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陵三十.傳奇再現之2》

向吳靜
吉博士 致敬

【李國修(屏風表演班藝術總監)】

 

我敬重吳靜吉博士如師、如父。但像金士傑、卓明等跟吳博士比較熟的,他們更像親兄弟一般的關係,可以跟他勾肩搭背,或直呼吳博士的綽號──「鮕」(據說是種鰻科的魚)。

我 跟吳博士像師生,我十分敬重他。從來沒有跟他勾肩搭背過,我在這個過程中認真學習、吸收養分。他是一個戲劇教育家,對學生們無私的奉獻。在這段歷史裡,我 和吳博士的關係一直是若即若離,在屏風成立的幾個關鍵期,像是成立五周年時,他來祝賀;在屏風二十周年慶時,他也曾經在台上,向台下的來賓述說這孩子,因 為他是李國修唯一認定的恩師。

因為我的感恩,他很願意在這樣的場合給我真摯的祝福。我與吳博士的關係,比較像是父子。我對他的情感,就像對父親般的敬畏一樣。階段性而言,從成長到此刻,我感謝父親給我生命,也感謝吳博士給我藝術養分。

在蘭陵三十的活動中,最大的意義就是向吳靜吉博士致上最高的敬意,玩笑話說,比較像是「老萊子娛親」。畢竟我們也都是年近半百的人了!我們向他老先生(他一定不承認)七十大壽致上最高的敬意與祝賀!感謝他在三十年前對我們這群年輕朋友不遺餘力的栽培和教育。

面對「蘭陵三十,傳奇不滅」的歷史時刻,我腦海中只有出現一個畫面:

當酒店打烊的時候,一定有個酒客(或是老闆)會熄了燈,最後一個走人。

蘭陵劇坊沒有解散,因為它從來就沒有公開宣告要解散。

我始終相信酒店還在,店門口有個老闆和一群酒客依然流連絮語,終夜不走。

因為卅年後,西元2009年的今天,我們依然清晰看見酒店的招牌──「蘭陵劇坊」。

2009-04-27/聯合報/E3版/聯合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