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啟示錄~屏風劇團  2008.1.6.

先謝謝蘇老師給的一包資料,裡頭"推文學"那份很好看,在捷運回家路上已閱讀完畢,算是今天覺得最好的收穫!羅浮宮謎樣情和導演萬歲的卡片,很棒~
今天的京劇啟示錄,給4.4分,演員認真,劇情安排緊湊,但個人對京劇比較不習慣,看完覺得感受還好,沒有很深刻!但仍舊是一部有質感的劇。
 
戲劇一開始從拉門的輪軌聲,拉開了時間的痕跡,拉開了與傳統的對話。說時間是傳統,其實我覺得說是"歷史"可能會更貼切!整齣劇在過往的回憶與現實的生活交錯,果然是"劇中劇",利用"戲裡/戲外""/"來辨證戲臺與人生舞台不同的處境。台上上演的忠孝仁義,但台下公公與媳婦,二媽和小徒弟,演出的卻不是社會道德下應有的倫常,還是說可以像劇末借修國的的肩膀抱一抱?找一個出口就好!如果愛可以不負責任,不曉得會是天下太平還是天下大亂?!
 
不過另一個主軸"父親"這條線也明顯不斷貫穿此劇,在節目冊提及一句話"如果中華商場是修國的鄉愁,那麼戲靴所承載的就是他對父親的思念與愧疚",許多投影也出現對中華商場的舊照還有傳統手工製靴的過程,時間似乎在這些照片中漸漸流逝又重新復活,這一種深切的回憶。在面對這些老照片時,可以感受到唯有創作此劇才能紓解這些鄉愁與思念,我想他是選擇創作作為自己的出口吧~         [519]
 
1.3.01/06

 

「京戲啟示錄」以戲中戲的方式,表達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概念。不論在角色選擇、舞台設計、舞台效果甚至演員服裝顏色搭配所呈現的視覺效果,都令人滿意。李國修對父親有一份特殊情感,在上一齣女兒紅及本劇中,他都一人分飾父子兩角,父親李慎恩生前是台灣唯一做手工戲靴的師父,正是「京」劇的劇情重心。

「懷舊」的戲,有感情、有生命,最能打動我~中華商場的長廊、孩子在長廊奔跑的景象、點心世界的名點…似乎離記憶不遠,李國修這齣戲,沒讓我失望。最欣賞楊麗音的中氣十足、刻畫二媽角色絲絲入扣、老二媽的姿態神情更是讓人讚嘆。謝幕後的戲,彌補了父親當年的遺憾,看著兒子學京戲的得意表情,讓人想起電影「我的父親母親」結尾的處理方式,有異曲同工之妙!

「人,一輩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圓滿了!」富有哲理的一句話,看來簡單,仔細想想,能把一件事真正做「好」,又何嘗容易呢?共勉之!

 

慧平給4.5  [377]

 

二大媽給老爺子三條路>當初的[戲內]和最終的[戲外]是不同的選擇

修國有三個遺憾>戲前說兩個.戲後說一個.人生的不圓滿在戲裡求得

就像那一幕戲中戲的高潮戲.也是全劇笑點的高潮>這不就二大媽說的:要笑其實很簡單

你的智慧決定你的快樂,台上的台下的都一樣!

這是一齣鑽到人骨子裡的戲.百錘千鍊後.演到位幾乎無可挑剔

若要再求精進.幾小處可注意~

1.      李國修最擅長無措時的肢體動作[抖手]是不多了點?

2.      二大媽中老年扮相差距大.修國也從小學生漸漸長大讀世界新專上電視當導演.可李師傅始終如最初一個扮相對著老邁的二大媽、長大的修國對戲,始終沒老。

3.      節目冊欲購已無,借來看發現[關於父親]的設計真好,足可做父親節的教材;但找不到演員飾演的是什麼角色,很不方便。

喜歡所有演員,都敬業認真;劉珊珊的口白不知是劇本問題、還是本身的敘述方式一致,幾齣屏風的戲都一個模式;孫國豪在所有演員都有一把刷子之中,要盡快練就自己的一把刷子,要京腔無京腔、要身段無身段、演胡琴師傅既沒有哼唱又不能拉琴,這對觀眾就沒說服力了,朱陸豪、黃宇琳科班出身不論,那樊光耀、朱德剛甚至葉天倫總可效法,這是演員的基本功!

