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2  雲水花101.3/13  重生之行


愛與死 
¥¥¥¥¥ 
不要相信女人的心 男人的口 
是鏡中花 水中月 
愛情是此時此刻此人此地的彼此感覺 
不捨的情意其實是打結的補償 
分離是那年那月那人那處的你我決定 
宿命的悲劇不過是逃避的藉口 
把自己開成一朵含苞的花 
允許你自由來去 
即使天明就要凋謝 
我仍擁有一夜的美麗


心病 
¥¥¥¥ 
終於知道心跳不是我的 
脫離頻率的固執 
快慢任性飆出龜速 
強迫呼吸入幫 
胸口容納無言悶痛 
霸凌下的臉孔舉出白旗 
死亡告示高掛咫尺 
天堂之門隱約開啟 
彈指間出入息即將小歇 
億千血球盲目恐懼 
奮起 衝撞 輸送 滅亡 
血脈是自我屠戮的沙場 
一陣重擊中斷戰事 
遽然驚醒 
我的口殺了我的內在殺了我的命 
悔上心頭 
今朝不再逞口舌之利 
還能反敗為勝否 
白衣天使一抹微笑 
吐出真相 
「飛鳥不為財死 
眾人卻為食亡。」


一個灑滿金光的上午 
¥¥¥¥¥ 
原來 
面向陽光就沒有黑暗 
看到陰影只因不肯轉身 
忠誠 表現在第一人稱的追隨 
對於罪惡與清白 
承擔是否改寫了悲與喜的劇本
第二人稱的受苦 
即使在臉上看到兩行詩 
仍然複製 拷貝轉讓犧牲的命運 
觀看者寫下另個奧秘 
塵歸塵 土歸土 
大是大 小是小 
第三人稱移動走出一場賽局 
用微笑面對陽光 
眼睛微笑 心輪微笑 
解脫 
接受這個尚未演完就已響起 
掌聲的人生


中毒 
¥¥¥¥¥ 
分離不是自由的救贖 
遺忘無法醫治哀傷 
想把過往回憶丟進垃圾筒 
依究長駐記憶 
無法刪除 
原來你是一種病毒 
開啟後 
不斷繁殖 感染 干擾 攻擊 
無力解毒 無法免疫 
容量被你存滿 
重新格式是唯一選擇 
離開視窗 放棄檔案 一切歸零 
期待 
下一台會更好?


癌症

那曾被你視為此身一部份的 
心肝寶貝不再沉默 
以深深海底的憤怒 
忤逆早被漠視的未來 
今日的逆子是昨日的順兒 
細胞內 
無數雙螺旋早已磨刀霍霍 
弒親悲劇誰能化解? 
賽局兩難勢所難免。 
愛?不愛? 
殺?不殺? 
死亡在一旁催促答覆 
你輕嘆凝視著那一臉黑氣 
「你是我的未來,我是你的過去; 
你不是症狀,而是我沒有實踐的愛! 
你在我的心中永遠有一個位置。」 
這疾病不過是個分裂的惡夢, 
一念醒轉, 
浪子跳脫千百劫之輪迴 
回返家鄉。


有那麼一天 
******* 
有那麼一天 
你發現生活如陀螺旋轉於桌上、街上及車上 
在重覆的場景中 
等待一張微笑的臉孔 
你以為找到運轉的圓心。 

有那麼一天 
你發現兩人生活如兩個陀螺碰撞在客廳、餐廳及臥室 
在憤怒的臉孔上 
你失去了運轉之心 

有那麼一天 
你允許兩人生活如兩個陀螺運轉 
在自己的軌道 
即使撞擊,仍有火花照醒未知。 
歸於中心的放手 
互繞一個圓滿同心。


再見 
¥¥¥¥¥¥¥ 
兩個人的孤單預言一個人的自由 
王子與公主的童話再次改寫 
智慧如你 
放棄安徒生的天真 
把分離寫成莎士比亞的雋永 
「無心是最強的決心 
回憶是不再回頭的記憶 
互道再見就是從此不會相見」 
思念變質後必有怨念生起。 
共枕眠的綿綿情話早成神話 
善忘的我
過度消費昨日的承諾 
絕望的你 
今天撕下單程車票 
不再保留彼此位置 
驕傲踏上明日的人生。

世璿:

回應你的[再見]

 

