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A18/文化新聞           2008/07/26

李國修組《六義幫》 借古諷今

【汪宜儒/台北報導】
  繼《女兒紅》讓人追憶母親,《京劇啟示錄》令人懷想父親後,李 國修這回將在屏風表演班新作《六義幫》裡,不但追憶自己舊時遺忘 已久的朋友與純純的初戀,也藉著新作強調在這個時代似乎被遺忘的義氣與愛情,也批評台灣社會充斥粗魯、暴力的弔詭現況。
  《六義幫》為李國修沉潛近三年後的新創作的劇本,靈感來自自己 小時候,受到當時社會上普遍組幫結派的風氣影響,與六位自認「很有正義感」的兒時玩伴,在家旁防空洞歃「痰」為盟、自創「六義幫 」的故事。
  李國修說:「我們怕痛,也沒刀子,不能跟當時『飛鷹幫』一樣可 以歃血為盟,就吐痰在帶頭的小鄧手上,然後一人舔一口,就算是我們的起誓結盟哩!」
  沉潛三年新創作 追憶年少輕狂
  一群五年級的小毛頭雖然組起了幫派,卻沒敢殺人放火,頂多偷偷 隔壁店舖的香腸肉乾與學校教室的板擦粉筆,還煞有其事的立誓「絕 不背叛同夥同黨」。不過孩子畢竟是孩子,在外以幫派之名野了整天,回到了家還是要被大人按住頭噴DDT、抓頭虱。
  李國修要在舞台上重建起一九七○年時的貴陽街景,上頭有老式理 髮店,還有畫電影看板的美術店。他滿懷期待地說:「我要帶著四、 五年級的觀眾回到過去,帶著六、七年級的觀眾領略情義與愛情。」
  由於牽扯了幫派與當時的社會景況,李國修將在劇中運用大量暴力 語彙、鬥毆場面與棒球風潮作為呈現元素。「本省與外省的粗話對嗆、混幫派的暗語,還有當時台灣棒球出國比賽所掀起的全民熱潮,都 是那時候的社會精神。」
  但他認為自己在戲裡頭大量描寫過去的幫派、義氣、回憶,不只是 懷舊,更是一種「隱喻」。「所所批判的不是過去,也不想描寫那個 年代的壓抑氣氛,我描繪過去是想批判二○○八年的現在,這個社會僅存粗魯暴力。」他感慨地說:「只有王建民能帶來一點點期待。惟 有他出現時,社會才有共識。」
  撤舞台兩側黑幕 挑戰劇場形式
  幫派與愛情,《六義幫》的故事結構不只是李國修幼時的故事而已 ,他更融入廖添丁、杜月笙。像是一九○七年廖添丁在大稻埕打劫茶商後,帶著歌妓阿乖夜奔台中躲避日警追趕。還有一九一二年杜月笙 奉命懲戒違反幫規的同門師兄,他看著一旁哭泣的九妹想起過往情義 ,遲遲無法揮下手中的利斧。最後一段則連結到一九七一年的六義幫。
  整齣戲的時空背景從一九○四年描述至一九九一年間。《六義幫》 全劇將有近一六○個角色、五五個場次,加上全場不暗燈,撤掉傳統 鏡框式舞台兩側的黑色翼幕等,都是劇場「創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