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作家 蘇蘭好友吳孟樵悼念文 
紫衣身影.憶.蘇蘭 / 吳孟樵

若不是妳的熱情,妳我不會認識。而今,妳走了!走了!
念戀,不捨----蘇蘭!憶--蘇蘭!
幾年前,妳還在小學任教,以優越的教學方式,把電影帶給學生。妳以我當年在國語日報裡的電影專欄當演講教材,又透過雷公電影公司取得我的電子信箱。於是,妳我開始通信。再於是,妳我在試片間遇見。我從妳演講照片認出妳!一樣的甜美笑容、一樣的穿著有型。妳喜愛紫色衣飾。
但,妳我從不談私事。
幾年前,我從妳文章裡嗅出事件;又從朋友間聽到妳的訊息。直至某一天,妳忽然給我電話,聽得出妳心情低落。我立時奔出,陪著妳吃東西。妳聊起妳的
近況:生活、感情……都與罹癌有關。接著,妳我一道看電影,看片後,我陪妳去搭捷運,就這樣我們又站著聊許久、
突然間,我們被一陣淒厲無助的尖叫聲打斷談話,幾乎是同時看向捷運站內的電話機。一女子哀嚎地對著話筒哭泣,無法控制地大聲喊叫。面對失控的場面,我一向無力招架,寒毛豎起地輕顫。
妳看著我!妳我當下無語;但都可猜測到那女子的狀況。看著捷運站的相關人員,抵達那女子身旁安撫她,把她帶離現場。
妳早有心理準備會離開人世,我也心知這些日子是暫延的人間歲月。但,總不能放棄希望吧!
感受妳一定人緣好,常有人陪伴看片。
妳告訴我:「若是感情對象,妳一定會看得出來。」
「活下來吧!」我說:「生病不代表沒有愛情的機會。勇敢再愛一次吧!」 
妳顯現出被鼓勵的眼神問我:「可能嗎?」
「當然可能啊!不管接下來的戀愛有多長或多短,好好活下來,再體會一次愛。」此時,愛情不會是女人生活裡的最重。我是希望妳依此活出愛與被愛的感覺,努力活下來。
就這樣,我們又聊了許久!那晚,特別離情依依。時間晚了,再耽擱,妳會無法搭車回淡水。
就這樣,妳偶爾傳來簡訊,多是在夜半時分。我每看到來自於妳的訊息顯示,必先嘆一口氣,停駐幾秒再開啟,立刻回訊才能安心。
又是許久不見!病體從沒蝕磨妳的美,甚至是加強了堅毅勇敢。
4
27日,在試片室聽詩人顏艾琳說妳來了,要我陪妳聊聊,卻不見妳。走出街外見到了妳!妳與朋友坐著。第一回看妳爆瘦的樣,但精神仍好。
妳問我:「妳還傷心?」
我淒然地點點頭。兩年多以來,連續、歷經數次親朋長輩離世,一個接一個,我的心,沒有時間修復,傷痛每天割著我。妳語重心長地說:「當身體病痛,就沒時間去哀傷那些了!」
看著妳與朋友坐上高帥兒子的車子離去時,我默默地看著看著,直到遠離我視線外。接著,我行走於人潮車陣中,思索妳那句話。
那天深夜,妳還特意傳來合影的照片,可見仍未休息。
人間的傷痛真是多!
多日來經常浮現妳那句話,咀嚼著。
我已無力招架、無力……524日下午,卻接到東暉張烈東總經理來電說妳走了。本以為我只能寫下一行字,剛剛,離妳離去兩天內,思潮翻湧,淚淚淚、落個不停,為什麼注定要傷感?一個個的死生身影繞著。若妳見了,恐要反過來安慰我。唉!細思起來,那晚是妳我最長的一次談話。
妳,從不肯多休息,是要把握住人間時刻,品嘗妳喜歡的藝文活動。
而今,妳無病無痛了吧!揮灑妳要的色彩,燦笑!
這是妳的特色:
燦笑、熱情、爽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