不願說再見

其實你能為我做的就只剩那麼一點點

簡訊電話或下一次的進醫院

不願說再見

即使愛情淡了我也不留連

不願說再見

因為再見就是永遠不相見

 

一點都不剩就真只能再見

雖然不甘願你我從此遙遠

 

~

不願說再見
YYYYYY
不論天邊或眼前
都不說再見
讓這點遺憾
留在你心田
昨日的夢已很遙遠
明天的夢不留一點
因為再見到的
不是你我笑顏
甘願把你還給
逐漸老去的年華

滄海桑田
自卑 
¥¥¥¥ 
這樣的詩連文字都談不上 
看不見誇耀的形式 
聽不到鏗鏘的聲音 
連語句都不夠蒼白 

但你知道 謬思 
我不渴望在水面行走


 
嶂嶂嶂嶂嶂嶂 
老木魚喃喃唇語 
想要獲得先要捨去 
你敲打出傷感 
走音的真實 
即使暫時擁有 
最終放棄收授 
當愛無心 
耳際殘留覺受 
冷漠也是一種感受 
,放下言語的甜蜜 
那些呢喃絮語 
曲終人散 
躺在冰冷的雙人座上 
等待回收


隔離 
¥嶂¥ 
停頓所有的對話 思考 想像 希望 
開始一個人的生活 
從吃飯學起 
學習散步 旅遊 娛樂 
連死 
都是一個人 

走出無感的軌道 
看 心跳  呼吸  移動  感覺 
有為中發現無為 

簡單中 
有  心 
   神 
   安 
   定


重量 
¥¥¥ 
今夜無詩,準備一盤相思下酒。 
據說細細咀嚼 
才能嘗出真情 
涼拌的冷眼負心 
酸到眼眶微濕 
唇舌是隔日的菜色 
把火辣冷凍在記憶中 
以免變質 
甜蜜是細嚼不爛的滷味
即使腸胃抗議 
大口吞嚥 
早已放棄節食的企圖 
減不了的重量 
因為 
有你。

 

上班
YYYYY
從不用規定
也不勞提醒
對你總有寫不完的依媚兒和短信
桌上阿彌陀佛在唸經
放手放下放心
或是相思或是夢境
一肩道義一顆良心
看著堆高的愧疚
簽到簿取代甜香檳
稀釋動人愛情

 

再見之二 
向金子美玲致敬 
¥¥¥¥ 
上車的男人對廚房說 
下車的女人對方向盤說 

方向盤對夕陽說 
廚房對清潔車說 

夕陽對星月說 
清潔車對垃圾說 

我揮揮手 
對自己說 
再見


 
¥¥¥¥¥ 
那眼眸的風情 
調成兩杯深水炸彈 
酗你 
溫柔後勁十足 
放棄克制的微醺 
一口乾盡巧笑倩兮 
遐想越界 
戒不掉的癮 
戒不掉的你


 
¥¥¥¥ 
每天早上 
我惺忪的坐下 
和劉德華和林志玲 
的朋友 
共修 
參一團時大時小時難時易的疑團 
這一關簡單 
行氣鼓風觀照丹田 
括約肌自運吞吐 
小小除穢除晦消食去瘀而已 
這一關艱難 
問李耳拜觀音求基督 
百會引至會陰 
大大觀照不見天日眾人鄙視輕蔑陰暗隱匿羊腸小徑 
ㄚ喝一聲 
那最深處 
複合多元的普普的一夜沉思 
出世漂浮 
在屎尿


連中餐的詩也給你 
宣言 
¥¥¥¥ 
我的生計就是我要發的心 
我的生活就是我要寫的詩 
我的生命就是我要走的道 
一是二是三是無限 
生生不生 不生生生 
嗻! 
........


先給你今天午餐的詩 
宣言 
¥¥¥¥ 
我的生計就是我要發的心 
我的生活就是我要寫的詩 
我的生命就是我要走的道 
一是二是三是無限 
生生不生 不生生生 
嗻! 
嗡、 阿、 ......


