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邦200歲冥誕 傅聰來台開音樂趴

      素有「鋼琴詩人」之稱的傅聰,是史上首位獲得蕭邦鋼琴大賽獎項的東方鋼琴家。三月一日蕭邦兩百歲冥誕當天,傅聰將來台舉辦慶生音樂會。傅聰被視為蕭邦專家,他對蕭邦的了解,部分源自兩人相似的人生際遭,他曾說,「在蕭邦作品中看到我自己,波蘭文裡的zal意指流放的鄉愁、心碎和盼望,這是我流亡海外時,體驗最多的事。」

     今年七十六歲的傅聰二十一歲獲獎,那年首獎得主波蘭鋼琴家哈拉塞維契(Adam Harasiewicz)至今鮮少被提及,第二名為俄裔鋼琴名家阿胥肯納吉,獲得第三名的傅聰跌破眾人眼鏡,以一己之力證明,東方人也能通透西方古典音樂。

     今年十月,五年舉辦一次的蕭邦鋼琴大賽即將登場,適逢蕭邦兩百歲冥誕,大會特邀傅聰出任評審,顯見他的樂壇地位。傅聰透露一九八五年之後,他斷然拒絕擔任蕭邦大賽評審,「那年首獎得主布尼(Stanislav Bunin),根本在首輪就該被淘汰,因此我無法忍受。」

     他進一步批評,近年各大比賽過度商業化,評審間還形成「共犯」結構私相授受,他很難認同,「今年蕭邦大賽,改由另一批人執行,我才同意受邀。」

     說也有趣,傅聰生日為三月十日,與蕭邦生日只差九天,同為雙魚座的兩人,外柔內剛。去年底,傅聰在台開設大師班,他對學子說,「蕭邦的外表憂鬱,內心卻是座火山,切記不要把蕭邦的作品故事化,那會讓音樂庸俗。」

     詮釋作品時,傅聰很能夠體會蕭邦音樂的情感,他認為蕭邦不是一位感傷詩人,他的音樂既莊嚴又高貴,他作品中的哀痛,不是無病呻吟,出自遠走祖國的傷痛。

     一八三○年二十歲的蕭邦帶著祖國的泥土離開波蘭,隔沒幾日波蘭發生反抗俄帝統治的事件,他從此流落巴黎,直到三十九歲逝世,再也沒有回到故鄉。類似的情況,也曾發生在傅聰身上,一九五八年傅聰的父親、翻譯家傅雷於文革被打成右派,傅聰離開波蘭避居倫敦,一九六六年接獲雙親去世的消息,直到 一九七九年傅雷平反後,他才再次踏上故土。

     三月一日在國家音樂廳的音樂會,傅聰將演出蕭邦的馬厝卡舞曲、波蘭舞曲、葬禮進行曲、練習曲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