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讀,詩》
殘山惡水行──莫拉克風災後

【陳義芝】

 

死者已難回首

你要對生者說什麼

說那是無可奈何的天災

說緊急應變中心已經成立

沒有絲毫延誤毋需外國援助

還是說

我不是終於來了嗎

請保持冷靜

誰敢問殘山

如何保持冷靜

當高冷的果蔬茶園觀光民宿

在山嶺如蕈蔓生

地球暖化氣候極端走險

土石流捉迷藏般

往山下奔竄

養護我們的森林

哪裡去了

如何保持冷靜

誰敢問惡水

當居民日漸阻絕河谷梯岸

刁民日益竊據溪床邊坡

奸商盜了林又盜砂引來商機

分食掉一千億防洪預算

官府只肆意築高河堤

忘了河流的身世是由

大禹書寫李冰父子

一起疏濬

你要對生者說什麼

死者已難回首

從今爾後人難與天爭

莫讓家園如攔砂壩

災民如漂流木莫讓不完整的屍塊

在野地黯紅的血水在土裡

莫讓災民渴望衣食盼到的卻是

屍袋渴望救援看到的卻是

政客弄人的鏡頭

徒使救災英雄

無辜而死

無辜,與急湍肉搏的是

第一線救難的義工

斷訊的山村

是在泥淖裡開挖遺體的部落

國軍子弟和異域伸出的援手

是佛陀派駐世上

比體制更切實際的管道

比遲鈍更多感動的心

比冷漠的執事者早一步的警覺

比無能的領導多一肩的

膽識魄力

你看,霧台甲仙六龜桃源

太麻里阿里山還有那瑪夏

原是多麼美好的家園啊一時

都染上了創傷症候群

小林村逝去五百人剛做完頭七

弱智的官員仍是那個調

頭戴著眼罩的戲碼仍上演

哀、哀、哀

選票被收買國土勘查的數據被暗藏

這是台灣最危險宿命的

土石流

2009-08-22/聯合報/D3版/聯合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