晚餐的詩 
 
¥¥¥¥ 
用獨白 
道白 

情感空白 
情願留白 

寂寞迎面走來 
一臉蒼白


味道 
YYYY 
昨晚與你走出餐廳 
我就聞到一股腥 
我若有似無的聆聽 
你仍眉開眼笑的瞅盯 
我以小丑面具回應 
腦中想到韓片主角對話的情形 

雖然你我感情是人人羨慕的王子公主模型 
你常說你只是善意提醒 
好男人要用心完成女人要的典型 
夏夜要當司機送你去太麻里看星 
讓我把食行住行育樂都搞定 
冬天要陪你到北海道旅行 
你如數家珍娓娓道來兩人世界中的風景 
望著你那一臉傾心 
我沒有勇氣說不行 

雖然我在心裡吐露真情 
但就像那廣告中的男性 
三罐蠻牛下肚才會氣定有勁 
聞著那一股羶腥 
我想我下次要換家餐廳 
好好享受一個人的乾淨
緣牽引
援我心
探源回原求圓


站樁 
¥¥¥¥ 
把自己站成張良 
開始哆嗦 
誰是我的黃衣老丈
粼粼水波牽起黑石的手 
趁著狗仔的司馬不在 
這一早 
適合夢遊


童話 
¥¥¥¥ 
樹對天空說 
如果蘆葦也會思考 
那我想開始走路 

天空對海洋說 
如果樹也會走路 
那我想安靜躺下 

海洋對氣旋說 
如果天空可以躺下 
那我想嘗試堅固 

氣旋對蘆葦說 
如果海洋可以堅固 
那我想與你成家 

蘆葦靜靜地 
看著這一切 
開始搖頭


愛的物理報告 
¥¥¥¥¥ 
經過測試 
科學家發表下列特性 

愛很輕 
需要情人的吻擁抱眼淚鮮花 
加上幾克的誓言 
填充重量 

愛不滅 
經過兩至三人的衝撞刺戳及冷凍 
延展一塊掩藏精血的魂魄 
五百年後仍舊守恆那一眼光 

嚴重警告 
本實驗具危險性 
無法重來 
一切後果自行負責


慣性 
¥¥¥¥¥ 
樹的依賴 
只有土地才能體貼 
風的流言留給落葉去交接 
街巷的冷清不是熱鬧夜市可以理解 
固執橫行的蟹 
總讓直線悠游的魚誤解 
男男女女的恩怨情結 
潛意識裡天天都是情人節 
你要我要他不要她不要我不要你來來去去生生世世衝突心神耗竭 
火熱的光接納冰冷陰影彼此和解 
一念慈悲超越三大阿僧祗劫
別哭!我會為你寫詩,詩在你的眼、我的心上。詩眼、我全在你的心上。


西遊記 
¥¥¥¥¥ 
我有層層防護罩對抗邪魔內心不敢看我 
不用緊箍咒心性無明本就歡喜種種作為 
是接受無父無母命運禪師預言你將長大 
放下原身現制一心齊天七十二變號大聖 
棄名絕利弼死意馬通貫前因後果靈心悟 
上天入地鍊活仙丹點化九天十地諸法空 
進化賽亞人的宿命就是永不結束的戰鬥 
豬狗畜生苦起三毒難以對輪迴命運宣戰 
八識藏內種子若改寫此生此世終於獲勝 
戒定慧轉識成智慧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這裡-那裡 
¥¥¥¥ 
你走了 
每晚我不斷的回到這裡,這張床前 
送死 
剪下相簿裡的雙人照 
我微笑的尺寸 
剛好嵌進一張 
4大小的黑白背景 
那疊不會兌現的信件 
疊成數落的蓮花 
子加上半瓶的約翰走路 
足夠焚燒枯萎的肉體 
5
號香水音容宛在 
幾滴淚水吊唁錯誤 
我的寂寞向我答禮 
自由的你在那裡 
被窩不再維持零度 
汗水穿越十字迷夢 
極樂低聲宣告 
下一場告別式就此開始


不願說再見 
¥¥¥¥ 
不論天邊或眼前 
都不說再見 
讓這點遺憾 
留在你心田 
昨日的夢已很遙遠 
明天的夢不留一點 
因為再見到的 
不是你我笑顏 
甘願把你還給 
逐漸老去的年華 
 
滄海桑田


結著蛛網的筆記 
將歲月深處的記憶翻新
想抖落團聚封皮的灰塵
卻掉出鬆脫的一句永遠
和一枚孤獨無依的背影


影子:幸福? 
旅人:都走了 
影子:還有我呢.....
你成了我的謬思了,你多寫一點,我負責剽竊。
從不用你規定也不勞您提醒對你總有寫不完的e和簡訊
放手放下放心
或是病或是境讓愧疚綁著你是道義是良心責任取代甜蜜稀釋動人情意


