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金門之友-蘇蘭老師

作者:陳為學

有序:

    金門之友-蘇蘭老師,慟於上(五)月廿四日清晨,病逝於台北榮民總醫院,噩耗傳來,在金友朋,同感悲悼!我與盧根陣先生聞訊,乃相偕代表金門諸摯友,約定於本(六)月二日中午,專程前往台北善導寺,參加其家屬為蘇蘭所舉辦之超度法會,是日,現場一片寂靜,悼者秩序井然,蘇蘭生前親友、故舊、學生親臨悼唁者甚眾,其交遊之廣與人緣之佳,可以想見;據其獨子余昊先生言:「身後諸大小事,悉遵母親遺願為之。」

    蘇蘭生於民國五十年,於民國九十五年,在她四十五歲之盛年,即選擇於台北市民生國小任內退休,退休之後,她時常兩岸四地授課、講學,更為奔忙,幾至席不暇暖;舉其甚者,蘇蘭退休後,於不滿六年期間,受邀蒞臨金門授課者,凡十有一次,每每造成轟動,爭睹其風采之人潮,更絡繹於途;幾乎每次來金,無論是否吾所親邀,皆係由我負責接送與招待,蘇蘭對余信任倚靠之深、相知相惜之重,不難想像。

    蘇蘭之語教素養,聲名早著,師專生時代,即為全國各項大小比賽常勝軍,舉凡演說、朗讀、作文、正音競試,與賽對手大約只能力爭次席,其實力與底蘊可見一斑。晚近數年,蘇蘭更於《人間福報》闢「家庭電影院」專欄導讀影片,全力推廣電影教育與教學;她復於寰宇電台闢「蘭心晚茶」節目,此節目因溫馨感性兼而有之,很得聽眾共鳴與激賞;尤有甚者,蘇蘭更廣獲大陸各語教領袖、特級教師、各大名城、各級名校禮邀,不遠千里、不辭勞苦前往講課、觀課、評課達數十次之多,每次皆人滿為患、廣獲佳評,並榮獲南北兩紙「特殊優良教師」之殊榮,聲名鵲起,極一時之盛!

    然人乃血肉之軀,終非鐵打鋼鑄,體力腦力消耗過多,兼且休息與睡眠嚴重不足,導致兩種癌症,先後趁虛而入,終至不勝負荷、心力俱疲;但蘇蘭並不因此而懷憂喪志,每每只要病情好轉,即向醫院告假外出演講授課去,即如偏遠之金馬離島、千里之遙的大陸地區,亦欣然赴約、不以為苦;如此不善於養護之後果,終至本即羸弱之體力與元氣大量透支,是故,雖有一流名醫,日夜悉心照護,仍不敵病魔無情摧殘,乃至群醫束手、回天乏術,不幸於上(五)月廿四日清晨病故,得年僅五十有二,英年早逝,聞者不勝吁噓!

    以下一十有二首拙詩,乃筆者紀錄蘇蘭歷次來金授課感懷,用表蘇蘭心目中的金門大哥,對一位老友的永恆追思與懷念,但恐紙短情長,不能盡意矣!

一、九十五年九月廿五日,履中正國小:

中正初履教深長,金門力邀不能忘;

風塵僕僕抵城廂,學子奔告合影忙。

二、九十六年三月廿一日,臨安瀾國小:

安瀾喜臨滿書香,說寫讀作皆強項;

偏遠學府人潮湧,有朋遠來相扶將。

三、九十六年十月一日,蒞金城國中:

城中文章輔實作,蘭藻學養稱頂尖;

穿梭講解不辭苦,如沐春風俱展顏。

四、九十六年十月廿一日,偕其家人抵賢庵國小:

賢庵美頌音繞樑,出谷黃鶯齊驚艷;

台灣四季範讀畢,與會學員淚潸潸。

五、九十六年十二月廿二日,到寫作協會:

寫作協會影共賞,劇情分析獨專擅;

影評名家講解精,常令文友正襟看。

六、九十七年五月三日,至柏村國小(借地金湖國小上課):

柏村說唱響十方,美讀啟功名聲揚;

即席指導真本事,繞樑餘音韻尤長。

七、九十七年十一月十九日,來金湖國小:

湖小閱讀志工讚,各行各業聚ㄧ堂;

學子嬉鬧尋常見,專注奮力聲飛揚。

八、九十七年十一月廿一日,臨社區大學樂齡學習中心:

樂齡晚課永難忘,遐年勤學凌少壯;

不畏風雨不辭苦,老懷感時泛慧光。

九、九十七年十一月廿二日,蒞金城國中輔導團:

城中文影巧邂逅,才女妙聽慮思周;

編演若能齊心力,觀眾回饋志自酬。

十、九十九年十二月十二日,履文化局會議廳:

文局觀影喻人生,抱病出席彌足珍;

憔悴身姿不忍見,平生重義為友朋。

十一、一零零年十一月十五日,抵金門大學,身已病重:

金大再現古風華,故宮國寶自堪誇;

浯島之友重聚首,美聲弱質換濕帕。

十二、一零一年五月廿四日,告別精采一生,病逝榮總:

名師典範入籍篇,玉殞香消五月天;

善導寺度羽化身,一生傳奇在人間。

(拙文長:162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