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片羽》巴西嘉年華會 絢爛華麗

 

 

 

 


嘉年華會最美的風景:歌舞女郎。
記者鄭超文/攝影

 

 

 

 

【記者錢欽青/專題報導】

「我曾坐在最靠近嘉年華會遊行隊伍的第一排」,蔡康永說,「有機會跟舞者拉到手,也可以在自己的座位上跳舞」。

蔡康永參加的比賽,是當地很認真的競賽,一天有15隊,一隊四五千人,大概從晚上67點跳到隔天清晨67點。一隊一隊依序進行,每隊從第一個跳到最後一個人大概要上半個小時,所以等於不斷有人在觀眾面前舞過去。每一隊都有主題,再分成不同的組,負責把單元故事講完,「所以閒雜人等是不能下去跳的」。

場地裡還有很多經驗豐富的老人,負責指揮隊伍行進,因為四五千人的場子,一不小心就都撞在一起了,所以要很嚴密地控制進度與步伐。

比賽就是比從第一人到第五千人能否把一個故事給說完,有點類似歌舞劇,例如:「蔗糖的故事」一開始可能就是一對甘蔗人跑出來,接下來可能出現原產地印度,接下來就是製糖公司的巨大機器人,蔗糖被做成燃料、做成糖製品,再延伸為金錢與甜蜜的愛情。

「另外一隊可能是就是講『宇宙的起源』,第一組出來就歌頌亞馬遜河是生命之河…之類的橋段。現場沒有解說員,全憑自己解讀。不過比賽前媒體會不斷訪問大師級的創作者,不同的隊伍歷年來都累積了各自的特色,有些專門跳抽象的題目,比方說『紅色與巴西的關係』、『善與惡的對決』。當然隊伍有錢,道具就很華麗;隊伍窮困、道具就比較簡單」。

12小時目不暇給的絢爛,更讓他深刻的體悟到:「人類還是最美麗的動物!」


2006/05/03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