信仰 
¥¥¥¥¥ 
冬夜 
一個旅人 
躑躅 
「忐忑
你在!」 
影子咻地 
竄入黑暗 
望著遠方天際 
一盞閃爍的光 
笑了


紀念品 
¥¥¥¥ 
因為愛 
很久 
花了五萬 
把濃情蜜意 
裝訂成最耐磨 
銅版光面的誓詞 
符合標準程序的擁抱 
珍藏在共眠的床頭 
儲值 

結著蛛網的生活 
終於出清 
抖落團聚封皮的灰塵 
卻掉開出鬆脫的青春美麗 
和變色泛黃的諾言 

「還留嗎? 
不!沒有空間」 

因為 愛   
很新

 

給你收驚的詩 
答案 
¥¥¥¥¥ 
小孩問詩人為何寫詩 
詩人說 
在我心裡有座遺址 
吊唁的哭聲住著天使 
為那六道眾生立下宏誓 
石室深鎖需要天命鑰匙 
打開安息之門發現啟示 
愛與關懷上主之子再世 
如果生命重來一次 
我絕對絕對不要 
隨便葬詩


兩難 
¥¥¥¥¥ 
這一個十字路口 
你看著我 
我看著前方 
人群成雙成對 
此際 
該踩煞車 
還是加油?


怨願 
¥¥¥¥¥ 
你對未來從不表示態度 
我的付出似乎是場錯誤 
不要怪我一直吃醋 
你的辦公室和高爾夫球場總有辦不完的事務 
三杯紅酒下肚 
簽帳單裡蓋上多少紅印你很清楚 
你說你會陪我到老我很想嘔吐 
你說的甜言蜜語有幾回算數
每晚我戴上蒂芬妮的鑽戒點上蠟燭 
望著關係中的小姑獨處 
我忍著不哭 
到手的掌上明珠 
讓你當成一頭老母豬 
我的心就像得了褐根病的樹 
外觀無恙一寸一寸的朽腐 
我是烏龜你是狡兔 
追趕不上你說謊的速度 
這次我真的放下仇恨向你苦訴 
遠離狐群狗黨避免一誤再誤 
那頭長髮只會打翻事業基礎 
回家才是男人安全的路

 

 
¥¥¥¥¥¥ 
情人 認錯 
旅行 
? ?

 

 
¥¥¥¥¥ 
那頭髮草強忍心事 
騷動仍在額頭留下波紋 
兩尾不安的魚 
朝下游竄 
一丘的緊張屏住氣息 
怯生生的口問 
是那下餌的人?


愛的數學符號 
¥¥¥¥¥ 
男人是無知的零 
女人是無助的零 
八字的迷宮 
誰主導?誰跟從? 
誰上?誰下? 
那天來到 
你我翻身傾倒 
對錯還給大地 
我牽起你的手 
無限大的淚眼娑婆 
無限大的白頭皤皤


 
¥¥¥¥¥ 
你那一生的滄桑 
過於囂張 
三條紋低聲說出額頭的緊張 
連眼睛都心慌 
邀請那班點點風霜 
乘著泅游的尾 
航向地老天荒


被動 
¥¥¥¥ 
終於知道兩人世界的代價昂貴 
因為愛你所以耐你的堤防崩潰 
我看到兩顆心早就後退 
醫生說冬天是枯水期淚水很貴 
三年的情繭現在要蛻 
不要期待我的嘴 
我已經決定以後要自己睡


重量 
¥¥¥¥¥ 
九十公斤的旅行 
耳朵鼻子跟眼睛 
小嘴巴要小心 
舌頭的決心很輕 
卡路里的愛 
是死生相隨的品行


愛的計算式 
$$$$%%% 
X+Y
有時答案不是就此幸福找到真愛 
人生四大象限感情只佔有男女心中小小一塊 
熱戀時期把兩人相處時間一律平方仍然嫌快 
這關係應是一元一次結果你卻解成多元多次的奇怪 
你知道我的演算能力很菜 
今天你出的難題我得從頭加減乘除無法求快 
你是那難以預測的變數及斜率我要承認失敗 
練習本裡太多的空白等待 
專家條列出公式關鍵常常接觸有愛無礙 
我會反覆驗算結果答案也許不是一場期待


讀書 
£££££ 
假如我可以成為優良數學科普書 
你是否能像博士熱愛的算式 
短短的八十分 
努力懂我?


