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理性過日子 感性拍電影」

 

【聯合報記者葛大維/台北報導】

2009.10.09 04:57 am

 

李安()與龍應台()昨晚在北市暢談理性過日子,感性拍電影的哲學,而台南是兩人共同的故鄉。
記者鄭超文/攝影

導演李安和作家龍應台昨晚面對面,暢談理性過日子,感性拍電影的哲學。

龍應台邀李安對談,題目既然是「這一路走來的我,從台南的泥土談起」,李安從頭說起。生於屏東沒有印象,記憶從花蓮才開始,溫暖平和,但搬到台南徹底顛覆,李安說:「上小學第二天,數學題沒做對,同學跪成一排,老師一個個甩耳光,被打完還說謝謝老師,但一回家就放聲痛哭。」

李安的成長,和父親多少愛恨情仇:「念高中(台南一中),老爸是校長,在學校遠遠看到父親就繞路,不知道該叫爸爸?還是校長?我不是不愛念書,但很不會考試,讓父親很沒面子。考上藝專,暑假全省公演,結束車到嘉義,心情緊張起來,在飯桌上,父親一句「瘦成什麼鬼樣子,我筷子一放說『吃飽了』就回房,那是我唯一一次的反抗。」

對於父親,李安懷念特別多,拍片拍到想退休,李爸爸一句「戴著鋼盔向前衝」,讓李安找回「斷背山」,開拍不久父親去世,回台奔喪後再回去拍片,感覺父親好像在天上看著他。

李安說:「父親走了,媽媽六神無主,什麼都要我做主,我頭一次感覺到長子就是一家頂門的槓子的意思,火化那天,我把大兒子拉來,做給他看,要他永遠別忘記中國的傳統規矩。」

李安難得談起太太和小孩,赴美求學畢業之後,在家悶了六年。李安說:「我就賴皮啊,有故事靈感、人就起勁,沒有,人就昏昏沉沉,只想帶小孩、做菜,太太也拿我沒辦法,第六年劇本得了台灣新聞局輔導金,我才回來拍『推手』,改變了命運。」

他說:「成了大導演之後,才敢說我有位超會念書考試的太太,當年是她追我的。」

李安每次為拍片離家前,都會做菜塞滿冰箱,他說:「包一百個餃子,滷一大堆菜,結果太太還說我給她找麻煩,知道我快回來,她和兩個兒子拚命吃才吃光。」

李安的大兒子喜歡畫畫,但李安說:「一兩年了,我也沒看他畫出什麼」,父親在世時,李安還問爸爸怎麼會這樣,爸爸回李安說:「你小時候還不也是這樣!」小兒子喜歡電影,某天竟然問李安:「你以前那麼壓抑。現在是不是也要給我壓力啊」。李安和太太對兒子教育有共識,「不一定要成功,但一定要盡力」。

2009/10/09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