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義閱讀

 

△廣義閱讀的另一個例子:推薦優秀大專青年看這部電影,看完後說「很平常」。並問我:「曼陀鈴怎麼吹?」沒聽過普契尼、史卡拉,沒聽到電影中的音樂。於是……

 

我看「上尉的曼陀鈴」    蘇蘭  2001/10/18

 

這是一部有意思的電影,跟您分享「戰地情人」有意思的小地方:不看電影買片電影原聲帶CD聽也很過癮。

電影的原名是「上尉的曼陀鈴」,一望即知與軍人、戰爭和音樂相關。喜愛古典音樂和歌劇的戲迷,玩味劇本中與音樂相關的妙趣,一定覺得原名更貼近戲的浪漫。

一位在戰爭中不背長槍而背著一把曼陀鈴上戰場的義大利軍官;在德軍舉右手高喊「希特勒萬歲」時,他以「普契尼萬歲」回應;義大利軍隊是由一支喚作「史卡拉」的合唱團組成,軍隊到哪裡,歌聲就到哪裡;劇中人說我們來唱義大利國歌---竟是威爾第歌劇「弄臣」中的著名詠歎調「善變的女人」;他們最大的敵人不是你死我活的對手,而是不同流派、不同風格的德國歌劇作曲家華格納;他們擁戴、歌頌的不是政治領袖莫索里尼,而是拉丁民族出身的歌劇作家。其中兩幕最傳神的戲是…

父女兩人靜坐等待上尉終於要演奏他隨身攜帶的寶貝樂器曼陀鈴了,可是枯坐許久,上尉還閉著眼在敲打節拍,老父忍不住要去睡了,問他為什麼還不演奏,上尉仍閉著眼,皺起了眉頭回答:「樂團還在奏著前面的樂章,還沒到曼陀鈴出場的章節。」---上尉並不是準備獨奏,他可是和著心中的整個交響樂團準備大協奏呢!

後來父女好不容易救回上尉一命,女主角謹慎地拿著曼陀鈴跟上尉解釋:「我們不得已拆了幾根弦,綁你斷的骨頭。」這把琴和它的音樂在上尉心目中,恐怕跟生命、愛情等價。

當然,天生熱情、浪漫、愛唱歌的義大利人,不會打仗,是必然的。愛琴海上希臘的小島,寧願向德國人的狗投降,都不願向每戰必輸的義大利人投降,也是一大諷刺。

對歷史、地理、人文和歌劇不熟悉的人,難體會這部電影的幽微處,但一定會認同那個成功的父親角色---他身在小島一生一世,卻極為宏觀,開明、有智慧、有見地、知()識豐富、還很幽默,跟他生活的人,很幸福,與他相處的人,都服他---有開闊的視野和胸襟是主因。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父母,卻可以勉勵自己做這樣的父母。

在天災人禍(地震和戰爭)輪番侵虐的小島上,我們看到人定勝天的光明力量,家園可以從廢墟中重建,只要心未死,只要愛的火苗未熄,人活著,就有希望!

 

 

親子共讀活動迴響     

                 蘇蘭2001/10/19

親愛的朋友:生命不在長短,而在於……?巴哈、莫札特、馬友友、林昭亮「創作者」、「表演者」都是少數,我們能不能做一個「欣賞者」、懂得欣賞生命中美好事物,哪些是好,好在哪裡的…欣賞者。

十月十三日的微風午后,我們因書結緣,溫暖、充實、又難忘。

今天我將曉菁的記錄,及當天想說未能盡言之處,在此補述:帶領人的檢討分享,到晚上六點多都還欲罷不能。我趕赴七點半國家音樂廳的「特菲爾演唱會」,好意外---沒剩一個停車位、節目單全賣光、連附帶賣的CD唱片,一片不剩。場內客滿,而且我認得的、叫得出名字的國內音樂界人士全來了:杜黑、朱宗慶、曾道雄、湯慧茹、徐頌仁、席慕德…本校的樂痴程慧敏老師、甚至我演講中常提到的天才學生焦元溥(二十歲時應上海音樂學院邀請演講「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58片不同CD版本之比較」,現當兵中請假來聽)。這位高壯的威爾斯男中音卅五歲,與國家音樂廳交響樂團指揮簡文彬(卅四歲)搭配得天衣無縫,觀眾如痴如醉。最令我感動的是最後一首安可曲,他唱音樂劇「奧克拉荷馬」中的「噢!多美的清晨」,唱到一半,請全體觀眾唱---那合唱聲之和諧優美,嚇我一大跳,我只能張口結舌的問外子:「為什麼大家都會唱?」---欣賞者水準之高…真令人驕傲。這天白天不斷的「掏出」,晚上得到平衡的幸福。

 

蘇蘭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