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您對話】相逢不相憐   電子報

 

2010/11/21

|

作者:劉學慧

 

 

 

或記或忘,年少時不懂的哀傷,歲月已教給我們,是什麼把它帶得很遠很遠,幾至不見。其實我們一直走在同一條路,愛深深入骨,我們卻多沉默相望……

走著瞧 樂讀細讀誦讀

好友蘇蘭每周六在《人間福報》有個專欄,深入淺出地作精闢的家庭電影院導讀,前文是「走著瞧」這部影片的開場白,讀來令人感喟,卻也若有所悟。

同修陳宏因運動神經元疾病,臥床十年的《人間福報》成為我們家訂閱的唯一報紙,而「讀報」成為我和看護澎澎每天的重頭戲。我們每天早晨進行「讀書樂」的配套措施,先由我自己先瀏覽,再對著他誦讀題標,經過眼神的溝通,選讀他要聽的篇章,讓他不出門也能知天下事。

也正因著如此精細的選讀,我留意到了每個星期六的「家庭電影院」專欄,映入眼中的作者芳名是蘇蘭,這美麗的名字讓我有種熟悉的感覺……

印象中的她,似乎是我在三十年前認識的一位甜美大方,有雙智慧的迷人雙眸,口齒清晰,舉止優雅,活躍在廣播界的教育工作者;依稀記得初次相識在一次「台灣史蹟研究會的參訪團」,兩人睡上下舖,時光匆匆,一晃就是三十年過去。

被考驗 相知相惜相勉

人的行為就是佛教所說的業,而行為的力量則稱「業力」,這種行為的力量不可思議,不因為時空環境的改變而消失;我與蘇蘭的相識充滿偶然,我們的重逢也充滿戲劇性,時空相隔數十年,各有事業、家庭,從未再見;然而,相逢之後的相知相惜,卻建立在彼此的關懷與砥礪中,讓兩個被命運之神考驗著的女人,笑談癌病折磨,卻在相視一笑中愈挫愈勇。

健康檢查一向沒問題的我,真沒想到卻罹患了必須長期抗戰的惡疾││乳癌,榮總開刀之後,是一連串的化療與標靶治療,也因此和榮總結下深緣。

某日傍晚又順利的住院,抽過血躺在床上休息備戰,忽聽有人輕敲了三下門,推門進來的是個高大亮眼的小伙子,有些怯生生的眼神看著我說:「我是蘇蘭的兒子,媽知道劉阿姨住在這裡,讓我送份《人間福報》,有她的文章;這碗紫米粥請妳喝。」

啊!果然是她!怎麼會是這樣的巧合?我在感動之餘,披上披肩,迫不及待想看看她,知道她還在化療中不便,第二天趁我未上針前,趕忙去拜訪了她。

相見歡 有求有感有應

濃眉大眼深邃依舊,但似乎多了幾分傷感,是這場病的折磨?三年前的乳癌,現在的卵巢癌!兩人在病床前相見,真是應了「有求就有應」,謝謝觀世音菩薩的指引。

相見當然高興,卻也不免帶著不勝噓唏的感傷,歲月不饒人,臉上的痕跡刻畫了無常,也展現了韌性與剛強。那份懷念的深緣,在病房裡如晨曦般升起,和煦微溫地暖著我們兩個人的心,我們聊著三十年來的莫化莫測,也都經歷了人世滄桑,一路走得辛苦,甚至於此刻都還要面對著癌病的挑戰。

我們不約而同的發現,兩人都因化療之故,理了個大光頭,姊妹倆開開心心、自自在在地合照了一張除去盡三千煩惱絲的「比丘尼」照,那光光的兩個頭,卻不減臉龐上的喜悅與相知,可不是嗎?洗滌了一身的塵埃,抖掉了一身的業障,還我清淨心。

阿彌陀佛!我們都不相憐,也無半點怨懟,迎向屬於自己的挑戰;那張笑吟吟的「兩個光頭」照片已深烙我心,成為一個激勵、一個力量!是的,苦難是化了妝的祝福,再難過,也撐得過!因為我擁有滿滿的愛,滿滿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