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晨惯例打开邮箱,一封有苏兰名字的邮件给我一个驚喜,看了内容是一種震驚,继而是寄託一種哀思。一时间,心中莫名升起一種湧动,脑子也乱了,思维似乎停了,窒息也逼近了我——多好的玫瑰姑娘哦(如你所说)。在中国.南寧两岸四地教学活动时,记起她谈到她的病况,说的那麼轻松,说到有的人经过治疗有了好转,最後还是好了,可人與人不同,不过我也没有放弃,也在努力中。还说她的網页会不断更新,如果她还在的时候......。当时她说得就这種感觉,一笑而过,轻描淡写的。他上课的身影在眼前历历在目,我不相信快也不至於这麼快吧,但事实就这样。

   “两岸四地活动回来後,第一次认识苏兰老师也吸引了我,因为是台湾来的,她的出现让我想到三毛(早年喜欢过她的作品)。之後给她留下点我参加观摩活动的信息,再後就浏览了她的个人網页,想多些瞭解她:我敬佩她对生命的热爱與执着,尊重她对生活的感受,对人生的感悟......
   
我想我会和我的中国教学夥伴说起苏兰老师,就让我们记着她,苏兰是永远的......

     韦允注       2012/5/25  / 蘇蘭老師生前最後一堂課在廣西南寧課程的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