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起千堆雪-赤壁文物特展—家離三國那麼近[彥達]


2008年電影赤壁熱騰騰下檔,2009年故宮的赤壁展以捲起千堆雪之姿席捲而來,似乎提醒從歷史看現代,改變者與不變者,其實相似---時光汰洗,生命留下什麼? 光陰百代,你我都是過客;蒼茫人世中,歷代文人對生命的扣問,也是你我當代人心靈的追訪。
三國赤壁之戰,一把大火燒出三國鼎立的天下大勢,這是志得意滿的曹操沒有料想到的,帶著八十萬大軍,猶記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意氣風發,長江一戰,卻令半百英雄敗於二三十來歲的毛頭小子周瑜、諸葛亮之手,在月白風清的長江上頭,經歷衰榮的老人舉杯問山河,誰主浮沉? 赤壁上的一把火,燒起老人的慨歎,也延燒到歷史與藝術上,而其中的真與假、善與惡、權謀與才情、困頓與安適,閱讀其中,令人不禁玩味,原來你我的生活離三國那麼近。
地理的赤壁,至少有七種:蒲圻說、黃州說、鍾祥說、武昌說、漢陽說、漢川說、嘉魚說。《水經注》曰:「赤壁山在百人山南,應在嘉魚縣東北。」這是嘉魚赤壁的由來,清代學者大力支持此說。或是北宋大文豪蘇軾在被貶官至黃州(今湖北黃岡)時,曾先後寫下《念奴嬌·赤壁懷古》、《前赤壁賦》和《後赤壁賦》諸名篇。不過一般認為蘇軾遊覽的赤壁,是黃州東北赤鼻磯,而不是發生赤壁之戰的蒲圻或嘉魚赤壁。其實蘇軾自知如此,「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不啻是最好的證明。其他各說亦有所本,上網google一下,就可以看到許多考證典源,此處不贅述。從地理真與假的赤壁,拓展到歷史上的三國赤壁,《三國志》和《資治通鑑》,前者尊曹貶劉,後者尊劉貶曹,歷史時空捲軸上,真與假成了對看,是真是假,有史家爲我們考察,有興趣者,走故宮一遭會比看文章來得更有收穫。

對我自己而言,從烽火之中轉到藝術文人上的赤壁,是此次展覽更有看頭之處。歷史三國在文學藝術的展衍下開創傳奇,有哪個時代離我們那麼靠近? 人才輩出,風雲際會,看三國鼎立的歷史,讀三國裡的機智與權謀,政治與歷史是既暴力又殘酷的,而回看到文學小說戲曲圖畫之中,在歷史的灰飛湮滅裡,文人們對悟出的瀟灑與風流,則更令人嚮往。蘇軾的《念奴嬌》,或是羅貫中選在三國演義卷首《臨江仙》(楊慎作),都表達了這樣的人生豁達,建功立業,未必如意,卻能一尊還酹江月,讓古今多少事,盡付笑談中。懷古想今,人生似夢,困惑於名利、得志與不得志,困頓與安適之中,我們若能像東坡一樣,能入乎中道,又超脫得失,便是氣度。《赤壁賦》上赤壁二字,酣暢淋漓,或許便是東坡在困頓之中以文學安身立命的自適表現。
故宮此展在歷史和文人文物上著力不少,行走各展間看得見從歷史走入藝術的軌跡,我特別喜歡兩展間之中的大型人物圖版,把前人三國著作中尋得的人物形象版刻印刷,立於走道兩旁,行道而過,穿梭其中,所謂風流人物,不也是你、我、他的平凡眾生,才情也許高妙,情感卻湯流其中。對著彌衡,不禁想起擊鼓罵曹的忠直英勇;看華佗,慨歎一代神醫堅持醫道的認真;看劉備,想尋訪賢人的誠懇;望孔明,悟一言一諾重若千金的價值。活於今世,時空變遷,不變者,便是文學歷史中足可仰望的人格氣度。看古代,想今代,英雄小人,我們無法論斷,但歷史和文學會給出交代,活於今朝,且當靜觀。
走一趟故宮,抱回清風徐來的開闊之感,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