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癡代號:「華爾奇麗雅」
焦元溥

日前和法國鋼琴家羅傑於倫敦小聚,見其手不釋卷,問所讀為何,曰:「華爾奇麗雅」。

難道是湯姆克魯斯的新片嗎?非也,他看的是歌劇《女武神》劇本和介紹。(「華爾奇麗雅」是片商音譯,「女武神」是意譯)「歌劇大導申克(Otto Schenk)1986年在大都會歌劇院製作的《指環》要停演了,本季是最後一次,當然要好好看一次。」

《尼貝龍指環》是華格納《萊茵黃金》、《女武神》、《齊格菲》與《諸神黃昏》四部史詩樂劇之合稱,講述驚心動魄的北歐眾神故事。即使已隨DVD風行全球,申克的經典製作二十多年來仍然歷久不衰,也是大都會的鎮院之寶。如今竟要下檔,怎不令人感嘆時光飛逝呀!

其實,我也看過這個製作,看的就是《女武神》。

當年在波士頓讀書,遇上大都會搬演《指環》,那是我第一次有機會現場看到此劇,當然非去不可。只是誰都想看《指環》,連演三輪還是一票難求,而我也買不起高價票。最後只得請紐約好心同學幫忙排隊,總算搶了張《女武神》站票才得以成行。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是週一晚上的演出。中午拿了國際貿易期中考成績後,立刻飛奔至中國城搭十美金的巴士南下,坐了四個多小時到紐約。歌劇七點開始,演出加休息共五小時,只見左右鄰人紛紛不支倒地,興奮的我卻精神滿滿地站著看完。謝幕方歇,馬上又是飛奔車站,搭凌晨一點半的灰狗巴士再坐四個多小時返回波士頓,等首班地鐵回到學校——指導教授十點發期中考考卷,非得回來不可。

室友完全不敢相信,我竟然坐了九個小時的車,罰站五小時就為了一齣《女武神》。看我亮出票根,大呼自己和怪胎住在一起。唉,要怎麼和他說呢?那月光下閃閃發亮的諾頓神劍?山頂上熊熊燃燒的魔法烈燄?盪氣迴腸的生死訣別?還是那女武神天馬行空的呼嘯高歌(其實是一排胖女人拿著長矛扯嗓子)?聽了《女武神》唱片,阿湯哥都熱血沸騰,不惜一死也要刺殺希特勒,還把《女武神》當作行動代號,我去趟紐約又有什麼了不起呢?

就這樣,我看了《女武神》,我的「華爾奇麗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