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高錕先生

 

【聯合報╱黃維樑】

2009.10.11 04:09 am

 

高 錕先生在1966年發表光導纖維理論,經過落實和發展,引起全球通訊的革命;網路以至於手機通訊,都蒙其利而得其迅。他有「光纖之父」的尊稱。四十三年 後,在10月6日,瑞典宣布高先生榮獲諾貝爾物理學獎。光纖何其速,諾獎何其遲!高先生今年七十六歲,去年患上阿茲海默症(即老人癡呆症),據說是輕微 的,但也是智者遲暮了。高先生獲悉殊榮後發表聲明說:「有賴光纖的出現,這個喜訊已於瞬間傳到千里。」有這樣的幽默,我們可欣喜地推論,他的「阿茲海默」 並不嚴重。

這位智者也是仁者。光纖的發明,專利權為英國的公司所有,他沒因此致富。發明造福人類,他已名垂青史,自言足矣,真有財富於他如浮雲之概。高錕教授在 1987至1996年任香港中文大學校長,真有仁者之風。高校長不高高在上,作風平易,為了親近學生,他每星期有一個下午,單獨在校園散步,與學生交談。 一次,遇到一個學生,寒暄了幾句,另一個學生走過來,她與原來那名學生是同班。二生交談,旁若無人,高校長頓遭冷落。過了一會,那第二個學生看看高先生, 又看看她的同學,問道:「咦,這位阿伯是誰啊?」渾然不知這位阿伯就是她所在大學的校長。這個尷尬的故事,是不自以為高人一等的高校長說的,我親耳聽到。 有一年的大學畢業典禮上,有幾個學生突然走上典禮台,呼口號,表抗議。後來有學生報的編輯問高校長,「您打算怎樣懲罰他們?」校長反問道:「我為什麼要懲 罰他們?」高校長在中大退休後,興辦了小學、中學,繼續為教育下一代盡心盡力。

高先生是科學家,卻也有文學修養。有一次他問我,對《三國演義》一些人物的看法,我匆匆只說了幾句,主要因為恐怕耽擱他的時間。他頗為尊重文科,校內有高 層學術主管建議中大把榮譽文學博士學位授予錢鍾書先生。高校長主持相關會議通過此議,並鄭重執行。他特別派我赴北京,到錢府呈交請錢氏接受榮譽的信件,我 遵命北上。錢老已婉拒過多間大學的榮譽學位,不想破例,我功敗而回。高校長主政期間,中大持續發展,師生人數日增,校務也日繁。文學院有一個教授因為多次 申請升級沒有通過,乃直接向高校長申訴。想不到他親自處理這件個案,結果這個教師得直高升。

我對高校長印象最深也最佳的事,與台灣一位學者相關。某年聖誕節前一旬左右,校長室來電話,要我接待校長的一位親戚。校長祕書特別說明,我至多跟這位親戚 吃一頓飯就可以了,所有住宿等費用,由校長個人支付。我遵囑在指定日子接待了。這位親戚是詩人、學者,當時沒有理想的固定職業,他來探望做了中大校長的叔 伯輩,有沒有謀職之意呢?他如有意,而高校長有力,要在中文系或中國文化研究所之類單位安插他一個位置,幾乎容易如反掌。然而,接待之後多個月、一年、兩 年,都沒有中大新來一位校長親戚的消息。倒是接待後多次在校內場合見面時,他總要表示感謝我那次的接待。

中大在四十周年校慶時,校友選舉「中大人十傑」,高校長當選其一,大概是「自有公論」。這次他榮獲諾獎,當然也是公論,可惜來得遲了。不過,高錕先生很多 年前已獲得幾同諾獎的馬可尼獎。十年前,亞洲某著名機構評選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人物,結果由甘地、黑澤明、松下電器創辦者、鄧小平和高錕五人膺選。高錕 先生「亞洲世紀五傑」這個榮譽,應該比諾獎更高,而浩浩太空中,已有一顆星被命名為高錕星。智者仁者而為人不高高在上的高先生,名字已高懸。他的一位田同 事說高先生健康沒問題,12月1日可在瑞典出席領獎,且發表演說。謹祝高星高壽。

2009/10/11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