業模式」,世仁默默地以全球奔波及珍貴生命為代價,構建了一個跨越五道門檻的「新台灣人模式」。

當全球貧窮地區即將受惠於百元電腦,甘肅的黃羊川已經默默地先出發了;因為他們有一個領路人:溫世仁。

2007/02/27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