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皇珍旅行7 走出大獎

 

 

 

 


「對我而言,旅行是個當代寓言!」甫以「我去旅行Ⅴ/一張風景明信片」奪下台新獎的藝術家湯皇珍如是說。
記者周美惠攝影

 

 

 

 

【記者周美惠/台北報導】

「對我而言,旅行是個當代寓言!」甫以「我去旅行Ⅴ/一張風景明信片」奪下台新獎的藝術家湯皇珍如是說。

過去七年來,持續進行「旅行計畫」的湯皇珍,原本是位小學教師,20多年前,她捨棄令人欣羨的穩定教職,立志當藝術家,並在80年代末赴巴黎深造,四年的巴黎生涯建立日後「向薛西弗斯看」的人生觀,旅行及相關作品則是她辨證人生處境與命定的途徑。得獎後的她,九月將赴巴黎近郊的藝術村創作全新的旅行計畫。

湯皇珍說,當代人頻繁旅行的現象充滿著渴望尋找/逃離/溝通的弔詭原型。這個世紀的人類號稱是「一種最會旅行的動物」,憑著科技的發達,嘗試與全世界接壤,卻也因資訊過度爆炸,反而「完全迷了路」。

1999年起,湯皇珍開始創作「我去旅行Ⅰ/北京之行」,弔詭的是,她人在台北,是作品去北京旅行。她安排觀眾進入兩架刻意擺得極靠近的電視機之間,因景深過短,觀眾什麼也看不清,藉此影射兩岸張望數千年仍如霧中看的現實。旅行Ⅱ的湯皇珍真的在外旅行一個月,卻得不斷在定點停下來接聽觀眾撥來的電話,按著他們的點撥,寄各地的風景明信片給他們的朋友。旅行Ⅲ是個抽獎遊戲,觀眾抽的是她旅遊記憶的碎片,得到一個荒謬的獎賞。

「我去旅行Ⅴ」是湯皇珍口中最「名副其實」的一趟旅行,動機卻是想「重建一張老照片」。她的記憶中存在一張老照片,有八個人和一隻動物,在冬天來到海邊,留下經典的合影,他們如同漂泊者又像賣藝人,引發湯皇珍的好奇。她公開徵求觀眾參與這場「旅行」,結果有30多人前來報名,一群本不相識的人「真的」一起去旅行並留影。台新獎評審團評析,她的創作再現一種「社會雕塑」的概念,在「想像」和「因想像而發明出來的記憶」之間,創造出一種交換關係,也完成藝術表達的形式。

湯皇珍說,為了藝術,她舉債度日。有人批評她的行為藝術荒謬,其實她是想藉此刺激觀眾對人生處境的自覺性,「生命既是徒勞無功的,又如何跨越其荒謬性?」深受卡繆「存在主義」影響的她,尊重人所存在的時空限制,而希臘神話裡不斷推石上山的薛西弗斯則是她的偶像,雖然依命定,巨石即使到達山頂,終究會跌下山,但「能在一瞬間改變命定,就值得!」

2006/04/21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