我特別喜歡國修每齣戲結尾的處理,謝幕也是人生戲,總是餘韻無窮!

現在的人  回頭看看過去   就會看到將來

祝屏風更好   不錯過好戲的觀眾更多更多   更多……

 

1.6. [4.5]>戲鑚人生     [557]

官方網站http://www.pingfong.com.tw/opera/index.html

 

說說 [京劇啟示錄 ]   4.2  聆聽父親   [彥達]

 

     從這個問題開始 為何戲名叫 [ 京戲啟示錄]為何還能滿 ?   老實說,此劇名還挺動人的,至少對我而言,能從古典中回看現代,並找到一些能心領神會的道理,便已值得。是非黑白都快混淆的時代,有些美好的傳統可以依循,依然會是一種幸福。走入劇場的人,未必都懂得京戲,但是一定可以從劇名裡考究出些許的道理,一些關於自己安身立命的道理。這不就是一件可貴的事情嗎?

     劇場能滿座,口碑力量大。上一檔屏風演出的 [女兒紅 ],講述李修國憶及已逝多年的母親,與父親錯配姻緣的情事,追憶童年往事與家族歷史。叫好也叫座,身邊朋友和沒有看過的我說起此劇,都是感動至深,眼眶泛淚的激動。上一場的叫座氣勢,延續到這一檔的熱賣,女兒紅追憶母親;京劇啟示錄聆聽父親,彷如對看。年年劇場有新戲,未必場場都賣座,但劇本好、演員表現佳,口碑相傳之下,造就的就是場場的爆滿。這才是何以民調統計過去國人一年平均花費在音樂消費「高達」一百六十多元的狀況下 (這是一般人最多的文化花費,一年只看兩部電影已是極限 ),仍有人願意花上數倍的價錢,坐在劇場裡看戲的原因。台灣人對於文化戲劇,有時候比想像中挑嘴與挑剔。

     [京劇啟示錄 ]演繹李修國懷想父親的情感與回憶,由一雙手工戲靴追憶過去時代裡的京戲風華。戲劇本身提及京戲在時代間的定位與改變,但更重要的是「聆聽父親」,聆聽父親時代的故事,從昔到今、從戲裡到戲外,借京戲的改良,創造時代的新局,對照父親做著戲靴的認真身影,三十年來仍不變形的戲靴,有些傳統會因時改變,有些則是數十年來兀自溫柔不許更改半點,像是家庭倫理價值、面對工作時的札實態度、甚至是與人相處的含蓄人情。時代變遷,光華商場會被拆解分割,可是對於家的氣味與記憶不會消退,當我們認為哪是家的時候,即使大環境改變了,年紀老了,我們走到那個稱為「家」的地方,也會湧生戲裡修國說起今昔對比時,那一種釋懷過的滄桑。

     房子是拆了,現在等公車的地方是以前長長的走廊,孩子在哪裡奔跑、打鬧,一眨眼孩子長大了,從一雙戲靴裡說起了父親的故事,我想起看過張大春的 [聆聽父親 ](又或是張藝謀的 [我的父親母親] [ 我的父親母親]裡那一只補好的青花瓷碗,藏著父母年輕的風華 ) [聆聽父親 ]裡,透過作者預先寫給孩子的家訓家書,推展出家族的血脈流傳,而作者的父親不以文字而是用言教身教傳遞給孩子生活的價值、生命的價值,當年的孩子是聆聽者,現在的孩子長大成人則成了家訓的敘述者與傳遞者,家族的概念得以延續。物品能說起的故事太多,往往不是因為東西多富麗豪華,而是背後藏著與我們有關的故事,因為有故事,而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