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勞勃愛德華博士與我

                                                                                                 曾啟瑞

    

   

  很高興得知結識超過20年的國際學界前輩勞勃.愛德華博士得到2010諾貝爾醫學獎,我在1988年與內子齊赴英國劍橋市郊的鵬府醫院(Bourn Hall Hospital)專程探訪,結識這位睿智的學者,最近見到他是2006年在中國長沙開會,當時已經感到高齡的愛德華博士身體逐漸走下坡,但這無法抹煞他此生在實驗室為全世界懷孕遭遇困難的人們,所創造出的「美麗新世界」。

   

     憶起當年懷著朝聖的精神,車子載著我們直奔劍橋市外的鵬府醫院(Bourn Hall Hospital)──創造全世界第一個試管嬰兒的科學家勞勃.愛德華(Robert Edwards)博士工作的地點。猶記得當時愛德華博士甫自美國開會回來,聽說有遠道自台灣來的醫師來看他,雖然一身疲憊,仍然在不及安排預約的情況下,欣然敞開心門,暢談他的科技人生,而我也有幸成為第一個與這位偉大科學家面對面交談的華人不孕症醫師。

 

  那張臉,怎樣形容好呢?那張由於三十年來不斷在媒體曝光,而使歐美人士熟悉的臉,如果不是經歷世事如此豐富,怎麼會自負又謙和,充滿智慧又滿佈著天真好奇,嘴角爬滿老人的皺紋,又點綴著孩童的笑意?

 

     愛德華與史塔脫醫師共創世界第一名試管嬰兒 

   

  三十餘年前當愛德華博士與史塔脫醫師的心血結晶──全世界第一名試管嬰兒露易絲布朗誕生之際,這兩位最佳拍檔立即名震遐邇,成為全世界新聞媒體追逐的對象,也成為所有不孕夫婦心目中的神祇。

    猶記得愛德華總是感傷的提及親密友人史塔脫醫師因攝護腺癌逝世,能言善道的史塔脫,生前從不忘在傳播媒體上盛讚愛德華實驗室的幕後功勞,史塔脫的過世了,令愛德華也像痛失親人般難過,他們倆未受現實利害浸潤的友誼,正如他們所創造的科技一樣歷久而彌新。

  當年在一望無際的綠色草坪矗立的著名鵬府醫院,並不像一所專治不孕症的醫院,倒像英國某個皇宮爵士的私宅,接待大廳裡色調優雅的沙發,在有大理石壁爐、落地窗,和陽光陪伴的起居間裡,病人可以安適地交談、待診,鵬府賓至如歸的溫馨氣氛,代替了一般醫院最常聞見的藥水味。

   2010年夏季,露易絲在英國歡度她的三十二歲生日,這項科技替無以計數的不孕家庭挽回了他們悲慘的命運,光英國已有11萬多名試管寶寶,據估全球有逾350萬名試管寶寶。小露易絲4歲誕生的妹妹娜塔莉是全球第40名試管嬰兒。娜塔莉在1999年成為試管嬰兒自然受孕產子的全球首例。露易絲也在2006年自然受孕產下一子。

  愛德華博士本身不是醫師,是一位傑出科學家,然而他三十年前在實驗室內的心血結晶──全世界第一個人類受精卵,自此所掀起的生殖科技革命,和連帶而來的「美麗新世界」,引發的種種生殖科技的發展與進步,全世界因此尊稱他為試管嬰兒之父。

    生殖科技囊括的人工授孕、性別選擇、精卵銀行、代理孕母、試管嬰兒、胚胎研究……不同技術層面所牽涉的不同倫理、社會法律甚至宗教問題,使愛德華成名後,不得不暫時放下手邊的實驗室工作,奔走於全世界各國,出席各項重要國際性會議,參與科技政策制訂。近年來,他更拾起另一把劍,開始著書立言,晚年主編Human Reproduction醫學雜誌,期望透過文字傳播,將科學家的人文關懷傳之久遠。

         台灣第一個試管嬰兒創造歷程

 我鮮少對人提及的一封信,改變了我的一生,也鋪陳出後來的三十年行醫路。這封信是我赴哈佛大學深造三年後,決定回國服務,寫給當時榮總院長鄒濟勳的信,信中說,我可以創造出台灣第一個試管嬰兒。

 

這封信先到了當時擔任榮總院長的彭芳谷桌上,彭芳谷批示,「人才難求、建議延聘」的字樣,處事明快的鄒濟勳院長,立即要求當時的榮總主任吳香達,邀我至榮總擔任主治醫師職務。為報答鄒院長、彭副院長知遇之恩,我1984年十月回國後,即開始進行試管嬰療程的動物實驗,歷經半年;並在隔年三月下旬開始進行艱困的人體精卵細胞的體外受精培育工作,經過披星戴月、不眠不休工作了無數個晨昏,19858月終於在我手中、在實驗室裡,一步一步親手培育出台灣第一個試管嬰兒成功分裂的胚胎。

當我在顯微鏡下親眼看到健康亮麗的胚胎細胞,心中非常激動,我知道我寫下了台灣醫學的紀錄。我也體會一如前輩勞勃.愛德華博士般興奮的心情。

 

 圖片說明:1988年訪英時與世界試管嬰兒之父,勞勃.愛德華在當時的鵬府合影。

病人張太太比起我現在看診時所治療的困難病人,年齡算是非常輕了,她的先生是在外島服務的軍人,因此使用冷凍精子,猶記得解凍後僅四成活動力,而當時的排卵藥物也並不發達,經腹腔鏡只取到三顆卵,植入的二顆卵是分別分裂為兩個2-4細胞階段的胚胎。我在實驗室培養出這些胚胎後,病人懷孕成功,1986416日生下全國知名第一個試管嬰兒。

此後,我毫不藏私地將在哈佛大學醫學院和美國諾佛克醫學中心所學,傳授給當時榮總婦產部家計科的醫療團隊。這段時間我在實驗室中所擔任的工作與1980年愛德華博士創造全世界第一個試管嬰兒胚胎所擔任的工作很類似,我的確信守了回國前在那封信中對鄒院長的許諾——完成台灣第一個試管嬰兒。也達成把當時全世界最新的生殖科技引進台灣,造福台灣不孕家庭的心願。

 自從第一個試管嬰兒誕生,台灣生殖科技風起雲湧,估計已有將近五萬名嬰兒在台灣由生殖科技的幫助下而出生。台灣經政府認定有能力進行試管嬰兒治療的醫療機構亦達數十所。

 

然而二分之一世紀以來,生殖科技日日更新、身為台灣不孕症的病人們卻痛苦依然,願主其事的政府部門、以及所有已經在醫界執業、和未來即將成為醫師的年輕人,一同來努力,以一顆巨人的視野和心胸,開啟也實踐台灣不孕夫妻的希望地圖!

 

(作者為台灣第一個試管嬰兒創始者、曾任榮總生殖團隊實驗室負責醫師,現任台北醫學大學醫學院院長、北醫生殖醫學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