詐騙 
¥¥¥¥ 
那天那人那餐的會面令人滿意 
四高條件與家世學識無可挑剔 
我想終於遇上唯一 
看到你牽她手時的體貼心意 
原來 
颱風邀請老樹的笑容滿溢 
全在作弊


情人節 
¥¥¥¥¥ 
每年總要上演幾次 
商人與情人的公然詐欺 
玫瑰卡片加巧克力 
保險七世夫妻 
二月七月人潮擁擠 
集體舞弊


馴悍 
¥¥¥¥ 
媒體霸凌政府 
政府霸凌公務員 
公務員霸凌老百姓 
老百姓霸凌老師 
老師霸凌學生 
學生霸凌流浪犬 
流浪犬兩腳用力 
對著昨夜遺在角落 
的報紙拉屎


軍中笑話 
¥¥¥¥ 
遇到你這個天兵 
真是運氣 
看你頭臉聰明行為創意 
我喊托槍口令 
你迅速敏捷把步槍拖地 
要你動作重來 
喜劇演員附身表演慢速倒帶 
連我上大號你都送禮 
廁所內不必敬禮你偏大喊 
長官好 
讓我瞬間立正反射性回禮 
望著跨下那一長條迷團 
想不通你為何言行充滿驚奇 
今天才是你入伍滿一星期 
我要選擇生氣 
還是淚流不已


命運塔羅牌 
¥¥¥¥¥ 
上主坐在面前 
拿出塔羅牌 
要我抽出 
生或是死
愛或是恨
平安或是恐懼
貧窮或是富足
我微笑著抽出牌交給祂 
「你不想知道結果嗎? 
「是的,我接受。我為我所做的決定負起完全的責任。」 
祂翻開牌遞給我
一片空白。


四書 
YYYYY 
你為何讀書 
因為我害怕 
怕無法應付那即將來到的世界末日 

你為何買書 
因為我害怕 
怕別人知道我沒有讀書 

你為何賣書 
因為我害怕 
怕大家都知道面對末日預言不必讀書 

你為何寫書 
因為我害怕 
怕世界末日永遠不會來


睡捐處 

YYYYYY 
睡是國民應盡的義務 
也是權利 
你卻不斷逃漏 
我真的希望 
不用等到五月 
免去發票 
租你一晚 
抱你入睡
詩人的多重高潮 
YYYYYYY 
一二三四 
換面換手 
再來一次 
一篇 荒唐的詩


 
¥¥¥¥¥ 
診療室的對話 
先生你心裡有眼! 
也許..... 
何處高就? 
......詩人....


 
¥¥¥¥¥ 
菊花萎成一管訴說愛與死的小小詩片 
兩難的欲
戀花 
¥¥¥¥¥ 
菊花活成一管訴說貴與賤的彩虹花片 
兩難的欲 

菊花框成一幢上訴罪與罰的小小紙片 
難上加難的欲 

菊花萎成一方訴說愛與死的X 
兩難禁欲


殺生 
¥¥¥¥¥¥ 
我愛詩 
在樹下寫詩 
一頭蒼蒼銀絲 
我是詩 

他殺人 
在街上殺人 
一臉狠狠殺氣 
他不是人 

別用人生殺詩


殺生寬恕版 
¥¥¥¥¥¥ 
那老人愛詩 
在樹下寫詩 
一頭蒼蒼銀絲 
老人是詩 

那少年殺人 
在街上殺人 
一臉狠狠殺氣 
少年不是人 

蒼蒼銀絲面對血紅的詩 
寬恕中途夭折的詩 
告別人生的詩


放榜 
¥¥¥¥ 
那紅樓的天台上 
遺留兩句夭折的月光 
此生素質太差 
此生不堪造就


遊戲 
¥¥¥¥¥ 
你總愛玩金錢遊戲 
不同階段發展不同原則 
二十歲以前不能壓 
壓了犯法 
二十歲壓不得 
壓了要負責 
三十歲不怕壓 
不壓難受 
四十歲壓不怕 
越壓越開心 
五十歲怕不壓 
沒壓傷心 
人生一場賽局 
留住賭注 
不要亂壓 

