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工阿拉亞獲救後與妻子安潔莉卡相擁而泣。
(法新社)

五十一歲的莉蓮妮是最年長受困礦工、六十三歲的馬里歐•葛梅茲的妻子,以下是她的礦災始末心路歷程。

•災變前:八月四日,我要馬里歐明天兒童節別上班,我希望兩人和我們四個女兒和七個孫兒共渡。他說「我不想做不負責任的人」。他常說礦坑危險,答應我耶誕節一過就辭職。

•災變日:礦場卡車七點半來接他,他的班八點半開始。晚上九點剛過,卡車回來,領班說出事了。

•最初數日:大家一直要我準備迎接壞消息。最初幾天,礦坑邊什麼也沒有,我只睡一點點,睡在光禿禿的岩石上,什麼也沒吃,再過幾天,才有人送帳篷食物來。聽說救援隊打包,我們全趕到礦場大門,我拿著平底鍋,老闆避不見面,警方不讓我們進去,我狠狠拿鍋砸了他們,現在覺得很抱歉,但當時氣昏了。

•他們活著:第十七天有人狂喊「他們還活著!」我們都哭了,淚眼中瞥見帳篷角落的聖母像,我走過去,吻她的衣服,說「謝謝,我知道妳不叫我失望」。總統給我一封馬里歐寫的信,我終身難忘那些句子:「莉莉,我感覺他們在鑽洞,可惜還沒有鑽到我們這裡。離開這裡之後,我要開始新的人生,和妳,和我的女兒和孫兒。我不要和妳分開,妳是我的命,我愛妳,沒有妳活不了。我愛妳,一個吻,馬里歐。」

和我每個孩子出生時一樣,那是我這輩子最快樂的一天。他總共送上來四十封信,有時要我回家,別在那裡擔風冒寒,我回信說「我就在這兒,直到你和我一塊回家,就是這樣」。

•在電視裡看他,是我最難過的時刻,他鬍鬚長了,一臉筋疲力竭,完全一副生病的模樣,他有多重硬化症。我心裡好痛苦,可是不能流露。看他心急而且似乎正在喪失希望,我最難受。

•獲救出困:人人問我,和他見面會怎麼做。抱他,親他?我想,我們只會相擁而哭吧。他說過,他只想抱住我,讓一切決堤。他在底下一直忍淚,不曾哭過,因為他覺得在那裡不可以落淚哭泣。

•未來:我們決定上教堂舉行婚禮,因為上次沒有使用宗教儀式。婚禮之外,我們還沒有想太多。我們要共渡時光,孩子大了,自己也當了媽媽,該是為我們代勞的時候。我希望旅行。

我知道,我重新得到的這個男人,不是從前那個馬里歐。上帝給我們機會重啟人生。這是一個新開始,一個機會,一個奇蹟。

【2010/10/14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