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事件真相,撫平歷史傷痛,促進族群融合

 

二二八事件真相還原

朱浤源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

台灣大學教授

我在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擔任研究工作,已經二十二年。十多年來注意二二八的深層研究。近來因為獲得民進黨政府的二二八基金會有關當年受難人數的統計,(詳見表一)以及昔年的史料,而有新的突破。

 

一、二二八基金會統計表大披露

根據基金會執行長所提供的統計表,可以清楚看到:七年多以來,全國因二二八而死亡,並申請得到補助的,竟然不是史明所說的十多萬人,也不是昔年賴澤涵教授領導的研究小組所估計的一萬八千到二萬八千人,而是六七三人。表一:

表一:民進黨政府的二二八基金會受難人數統計表

歷次董事會通過公告名單受難縣市統計表

縣市別

死亡

失蹤

其他

小計

台北市

92

28

85

205

台北縣

71

17

42

130

基隆市

79

34

24

137

桃園縣

17

2

39

58

新竹市

12

0

77

89

縣市別

死亡

失蹤

其他

小計

新竹縣

6

0

18

24

苗栗縣

4

2

18

24

台中市

18

3

46

67

台中縣

24

3

41

68

南投縣

19

0

28

47

彰化縣

12

1

39

52

雲林縣

41

11

32

84

嘉義市

63

17

35

115

嘉義縣

42

10

81

133

台南市

8

1

56

65

台南縣

22

11

87

120

高雄市

86

15

126

227

高雄縣

10

5

24

39

屏東縣

18

3

75

96

宜蘭縣

17

7

21

45

花蓮縣

6

1

176

183

台東縣

0

0

63

63

澎湖縣

5

3

1

9

其他地區

1

0

3

4

合計

673

174

1,237

2,084

(資料時間:93.01.02.

:非因二二八而死亡,卻算入。

備註:

1.    其他包括:羈押或徒刑、傷殘、健康名譽、財務損失?#31561;(通常為多項併計)。

2.    其他地區包括江蘇省、福建省、浙江省、廣東省。

二、即使是六七三這個數字,也遭灌水

由於差別太大,我特別要求赴基金會進行了解,但被該會執行長拒絕。不過,我的研究團隊根據基金會網站的資料,竟有進一步發現:原來六七三人的死亡人數,居然仍遭該會灌水,把並非因為二二八事件而死亡者,也置入其中,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澎湖。據許雪姬研究員研究,澎湖並無任何人因此死亡或失蹤,但上表之內,澎湖欄中,赫然列著五人死亡與三人失蹤。其他地區,例如台南,我們也知道有這種現象。但是因為基金會的資料,被鎖在會中,不給看,而無法追蹤研究,十分遺憾。

三、十五年來追蹤研究的一點成果

十五年以前,我與許雪姬研究員就開始以口述歷史方法,展開對二二八的研究。當時就發現有許多疑點,但是沒有餘暇來解答。不過,卻看到賴澤涵研究員所主持的行政院研究小組的報告,有許多偏見存在。我覺得非常遺憾,但也無能為力,因為這個研究工程實在太大了。

兩年前開始,我與黃彰健院士合作研究,在數名博碩士班研究生:田立仁、沈哲煥、楊晨光、林碧芳、楊欽堯、鄭仰峻、黃文德的協助下,以及名翻譯家黃文範的參與,才重新根據十多年來新出現的檔案,進一步加以探討,而開始有許多新的突破。

我們強調,當年政府在二二八之後,一再忍讓,前後有一個星期。在這段期間,政府與全省人民,特別是外省人,成為被批判與毆打的對象。突然出的一大群有組織、有武裝、有計畫的暴徒,迅速在全省串聯,並且搶奪軍隊武器,同時在台北、台中、嘉義、高雄、鳳山等地展開攻擊,致使政府人員、軍隊以及人民傷亡慘重。被掠劫的武器相當的多,財物方面也有重大損失。

根據台灣省警備司令部參謀長紐先銘在民國三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日記者招待會上答詢(《新生報》,民國三十六年五月廿七日,版四),從二月廿八日開始,全省各地政府、部隊、及一般人員被傷害,武器被搶的情形十分嚴重。根據司令部統計:2月28日至5月26日,原被劫掠的武器,數量相當驚人。因此政府人員與軍隊,都處於嚴重挨打的地步,最後被逼在三月六號以及十號以後開始鎮壓,並收繳被奪的武器。非常令人訝異的事情:根據統計,到五月下旬已收繳回來的步槍與手榴彈,竟然高過各部隊所報被搶的數量。但是,手槍則遺失非常之多,如表二:

 

表二:二二八事件中遭暴徒搶劫的武器及收回情形對照表

武器種類

前遭搶奪量

後經收回量

步騎槍

2,532枝

2,748枝

軍刀

3,977把

3,578把

手槍

1,607枝

200枝

手榴彈

36,846個

37,027個

資料來源:《新生報》,民國三十六年五月廿七日,版四。

 

在國軍被迫出兵之前的一週中間,政府機關人員與民眾被傷害的數量,今天已經無法精確統計。但根據當時各單位事後報給警備司令部的資料,計有470人死亡或失蹤,2,131人受傷。死亡的部分:公務員72人,軍警130人,民眾268人,共470人; 受傷的部分:公務員1,351人,軍警397人,民眾383人,共2,131人。(參見表三)財務損失,私人方面,共四億四千萬台幣;公家財產為一億七千萬台幣。

 

表三:二二八以來被暴徒加害人員傷亡統計表

 

死亡+失蹤=小計

受傷

公務員

64+8=72

1,351

軍警

90+40=130

397

民眾

244+24=268

383

小計

398+72=470

2,131

合計

470+2131=2,601

我們的研究團隊最大的發現是:2月28日開始的短短幾天之內,政府及民眾被暴徒傷害的,高過後來3月6日之後較長的時間中,政府軍被迫出兵平亂,所造成傷亡的人數。

結語

我們十分感慨:二二八基金會有這麼重大的發現:原來死亡人數,全國人民都將被矇蔽。我認為,二二八基金會不該如此,而使人民以錯誤的、經過高度誇張的歷史記憶:數萬人,甚至十多萬人死亡,來痛恨昔年的政府。因此促使不知真相的李登輝等人,逆向操作,擴大人民與人民之間的歷史傷痕,而與二二八基金會成立的三大目的:「使國民了解事件真相,撫平歷史傷痛,促進族群融合」完全違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