你總愛玩飲酒遊戲 
不同階段發展不同原則 
二十歲以前不能乾 
乾了犯法 
二十歲乾不得 
乾了要負責 
三十歲不怕乾 
不乾難受 
四十歲乾不怕 
越乾越開心 
五十歲怕不乾 
沒乾傷心 
人生場場飯局 
留住心肝 
回憶回甘


 
¥¥¥¥ 
北望的岩角睜眼不睡 
等待候鳥南飛 
獵人設局惹出一場是非 
山豬找來黑熊開會 
竹雞建議要趁獵人喝醉 
裝上鈴鐺聽音逃避安全後退 
臺灣獼猴鼓掌點頭一臉智慧 
貓頭鷹誇口忍術是動物之最 
大冠鷲迎向陽光從不觸犯貪嘴的罪 
忸揑的青竹絲躲躲藏藏因為中午吞下一窩鳥蛋的胃 
人人都有生存本事飛鳥嘲笑走獸絲毫無所謂 
最後小山羌反問誰是主角見義勇為 
頓時閉嘴都當縮頭烏龜 
嘉年華會一場誤會大家賦歸 
岩石的話在空中落墜 
開了半天其實不會 
危機來時才知英雄很貴

 

愛情同音異字
YYYYYY
大字典  助聽器  

始終不懂你的表達
你口中的老而彌堅  

我總害怕老是迷姦
每次你答應準時出現  

時間一到還是準時不見
重重期待你在我的父母面前能夠出線  

搖頭嘆氣  在漫不經心言行舉止的種種粗線
就算一起登上浮圖佛塔  

錢包被扒  

一臉無辜的糊塗
種種罪狀令人失望  

今日草莓青年  明日不良中年  可預見的倒楣老年
判你去保護管束感化非行   

我下了決定 

開始一個人飛行

 

我很肯定!我的答覆是生病因你,治病在你,病好由你。

毛病 
¥¥¥¥ 
寫詩有礙身心 
那文字不斷騷擾我的禪定 
整日整夜呼喚快要爆漿的腦筋 
我的筆桿選擇僵硬 
親友傳觀暫時謝絕供應 
簡訊公告明天開始修行 
原來靈感來自一顆不安定的心
不知未知 
先知預知 
你知我知 
早知晚知 
天知地知

囚之一 
¥¥¥¥ 
眼睛迎接天光 
貼滿希望的門窗 
贖罪的框 
裝訂斑白的風霜 
編號是臉上唯一的 
青春不再等待的心慌 
與白髮流下的悲愴 
不見天光 


囚之二 
¥¥¥¥ 
用眼切割天光 
一塊十公分見方的窗 
後悔的框 
封鎖老去的風霜 
對號入坐一爸救兒或一世事妻或一生詐欺 
那曾經叱吒島國的遜王 
擁抱億元的心慌 
與白髮流傳黃口的失望 
一起封裝 


囚之三 
¥¥¥¥ 
那年你離開的傷 
我用忙碌來偽裝 
人們只見我臉上的光 
夜半無人望著空蕩蕩的床 
用淚水和獨白卸妝 
我以為失去你的世界不再有光 
自我設限把心關窗 
一切停在九月九日的受創 
親愛的你寄來那一樁 
大紅泥金線框包裝的 
喜事成雙


囚之四 
¥¥¥¥ 
期待開窗迎接晨光 
那一面包覆大樓三十公分厚度的氣密窗 
人生折腰的框 
老在空調與長官一臉的霜 
股票外幣存款讓幸福發光 
那翻雲覆雨的炒作之王 
千萬煙火的炫眼閃亮 
只是層峰預言薪津旺旺的一場虛妄 
逐漸遺忘 

囚之五 
¥¥¥¥ 
台上那一個王 
用嘴端出期望 
鈔票的光 
躲入日夜操勞的鬢霜 
法律的框 
清點下台的心慌 
一口滿滿的悲愴 
選票就是希望 


囚之六 
¥¥¥¥ 
那瞬間增值的古老時光 
封在那面防彈的窗 
保全的框 
收藏地老天荒 
年號春秋戰國秦始皇 
那曾經坐擁天下的一代帝王 
求取長生不老的心慌 
黃泉埋葬的泥俑寶藏 
留與後世拾荒


囚之七 
¥¥¥¥ 
鏡中照出鬢霜 
街談巷議的門窗 
流言的框 
刺傷年華老去的紅妝 
我大你小是心中凍固的霜 
一老一少暫時備胎的心慌 
無法滿足你想考古的期望 
請勿拾荒 

