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國驚鴻一瞥    志銘

 

上個週末到吉隆坡的古蹟逛了逛, 順便遊了一趟國史館.  馬國的童養媳歷史和台灣在某些角度很類似, 幾百年來儘是殖民歷史-荷蘭人, 葡萄牙人和英國人先後宰制這片土地, 連日本人都在二次世界大戰插了一腳.  這個地方一直因為麻六甲海峽而成為商業重鎮, 也因為如此, 馬國似乎除了商業以外, 就沒有太多自覺的文化, 這些殖民者好像也沒認真留下什麼東西.  這一點台灣可能好一些, 日本和中國(國民黨)都多少留下一些文化的根基.(我沒有大中國或大東亞憧憬, 不過它們的影響的確不可忽略)馬國人除了做生意, 還是做生意, 而且作的很小心. 可能因為長期的被殖民, 也可能因為馬人天生的良善(如台灣原住民), 發展了一點生意人少有的溫厚謙卑.

 

這個國家和其他東南亞國家很接近, 上層政經結構在殖民者離開後, 都被華人或印度人把持.  華人和印度人狡詐成性(嘿嘿), 原住民馬人自然很難在權利競爭中出頭.  這個國家正在"新加坡化", 主政者只希望填飽人民的肚皮, 不希望給人民太多思考空間.  傳統中國封建制度或印度種姓制度的想法.  這樣的社會人民很難有自主思考的能力, 也許也進一步阻礙了文化發展.

 

馬國唯一能依靠的文化可能就是回教文化了(只觀察了兩星期, 可能失焦), 我對回教文化的了解不多, 讀過的書上回教文化通常被邊緣化, 只有難懂的阿拉伯文(?)和裝飾風格強烈卻稍嫌單調的花草圖樣.  逛了半天的回教博物館, 看到的也差不多是這樣. 回教文化和基督教文化很近似, 都是一神教文化, 宗教都在社會和政治扮演重要的宰制地位. 基督教在經過15,6世紀的文藝復興後, 宗教的力量薄弱了, 人的自覺活絡了, 西方的世界因此在文化發展越來越豐富. 回教世界還沒有這樣自覺反省的機會, 文化活動還停留在為宗教服務的狀況.  可以想見文化的單一性, 和發展的侷限.

 

這個回教世界卻有華麗的資本主義社會表象.  西方全球化的潮流也宰制了這裡.  吉隆坡和其他亞洲的新興都市一樣, 有高大的後現代和後後現代(可能是我自己發明的名詞)的建築地標, 寬大的馬路, 寬敞的購物中心和忙碌的上班族.  全然西化的城市景觀.  說也奇怪, 這些西方建築師建構的西方城市景觀, 居然最常在亞洲出現. (在歐美國家的都市多開發已久, 這種新興的'進步西方'地景反而不多見) 

 

全球化最有趣的現象之一就是仿冒名牌. 高度資本化的西方創造並消費名牌, 發展中的亞洲國家仿冒並消費仿冒名牌, 慢慢地少數有錢的亞洲人開始購買名牌, 多數西方人也開始購買假名牌.  然後全球人不管真假都穿用一樣款式的東西.  這大約是推動全球化的西方資本家始料未及的.  這裡最讓我注意的仿冒不是LV, Gucci或Prada.  而是Billabong, Ripcurl和 Quicksilver - 三大衝浪用品名牌.  馬國沒浪, 所以也沒有"浪人".  吉隆坡的衝浪人只有一個地方可以去 - 主題公園的人工浪場, 每個週末開放一小時, 給十個人.  這十個人可能是馬國最好的衝浪好手了..... 這個沒有衝浪人的地方, 卻到處有衝浪服飾店, 滿街年輕人都穿著Quicksilver, 這些人都不衝浪, 而且和我們的LV一樣, 他們穿的100件有99(或101)件假貨.  馬國人不但仿冒西方的商品, 這些陸上衝浪客還仿冒西方人的行為.......  全球化在這裡找到最有趣的現象.

 

馬國正在大興土木, 和所有正在開發的新興國家一樣, 對'文明進步'充滿憧憬, 卻彷彿少了對自然的尊重. 由機場到吉隆坡, 一陸上只見到處是被整過的地, 這個比台灣大好幾倍的國家卻僅有和台灣大約一樣的人口(兩千四百萬) 土地大到可以任意揮霍, 可能因為這樣, 真的就被過度開發了.  台灣走了幾十年肆意開發的追求文明道路, 終於發現尊重自然的重要, 代價太大. 真希望這些新興國家(包括中國)不要重蹈覆轍. 

 

以上是我兩星期在吉隆坡觀察的第一印象, 可能有偏差. 會繼續到鄉下到處走走, 說不定印象會完全不同哩.

                                                   2005.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