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看台灣》

算命仙改名 拍片前拜拜 我好台

 

廿四小時書店、不眠的夜市、勇猛的計程車…都是「台灣人」給世界的鮮活印象。透過外在注視的眼睛,更能看見自己,不論是陰影或光環。

「老外看台灣」專欄於每周二推出,由在台外國友人的眼睛看台灣,發現自己,認識自己,也更珍惜台灣。

 

因為喜歡台灣電影,讓學電影的包軒鳴從紐約搬到台北,在這裡扛起攝影機,並在台北電影節大放異彩,曾有同屆的三部得獎影片攝影都是他。

排八字命名 還想算時差

包軒鳴用拍片的眼睛看到台灣不同的風景,街弄後巷比高樓大廈吸引他。他愛騎車認識台灣的每一條小路。在他眼中,台灣處處是驚奇。

問:聽說你找台灣算命仙取名字,可以談談這次台式經驗嗎?

答:我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中文名字,朋友說,去找算命仙,他取的一定是我們想不到的。這個經驗很有意思,算命仙要依我的出生年月日和時辰來決定,還考慮要不要把美國的時差算進去!

啃豬皮雞心 什麼都嘗鮮

我是拍電影的,台灣朋友每次拍片都要先拜拜,我也拿香跟著拜,但是我女朋友(台灣人)不拜。我吃雞心、豬耳朵、豬皮,最近,我也開始可以吃苦瓜了。任何新東西,都要試一試。很多外國人來台灣,非常喜歡吃內臟,這點跟大家的印象不一樣。

問:你會怎麼形容台灣?

答:台灣人的熱情,是最寶貴的東西。就算大陸電影市場比這裡大很多,但台灣的人和生活自在,是那裡比不上的。

楊德昌一一 我要的人生

我對台灣最初的認識,是因為在紐約看了楊德昌、蔡明亮、侯孝賢的電影。我在紐約拍了廿五部長片,只有一兩部是我喜歡的。紐約大學的同學何蔚庭介紹我看華語片,最早是王家衛,後來看了其他片子,像楊德昌的「一一」,從一個家庭講到文化、人的關係,哇,好厲害!那種內容、感覺,就是我要拍的,也就是人,就是人生。

阿兜仔上門 克難變感動

在這裡拍片,很多器材要自己發明,不像在好萊塢什麼機器都租得到。但這個過程讓我認識很多不同階層的人。

五年多前,我的中文很差,要做拍片的機器,我到台北市環河南路、重慶北路一些五金行去找。剛開始他們很怕,「哎呀,怎麼來了一個外國人!」可是他們很熱心,我用比的、拿一些工具說要這種的頭、那種的下面,還畫圖,他們非常努力、非常努力幫我達成任務,讓我非常感動。

騎車鑽小巷 處處是風景

你問我會不會麻煩?不會。人活著,從起床到睡覺的中間都是麻煩事,所以我不在意台灣拍片要很克難,自己弄器材;反而這過程,讓整個隊伍的默契更好。

問:在台灣,印象很深的事是什麼?

答:我很愛騎單車、騎摩托車亂逛,很多拍片的景就是這樣找到的,一些小巷子、山路、小村子。最早,我常常迷路,因為地圖不太準,明明畫一個隧道,結果是垃圾場。

路標學中文 看病最愛問

我學會看中文字,也是從路標開始的。像「禁止」,從「禁止左轉」、「禁止吸菸」的標示常常出現。還有「忠孝東路」裡的「孝」,但那時我不知道「孝順」的意思。很多中文字我只知道字形,不知道意思。

問:有什麼事讓你不習慣嗎?

答:去醫院看醫師,如果你不問,他們絕不多說。因為醫師看非常多的病人,多到他想解釋也沒有時間。但是我會很堅持,一直問一直問,台灣朋友會怕尷尬;但是我不想放棄。有時候,你必須比醫師想得還多,才能問到對的問題,得到完整的答案。

【2008-09-02/聯合報/A6版/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