囚之八 
¥¥¥¥ 
那瞬間極樂的秘密時光 
封在那汽旅提防的窗 
肉欲的框 
收留進入上下前後的碰撞 
求歡貪愛哥哥弟弟是房中之皇 
那空洞嘴唇濕滑享受彌堅的雄壯 
等待春風又度玉門關的心慌 
一臉純潔打點嬌羞的新妝 
全是偽裝 

囚之九 
¥¥¥¥ 
那廣告太懂好男人的癡心妄想 
想起她瞪眼發飆的悲慘時光 
停在那求情告饒的窗 
打罵的框 
隱藏PTT俱樂部榮譽會長的無聲頂撞 
河東獅加老娘我最大的張狂 
那血盆大口吃銅吃鐵決不吃虧的惡行惡狀 
月月上繳保護費否則踹公逼供的猖狂 
一臉蠻橫兩圈猴屁股上色的白粉濃妝 
喝完蠻牛就是主人的夢想 
今生無望


我長成一棵樹 
呼叫池邊水仙 
「別呆望著池影 
樹上的蝴蝶蘭更美!」 
水仙回我 
「我不只看自己 
看景 
那蘭兒在鏡面裡 
和天上的來往浮雲 
別有一番風景」


放榜之三 
¥¥¥¥ 
守著一時的名字 
 
 
 
 

守著一天的名字 
 
 
 
 


守著一晚的名字 
 
 
 


熨斗 
¥¥¥¥ 
等候 
那西裝革履的 
一節溫存 
消費 
今晚的熱度


 
¥¥¥¥¥ 
那一急 
求不得 
的心 

那一級 
求得 
的心 

那一極 
不求得 
的心 

未來已來 
聰來不來


秦俑 
¥¥¥¥¥ 
這軍容雄壯 
依帝意而創 
一直 
一橫 
一長直 
一躺橫 
遠望 
死亡


做夢 
¥¥¥¥ 
每天晚上 
我打開綿被 
躺下擁抱 
開始做夢 

每天早上 
我打開綿被 
躍起如豹 
開始做夢 

天天做夢 

每天早上 
我打開大門 
喝茶看報 
開始做夢 

每天下午 
我打開車門 
罵人火爆 
開始做夢 

好好做夢 

每天 
從早到晚 
我打開心門 
微笑擁抱 
享受做夢 

人生是夢


如是 
¥¥¥¥ 
過去 
你是 
如你的是 
我不是 

現在 
我是 
如我的是 
你不是 

未來 
祂是 
如祂的是 
你我都是


 
¥¥¥¥ 
我閉上眼 
不想看見你生氣的臉 
我閉上眼 
看不見你沮喪生氣的臉 
我閉上眼 
看見你沮喪生氣的臉 
我睜開眼 
看見自己的臉
那天我走 
戴上眼鏡開始 一個人旅行 
心裡難過 
都是我的錯 

那天我走了 
戴上眼鏡開始 兩個人旅行 
心裡難過 
都是別人的錯 

那天我走到了 
脫下眼鏡開始 不再旅行 
心裡開心 
沒有人犯錯 

那天我不再走 
眼鏡在哪?為何旅行 
一顆天心 
好對


走路 
¥¥¥¥ 
我的頭走成我的腳 
每一步帶血的思想 
踽踽難行 

我的腳走成我的手 
每一手帶血的掌握 
滿滿的走 

我的腳走成我的頭 
每一步無心的走 
空空行走


滑雪 
¥¥¥¥ 
整山的白衝來 
無所遁逃的雪白 
一個轉身的跳躍 
踏進一段空白 
要死的感覺 
飛快走開 
我用那一臉蒼白 
浮一大白


遺憾 
¥¥¥¥¥ 
當愛已成泡影 
蜻蜓只在水面飛行 
尾巴輕觸的感情 
說給蒼蠅聆聽 
離開 照見錯誤的明鏡 
一絲波影 
一時平靜


納睡 
YYYYYY 

睡務偏心看待三百六十行 
免睡是某些人退居的悲傷 
失眠讓騷人過客等待天光 
資生堂沒有義務配合棒棒糖的鼾聲化上討喜的妝 
共枕眠是流傳百年的信仰 
無數羊頭插上你我膜拜的香 
看見擁抱美夢會成何種形狀 
失神的頭腦一直迷航 
參透覺中之覺 睡中有睡 
夢遊生命找到實際重量


夏雪 
¥¥¥¥¥ 
你我在五月築冰 
把關係凝固成冷淡的問候
對話太短,僅能壓縮成獨享的冰 
距離是刺蝟取暖的溫度 
有人能在雪中生火
往事翻攪是漸熄的熱情 
終點僅止於灰燼 
告訴我 
怨願與不平的胸膛中,願意 
確定某日 
點亮未來的光熱?


