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聞樂思/難死人不償命

【聯合晚報╱焦元溥】2010.09.26 03:10 pm

今年不但是蕭邦和舒曼誕生兩百週年,也是美國作曲大師巴伯(Samuel Barber,1910- 1981)的百年冥誕。這位始終堅持做自己,以絕世才華寫出感人旋律的作曲家,在二十世紀以高超技法為世人帶來為數甚豐的優美創作,全球各地今年也都有紀念巴伯的音樂演出,他被電影引用的《弦樂慢板》和嬌美至極的《小提琴協奏曲》,堪稱巴伯演出頻率最高的經典創作。
相比之下,巴伯的《鋼琴協奏曲》,無論在演出或是錄音上都大大不如。但原因並非此曲不傑出或不優美,而是……作曲家實在寫得太困難!
當年巴伯為美國鋼琴家布朗寧 (John Browning)寫作。在寫曲之前,作曲家還要鋼琴家演奏各派樂曲給他聽,讓他能充分了解布朗寧的個性和琴風。但很「可惜」的,是不知道布朗寧當天是不是演奏特別凌厲,本身也通曉鋼琴的巴伯,居然寫出一堆難死人不償命的恐怖技巧,包括雙手反向六度行進和雙手交替跳接。終樂章有一段,布朗寧乾脆投降,說那根本不可能演奏。
「怎麼會彈不出來呢?」作曲家百思不解,最後直接在鋼琴上演奏這個樂段,「你看,這不是就彈出來了嗎?」

「巴伯先生,你用比你設定要慢一倍以上的速度演奏,那當然可以彈呀!」布朗寧不服氣地回應。
「但你不是鋼琴家嗎?鋼琴家就應該能解決這個問題呀!」顯然,巴伯還是不能了解。
兩人僵持不下,最後作曲家說,「這樣好了,你帶手稿去找霍洛維茲(Vladimir Horowitz),要是他也說不能演奏,我就修改!」
於是,布朗寧真的抱著樂譜到紐約,面見這位鬼神見愁的技巧之神。「霍洛維茲的鋼琴技巧真是莫測高深。這樣困難的曲子,居然直接放到鋼琴上就可視譜演奏!」布朗寧如此回憶當年的經歷。只見什麼艱難技巧似乎都難不倒霍洛維茲,直到恐怖的第三樂章,大師終於開了口--
「你回去告訴巴伯,他寫這是什麼東西?根本不能彈!」
今日,這個修改過的「簡化版本」,仍然讓人瞠目結舌。樂曲艱難至此,自然推廣不易,但若有機會能親見現場,絕對不容錯過。曾為巴伯的寇蒂斯音樂院 (Curtis Institute)小學弟,如今更是該校首位華人教授的台灣鋼琴名家劉孟捷,去年就曾在費城與指揮名家艾森巴哈合作巴伯《鋼琴協奏曲》,更將於周三在台北演出此曲。無論是見證劉孟捷的名人技,或是欣賞台灣今年最重要的巴伯紀念音樂會,都希望大家不要錯過如此難得的演出!
9/29 19:30 台北國家音樂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