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國家管絃樂團 下月登台       【林采韻/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 2009-12-09

·                 

     睽違台灣八年,德國指揮大師馬舒(Kurt Masur)明年一月將率領法國國家管絃樂團(Orchestre National de France)首度登陸台灣。高齡八十二歲的馬舒,是樂壇上碩果僅存的前輩大師,他也是東西德統一前,東德最具聲望的指揮。柏林圍牆倒塌後,馬舒的足跡更是橫掃歐美,一路擔任紐約愛樂、倫敦愛樂、法國國家管絃樂團的音樂總監。

     德國指揮大師馬舒領軍

     馬舒二○○二年接掌法國國家管絃樂團,去年甫卸任,明年是以榮譽指揮的頭銜率團來台。馬舒與亞洲的淵源頗深,他的第三任太太友子是位日裔聲樂家,而華裔鋼琴家黃海倫能夠在全球舞台嶄露頭角,當年靠的是馬舒在紐約愛樂任職期間的大力提拔。這次樂團亞洲行,顧及大師的身體,只安排四場演出,其中兩場在北京,另兩場都給了台灣。

     馬舒出生於動盪的時代,一九二七年生於德國希萊西亞省(Silesia)的布里格(Brieg)。二次大戰後,這裡劃歸為波蘭所有。十六歲時他參加一場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的演出之後,他立下成為指揮的心願。戰時他入伍服役,之後在萊比錫音樂學院修習鋼琴與作曲。

     馬舒並非一開始就獨佔鰲頭,畢竟他生活在東德共黨世界,政治運作凌駕一切,在才華之外,他還得讓上頭放心才行。馬舒在東德歷經哈雷、艾福特等歌劇院的歷練後,音樂前途小冒枝芽,先是前進柏林喜歌劇院服務,之後在德勒斯登愛樂再下一城。一九七年,當時四十三歲的他,獲得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音樂總監的榮耀。

     馬舒在萊比錫一待就是廿七年。一九九年他帶領樂團從東德時期走入兩德統一。同年紐約愛樂宣布接替音樂總監祖賓˙梅塔的人選竟是來自「鐵幕」的馬舒,跌破一竿子人的眼鏡。連馬舒自己都說,「我和大家一樣驚訝!」

     紐約展開雙臂迎接馬舒,在政治上,被解釋為資本主義對於東德指揮大師的「收編」,在音樂上,馬舒是貝多芬、布魯克納、孟德爾頌專家,在舞台上又具魄力,對於當時螺絲漸鬆的紐約愛樂,有著拉緊發條的功效。

     面對紐約的邀請,馬舒心嚮往之,卻不忍離開並肩作戰多年的萊比錫,於是他與紐約簽下一只特別條款,樂團必需負擔他乘坐協和號穿梭大西洋東西兩岸的費用。這項特別條款維持到一九九七年他卸下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音樂總監為止。他曾回憶那段日子,「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折磨。」

     一月廿三日於南市演出

     馬舒一九九一年接掌紐約愛樂,到二○○二年揮手離開為止,這十一年間開拓了樂團的新氣象。不過,這位鐵漢遇上重視商業運作的美國樂團常有疲軟的時候。主要是美國樂團的生存主要靠贊助,樂團總經理猶如樂團「大管家」,舉凡對於樂季曲目安排、樂團人員進用都可以有意見,馬舒與總經理雙方無法取得共識,最終只有破局一途。

     二○○二年離開紐約愛樂之後,迎接他的是法國國家管絃樂團。法國國家管絃樂團與巴黎管絃樂團、法國廣播愛樂管絃樂團並列為法國三大交響樂團,創立於一九三四年,歷任音樂總監包括馬捷爾、杜特華等人。

     馬舒接任後,大力提升樂團演奏德奧曲目的能力,在法式多元的管絃音色之外,增加樂團整體音響的厚度。他與樂團所錄製的貝多芬第六號交響曲《田園》,兼具樂團所善長的細膩音質,同時賦予堅實的架構舖陳,將德法特色巧妙融為一體。

     一月廿四日在台北獻藝

     舞台上的馬舒目光銳利,他不屬於多愁善感的指揮家類型,他所追求的不是音與音之間雕琢的感動,而是整體架構的穩健與流暢感。「我盡可能讓自己不要太激情,不論指揮什麼,我都維持一貫不變清澈、穩健的音樂理念,我喜歡在樂曲結構上下功夫,而不是塑造浮面感情。」

     馬舒曾在一九七二年發生過一場大車禍,那場車禍奪取了他第二任妻子的性命,他的右手也因此受創。所以在指揮時候,馬舒右手是不拿指揮棒的,他習慣靠著雙手帶有勁力的擺動帶領樂團,乍看之下,猶如在舞台上小步起舞。

     馬舒與法國國家管絃樂團,一月二十三日於台南市立文化中心演藝廳、二十四日於台北國家音樂廳的演出,曲目包括貝多芬第六號交響曲《田園》、第三號《英雄》、第五號《命運》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