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鳳學 再現布蘭詩歌

 

 

 

 


新古典舞團30年了,將在新一代舞者的努力下,四月初再演出《布蘭詩歌》。
李銘訓/攝影、新古典舞團/提供

 

 

 

 

【記者黑中亮/報導】 2006/02/22 民生報】

今年是劉鳳學帶領新古典舞團30年了,得到兩廳院2006舞蹈春天系列的邀請,以及國藝會「菁華再現」專案補助,劉鳳學選定自己作品第103號的《布蘭詩歌》,將在新一代舞者的努力下,四月初由台北音契管弦樂團、國立實驗合唱團的共同詮釋,還原這齣舞作的新風貌。

1992年在國家戲劇院首演的《布蘭詩歌》,是由劉鳳學創舞、杜黑指揮台北市立交響樂團,當時,結合舞團、樂團、合唱團的《布蘭詩歌》是台灣藝文界「不可能的任務」。三者超水準的表現,完美的整體性,一時間成為藝文界的焦點話題。

既然是新古典舞團30周年的精華再現,劉鳳學強調會退居第二線觀看排練,不會更改太多;只是十多年來觀眾成長了,舞團十多年來也該有不同的成長。

當年首演《布蘭詩歌》的舞者,只今僅剩一人在團內工作,雖無法擔當舞蹈的重任,不過新生代舞者從過完年起,便開始體能練習,大家都知道,這齣舞作賣力的程度。以前的前輩是舞到第十支舞時開始吐,而距離演出還有一個月前,這批年輕人大多是累到第五支舞時,就累到吐了。

劉鳳學說,舞團最近才完成以唐樂舞形式的演出,由於不同的舞作,正是考慮以表演張力的舞作,來恢復舞者的肢體動作的時候,正好藉著重演《布蘭詩歌》來舞動節奏的魅力與生命的躍動,展現音樂的野性美與澎湃氣魄。

在舞作中,劉鳳學主要是運用一群修士的群舞、雙人舞、七人舞等形式,將《布蘭詩歌》根據歌詞與樂曲密切配合,使人聲、樂器、人體三項藝術結合為一體,傳達視覺、聽覺與心靈震撼的效果。由於歌詞內容過於大膽,充滿對青春與慾望的渴求。舞團中一位工作人員甚至因為信仰虔誠而求去。

然而,《布蘭詩歌》卻是劉鳳學生平第103號的作品,也是新古典舞團歷來最受歡迎的舞碼之一。除十多年前首演以樂團、合唱團合演方式呈現,之後巡演都是以CD播放方式舞蹈,這次在邱瑗的製作下,決定舞台上再次聚集音契管絃樂團、實驗合唱團、獨唱者及舞者同時呈現卡爾沃夫「完全劇場」 (Total Theatre)的恢弘氣勢。

邱瑗指出,台北三場是請來音樂界才子金希文擔任指揮,整合音契管絃樂團、國立實驗合唱團、女高音周玉琪、男中音姚盈任、男高音李崇林的音樂演出。南部四場則委由陳樹熙指揮高市交及合唱團合演,尤其是在長達60分鐘的音樂中,舞者將一氣呵成地跳完整齣舞作,將令人激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