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夫婦的愛情故事 蕩氣迴腸
【世界日報╱記者曾慧燕】

「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這是新鮮出爐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獄中寫給愛妻劉霞一封「情書」中的句子,表達了這對恩愛夫妻的生死不渝的堅貞愛情。
1989年「六四事件」後,本來已兩度身處美國和澳洲的劉曉波,最後仍以「贖罪心情」毅然回國,此後數度被囚,飽嘗鐵窗滋味,20年間幾進幾出監獄,但由於有妻子劉霞無怨無悔的愛,成為他「坦然面對即將到來的審判,無悔於自己的選擇,樂觀地期待著明天」的精神動力。

他矢志不渝,不惜為中國民主人權奉獻一切,用他的話來說,就是與這個獨裁政權不屈不撓地「磕」上了。「這是一場愚公移山、精衛填海、推石頭上山般的戰鬥」,劉曉波能夠一直堅持下來,很大的一個原因便在於劉霞的支持。

劉曉波去年被重判11年徒刑後,面對長期分離的痛苦,他讓劉霞在外面,「盡可能高高興興地生活」,劉霞也讓丈夫在獄中,「盡可能安心地生活」。
1993年,劉曉波在朋友的聚會上認識劉霞,經過三年苦戀,1996年結婚。在愛情的動力驅使下,劉曉波靈感源源不絕,寫下大量情感豐富、蕩氣迴腸的「情書」,出版了厚厚一本「劉曉波、劉霞詩選」。

劉霞多才多藝,既會寫詩作畫,也擅攝影,打扮相當前衛,招牌形象是以光頭示人,但為人相當低調。劉曉波是學美學的,也頗接受妻子的光頭打扮。
劉霞出身高幹家庭,曾在國家稅務局有一份不錯的工作。但為了劉曉波,她辭去這份安逸的工作,成為「無業遊民」,更不顧一切愛上劉曉波─一個「不該」愛的人,並為他承受一切。

問劉霞為什麼喜歡劉曉波?她說最欣賞曉波頑強、堅持不懈的精神。雖然作為一位異議人士的妻子,整日擔驚受怕,但她表示,「從來沒有後悔過嫁給劉曉波」,兩
人一直相濡以沫,苦中作樂。這些年來,劉霞沒有少受罪,為了劉曉波,她長期患有失眠症,朋友們都很擔心她的身體狀況,劉曉波對此也充滿負疚。
在中國異議人士中,也有不少妻子無法長久承受生命的沉重壓力,拋棄作為政治犯的丈夫、選擇安穩的生活。儘管劉曉波屢遭劫難,劉霞始終對他不離不棄,風雨同路。
劉霞在一首詩中寫道:「駛向集中營的那列火車,嗚咽地碾過我的身體,我卻拉不住你的手…」從中不難看出她愛得是多麼的痛苦,但她甘之如飴。他們的精神世界,堅強而久遠;他們的愛情故事,令人動容。

劉曉波當年以「黑馬」姿態和驚世駭俗的批判論述震驚中國文學界,再以不凡的西方古典哲學功力殺入剛成氣候的思想界,他的「選擇的批判─與李澤厚對話」一書曾轟動一時,形成「劉曉波震撼」和「劉曉波現象」。這位曾經一度如脫韁野馬放蕩不羈的「黑馬」,最後被劉霞馴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