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格曼一抱 給李安拍「色,戒」勇氣

 

【聯合報記者葛大維/台北報導】

2009.10.09 05:00 am

 

佳作無數的李安,龍應台獨挑「色,戒」,認為是李安最離經叛道的作品。

龍應台難忘在香港和林青霞看完「色,戒」中的性愛場面,曾問林青霞:「演員要怎麼樣才能做到那樣啊? 」林青霞說: 「除非對導演百分之百的信任。」

李安說:「那才是讓我痛苦的地方,拍到有一天,我崩潰了,痛哭起來,梁朝偉還過來安慰我說『導演,我們不過露露皮肉,你自己要多保重啊』。」

「我本來想放棄『色,戒』,剛好受邀參加柏格曼影展,還受邀去他家,過去以為他受傳教士父親影響極深是和我相通之處,不料見面,他非常母性的抱了我一下,有如朝聖的看他電影,到被他溫柔的擁抱,卅五年的人生繞了一大圈,給了我拍『色,戒』的勇氣。」

拍片開始是快樂的,當拍到中間不知道怎麼往下走,電影怎麼亂怎麼拍,因為要製造衝突性,痛苦就來了,李安說: 「拍『臥虎藏龍』也是,我沒拍過,每天到片場幾百人瞪著眼睛問你要做什麼,我特別慌。」

不過現在李安拍片有新體會,李安說:「我記起父親在世教寫書法的『三折法』,先左後右,走到盡頭再折回來,不要留鼠鬚,才夠圓潤。就像人生,何必打倒推翻,反叛之後又怎樣,人生留餘地,老子說的中庸之道,更健康。」

現場有聽眾問:「龍應台在今年出了『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適逢中共『建國大業』,兩年後中華民國一百年,李安會不會把『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搬上銀幕?

李安肯定龍應台新書「大江大海」還原一九四九年的史實,笑對龍應台說:「這問題是妳自己問的嗎? 我心中常想世界沒有國家該多好,不是鼓吹沒秩序,而是黨國寫的東西令人存疑,把事實呈現,由人民判定,民進黨也在寫歷史,大家小心點。」

2009/10/09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