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蘇蘭老師:
今晚和巧華通了電話,突然心有所感,在自己的臉書上寫了下面的想法,與您分享。

「突然想起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問了阿娘:「人活著要做什麼?」「死亡會不會很可怕?」記得當時的阿娘也回答不出來。大學的時候,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在自己覺得最精采的時候。工作之後,決定30歲就要走上死途。有了孩子,不敢死,也不想死。現在,身邊許多生生死死的故事,又再度思索「死」與「生命」和「價值」。死,應該不可怕、不可悲;如果這一生可以盡最大的能力做自己,做自己當下最想做的,做自己最喜歡做的,給最多的人前進的力量與能量,做自己最愛的人的愛人,此生足矣。」

老師!我不為您難過,欣賞您對生命的態度,最後的這一段,您還在堅持。一如告訴著我:「堅持就是堅持,直到老天(生命)終止我們的堅持。」愛您!

老師,我的電話...,期待竹大見,我要用最陽光的笑容去找您!

後學 淑玲 敬上101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