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銘回應

老師您好:

雖然因學校事務繁忙不克出席研習,但仍感激您不吝分享研習成果。

上周信步經過台北中山堂,瞥見斗大的廣告橫幅:【2007台北電影節】,於是上網查詢,發現這次參展影片頗具風格,打算躬逢其盛,不知老師推薦哪幾部為必看佳作呢?

最近看了先前您推薦,皆由克林伊斯威特執導的「硫磺島的英雄們」和「來自硫磺島的信」,心中感觸頗深,沒想到同樣一件歷史事件,由不同角度觀之,竟也有所謂不同的觀感,甚至人們只擷取自己要的真相。

例如:美國人認為那張豎旗代表戰爭順利,豎旗的英雄也正是自己眼前看到站在舞台上大力鼓吹購買軍是債券的那三位士兵,而事實並非如此;另外,日本士兵從受訓就一直被灌輸美國人是野蠻人、懦夫的軍事思想中,曾經參加洛杉磯奧運馬術賽的西竹一軍官,則是在美軍戰俘山姆受傷時,命令日本醫務兵予以醫治,而當山姆不治死亡,從他身上搜出山姆遠在美國的母親寫給他的家書,西竹一逐句翻譯成日語,當下念給在場的日本士兵聽時,每一個人頓時默然,因為「敵人母親期盼戰爭早日結束,兒子早日平安歸來的心情,竟和自己的母親一樣...」,似乎已不是認知中的惡魔、野蠻人...。

戰爭的殘酷與無奈,一 直是許多軍事戰役片所要闡述的,死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但要如何死得其所、死得有意義,相信是以美國人身分執導全齣以日人觀點為主的科林伊斯威特所要探討的吧?

抒寫觀影後一些些班門弄斧的小想法,打擾老師您了!

                                                                                   福星國小  永銘  2007.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