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仁雄/愛。旅行

【自序】

與旅行

越到一個年紀,越發現世間道理,原來是一個樣。

時間像賊、感情像債,回憶像是分不清善惡的朋友……

人的關係像網子,網子是利益,算計的那方就被濾走;網子是專情,花心的人就被擋住。於是,費盡心思想弄懂的複雜人際,到頭來,一根排水管就可以解釋。

萬物的遊戲規則不過爾爾,造物者並沒有要你想太多……

而旅行……跟戀愛一模一樣很趕。

千百城市就像茫茫人海,每個乍看都跟自己有緣份。

年輕時,遇到了就有理由喜歡。

擇偶條件只講感覺,哪管多糟多無聊多不適合自己,就算家裡反對、朋友嘲笑、颳風下雨、飛機停飛、火車停駛、天崩地裂,也要向他懷裡奔……

歲數大了,轉身了都挑得出毛病。

戀愛標準是大家的標準,醜一點沒關係至少要有錢,窮一點無所謂起碼要負責,我們開始瞻顧付出的回收,擔心有沒有對等的相待,學著用提防代替勇氣去面對未來。

言而簡之,小時在乎過程、老了關心結果。

像不像?

旅行像透了戀愛,每個人的心都是一道海關,有些國家你拿不到護照,有些地方沒有能力到達,而有的島嶼是你打死都不想去。

可是,一旦出發了,我們都期待彼岸的快樂,就像寄託在愛人身上的幸福,能像大師的畫作、像月曆上的攝影、像童話般不切實際的浪漫。

然而想像的種種美好,多數建立在他人浮光掠影、掐頭去尾的描述。真實總是在我們體會過後,解構了、鬆散了才驚覺不論愛情或者旅行,謎底其實不是只有對方要給,而是你自己有沒有能力揭曉,可否接受愛情有其陰暗,再美的城市也有醜惡角落……

然後,你懂了,最好的不見得屬於自己,最適合的才是該追求。

就像有人在孟買的民宿比杜拜的皇宮飯店住得舒服;有人寧願待在東京地下街買各類的貓狗布娃娃,說什麼都不去納比亞看真正的動物遷徙;就如情愛的懸念,王子不一定娶美人,公主有時會配青蛙。

你永遠無法定義最好。

但適合自己的,練習幾次就會懂。

很多人都說,青春時多談戀愛,才曉得誰是你的真命天子。

同樣的,我也覺得年輕時多旅行,當你受不了舟車勞頓時,才會明白何處可以輕鬆落腳,何處是你甘心受苦也要走一回。

愛情與旅行是一個樣……

你可以不停地流浪,踏遍陌生的國土,也能愛上一個城市,去一千次一萬次,甚至留在那裡,再也不離開。

唯一的差別是,你漏掉的城市,不管多久,一張機票就能解決。

但錯過的人,若不及時回頭,卻沒有任何航班能載你去彌補……這是愛情決絕之處。

有想起錯過的人了嗎?

別想了……快打給他,買兩張機票,或許你們遺漏的城市,那裡,會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