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想起蘇蘭,一向對自己頗具有信心的我,竟然只有嘆氣,感嘆自己的無能。我怎麼一點點都幫不上忙?我也知道有關疾病,那是專業醫生的問題,不是我這個弄筆桿的人所能為的,可是這種無奈導致於自責無能的內疚,卻撫之不去。
蘇蘭的病况,幾天前醫院暗示探視的好友,要大家心裡有所準備。院方說快熄燈了。親友之間含著眼淚亙伝這個令人難過的消息。但是才過一兩天,身體稍硬朗一點時,她吵著向院方請假,爭著要勵行應邀到新竹教育大學去完成她的演講。她的演講本來就精彩萬分,但是內容再怎麼精彩,都沒有像眼前這種健康的狀態下,生命巳被病魔綁架了,蘇蘭還極力掙脫幾口氣,要去完成其使命。這種精神比什麼都可貴。李商隱有詩云之:春蠶到死絲方盡   蠟炬成灰淚始亁。這是何等的悲壯悽美啊!
蘇蘭這個芳名留在大家的心室裡,誏我們幽香久久。


丫三:上頭一段文字,是我臨時趕出來的。人間福報是準她走了之後刊登呢?或是當下。我還沒定稿,請過目後給意見。明天等你回消息。

春明  201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