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蘇蘭

    我第一次認識蘇蘭老師是在山地服務的講習會上,我被排在第一場講,下面接著是蘇蘭老師的課,我看到一位短髮,身材嬌小,非常可愛的女孩子走上講台,她一開口,台下嗡嗡的聲音就停住了,大家被她懾住,因為她的聲音非常好聽,清脆悅耳,像收音機裡出來的一樣,若說「出谷黃鶯」有點太俗氣,我正不知用什麼形容詞來描述她時,突然發現她的聲音圓厚宏亮,從丹田中出來的,顯然是修過聲音學的(後來發現她果然有),她教孩子朗誦詩歌,抑揚頓挫,非常好聽。我本來要去搭高鐵,聽她上課聽的入神了,心想高鐵還有下一班,這老師的課是可遇而不可求,先聽這老師的課吧!後來知道她就是大名鼎鼎、桃李滿天下的蘇蘭老師。

因為我們都參加山地志工隊,常有機會見面,一回生,二回熟,又因志同道合,很快就成為莫逆之交了,常一起去黃春明家打牙祭。後來聽說她退休,我好生驚訝,因為她才四十多歲,還很年輕。再見到她時,她在榮總開刀並接受化療。她很勇敢,手術完不久就開始替學生上課,還去大陸演講。化療時頭髮會掉,她帶著帽子、包著頭巾,繼續做她想做的事,毫不氣餒。

前年五月二十九日她與瞿德淵校長在中油大樓一起主持原住民之夜,她的精神和聲音不因生病而有不同,主持的有聲有色,最後她把帽子拿下來,讓小朋友看光頭是什麼樣子,告訴他們這沒有什麼可怕的,水來土擋,兵來將擋,生病就看醫生吃藥就好了。我記得那天大家給她的掌聲拍痛了手。

去年在國父紀念館主持原住民之夜時,她身體已不好,有腹水,但是她還是來了,我去後台找她,跟她照相,告訴她,她是最好的老師、媽媽、志工、朋友,她很精彩的過了一生,留給我們很多的回憶,我們以曾作過她的朋友為榮!

洪蘭 201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