 
¥¥¥¥ 
那奇特的房舍基地 
是一樁用愛限制的 
交易 
條件並不奇異 
請勿發出奇怪的嘆息 
付出就是接受 
受益者 
奇妙的 
是我自己!


一夜一詩 
¥¥¥¥ 
最深的黑 
速寫這一晚的白 
焦躁的月凝望著顫動的蘆花 
似墜的將星不寐 
困守一池青青 
月明四野靜 
邊界是布滿的星 
蜩螗的國邦猶在 
赤心的父兄已亡 
筆述春秋皆成過往 
這逼我一戰的國迫在四方 
淚不足以描繪愛 
還是用血寫吧
以血磨轉的恨意濃厚如墨 
一筆穿透黑白的獨白 
天有知 地有知 
明朝這一頭白 
逃向全黑天涯


一夜一詩之二 
¥¥¥¥ 
深情的黑 
擁抱這一晚的白 
溫柔的月凝望著顫動的玫瑰花 
將升的牛郎星不寐 
守注一室萋萋 
夜寧無人之境 
眼裡是閃動的星 
溫柔的吻痕猶在 
安心的印記不忘 
纖纖眉筆述寫春花秋月皆成過往 
這讓我一顫的城國在水一方 
淚水足以描繪不捨的情 
這是用心血寫的吧! 
以心動磨轉的愛意濃厚如墨 
一筆穿透黑眼珠的獨白 
天有癡 地有癡 
明朝這一肚白 
攜手共度黑水天涯


一夜一詩之跋
¥¥¥¥
深情有層次的黑
擁抱這一晚的白
凝望的寒月 
顫動著玫瑰
牛郎星不寐
守注一室萋萋
夜寧無人之境
眼裡是
閃動的星
吻痕猶新
不忘印記
纖纖眉筆
春花秋月
一顫傾城
再戰傾心
獨白如墨
天癡地迷
明朝攜手
黑水天涯


 
¥¥¥¥ 
一兩陳皮 
半碗的蔥薑蒜 
在冬夜 
將十斤的不捨 
配上兩張貪嘴 
偷偷咽下 
 
仿作 
¥¥¥¥ 
如果無法移動山 
就自己造一座吧! 
依照前山的輪廓 
引上幾條白水 
點出粗糙的山嵐 
再栽上幾棵矮樹 
剪貼那飛影的寧靜 
於是 
也詠歎了鬼斧神工 
只是一岩小山罷了! 
在喧鬧的人群裡 
我擁有一方舒展的風景。


打呼 
¥¥¥¥¥ 
吞吞吐吐 
原是屬於一管的 
命運 
僭越 
通天貫地的豪氣 
誇口承擔 
這場夢 
在蒸氣小火車 
 
暗夜旅行


野獸 
¥¥¥¥ 
今天是你決定後的第 
二千五百九十二秒 
我的心裡進了一頭野獸 
蠢蠢欲動 
嗜欲的天性想咬住某些不該 
一再衝撞理智的牢籠 
牠偶爾低鳴 
回憶那從來不曾忘懷的追逐 
肉體的甜美多汁 
對一頭野獸而言 
馴服是種羞恥 
羞恥來自尊嚴 
成為搖尾乞憐的犬 
你走了 
獸在這寂寞的室裡 
仰天咆哮 
開始戰鬥


一夜一詩之四 
¥¥¥¥ 
望著你臉上的青黑 
我合掌誦出梵貝的白 
壇城凝望的光月 
顫動著層層的紙蓮 
北斗星不寐 
守處一室淒淒 
安寧室內無淚之境 
眼裡是 
閃動的火星 
胸傷的痕猶新 
不忘四歲印記 
紅紅硃筆 
圈圈悼亡 
春秋不盛 
一站是一座罐頭塔城 
再站是一排麻布經心 
獨白前塵往事如刺的墨 
天癡地迷地藏願心解放 
明朝跪送 
黑水天涯

201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