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 帶本好書去旅行

 

 

 

 


蔡康永說,「去遠方旅行,是為了探索自我。」
本報資料照

 

 

 

 

 

 

 

 

 


到巴黎,這樣一個像本豐富大書的城市,當然要讀書,蔡康永開的書單是「寫給年輕人的簡明世界史」。
圖片來源/聯合報

 

 

 

【記者錢欽青/專題報導】

旅途中,其實是讀書的美好時光,幫我們更深入世界,或更深入自己……

「帶書,對旅行很重要!」蔡康永說,他認為很多人習慣帶容易讀的小說,但這只是徒然把自己包在繭裡,「應該要選擇一些可以加強當地印象和經驗的書,這樣感受才會有累積加乘的效果」。

◆到巴黎,讀「寫給年輕人的簡明世界史」

例如到歐洲可以讀「寫給年輕人的簡明世界史」,他在巴黎閱讀此書,才恍然大悟,巴黎跳蚤市場的器物,為何如此華麗與雍容,因為天主教的教會文化本來就崇尚此道;而相較之下,倫敦舊貨市場,就像他們清教徒信仰一般地樸素。

◆到京都,讀「文人的飲食生活」

去京都,他建議看「文人的飲食生活」,裡面講了很多日本作家面對食物所產生的種種情調與哲學,在古雅的京都閱讀,分外能體會出日本文化與飲食之間的糾葛與影響。

◆到埃及,讀「伊斯蘭的世界地圖」、「鷹的陰影」

遊埃及的話,可以讀「伊斯蘭的世界地圖」,「我們對回教文明既無知又太過輕忽,它其實是世界上人口增加最快的一個宗教,卻被其他族群妖魔化」,另外一本「鷹的陰影──為什麼美國人既令人著迷又遭人痛恨?」也可以提醒長期生活在美國陰影下的我們,為何「反美」是這些國家的常識與常態。

◆到巴西,讀馬奎斯、波赫士

在巴西,就適合讀一些中南美洲的小說,像馬奎斯或波赫士的作品,當蔡康永在亞馬遜河漂流時,叢林的詭祕與河水迅速起落,讓他覺得魔幻寫實小說裡的一切描述,似乎都會成真。

◆想放空自己時,讀詩

「還有詩,平常我們很難對詩有感覺,但旅行時偶爾讀一兩首,時間很短,但會讓你願意咀嚼那個味道,放空自我進入之後,詩的情緒就出來了!」

發現自我

蔡康永向來喜歡找志同道合的旅伴,進行定點的旅程,因為這樣比較有機會拜訪一些一般觀光客到不了的地方,像在撒哈拉沙漠露營、到亞馬遜河流域漂流10天,「可以舒舒服服坐船、坐火車的行程,就留待老年以後吧」。

但他也認為自己這種「年獸型(每年只在農曆年出遊)」的輕度旅行者,無法藉著旅行來深度探索世界。所以旅行的意義,比較偏向發現自我,「首先,離開台灣是一件重要的事」,本來主持節目迫使他必須跟整個社會的感受接軌,但人離開才發現很多熙熙攘攘的事情根本不重要;養成習慣後,他在台灣也可以安心地不隨之起舞,「反而讓我可以保持一種距離感來觀察社會脈動」。

「其次,可以撿回來跟別人相處的能力」,因為平常他太容易跟別人只有工作上的關連,工作一結束,就各自解散。旅行中必須要跟旅伴朝夕相處,「會被迫理解他們的品味和喜好,人與人之間的交集就變多了」。

「最後,是你抓得住自己真正的生活節奏」,旅行會讓你明確感受到自己喜歡在一個定點停留多久,例如可以在一個咖啡廳坐多久?有很多人坐不久,喝完咖啡就要站起來,因為覺得沒事做。「可是我可以在東京大書店一逛四五個鐘頭,別人或許覺得誇張,但卻讓我發現自己生命的真相」。

「旅行就該是發現跟自己相處的樂趣,與其說是探索當地,不如說是探索自己!」蔡康永下了結語。

康永書單
1.
「文人的飲食生活」(上、下),嵐山光三郎,宜高文化
2.
「寫給年輕人的簡明世界史」,宮布利希,商周
3.
「伊斯蘭的世界地圖」,21世紀研究會,時報
4.
「鷹的陰影:為什麼美國人既令人著迷又遭人痛很?」,馬克赫茲加德,代表作國際文化
5.
「百年孤寂」,馬奎斯,志文
6.
「波赫士全集」(四冊),波赫士,商務

2006/05/03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