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達文上台鞠躬

八月中秋白露 路上行人淒涼小橋流水桂花香 日夜千思萬想

心中好不寧靜 清晨早唸文章十載寒窗在書房 方顯才高志廣「相聲是一門語言的藝術」;而一位相聲演員呢,各方面的知識全要知道一些。知識得打哪兒來呢?首先要從學習上來,現代人的學習方式是十分多樣化的,不論是我們在家讀讀報、聽聽廣播、看看電視、甚至於上上網,這都是學習。不過我個人最偏愛的方式就是閱讀;不論是哪一門哪一類作品我都是來者不拒、照單全收;所以各位看我這身材,裝的可是一肚子的墨水啊!

說起有句話可還真氣人,說咱們讀書人就只會一板一眼,毫無幽默感可言,這句話說的很不地道了喔,事實上,就連我們長期作為道統的儒家-孔聖人、孔老夫子,我們都敢拿他老人家作文章;各位看倌要不信啊,就說有一次吧,孔子受邀參加「全球漢學學術研討會」,地點就在他老家山東曲阜,因為是國際性研討會,首先要去印一盒名片。文具店老闆見聖人來了,異常恭敬,問清楚名片要中英對照,對孔子說:「英文的一面,不知該怎麼稱呼?」「不是有現成的Confucius嗎?」孔子問道。 「那是外國人對您老的尊稱,『孔夫子』拉丁化的說法。」老闆笑笑說,「您老不好意思自稱『孔夫子』吧。」 「那倒是的,」孔子想到自己平常鼓吹謙遜之道,不禁沉吟起來。「那,該怎麼印呢?」「杜甫昨天也來過,」「哦,杜老弟的名字怎麼印的?」「杜先生本來要印Tu Fu,我一聽,說,不好,太像『豆腐』。杜先生 說,那就跟外國人一樣把last name、把姓氏倒過來,叫Fu Tu好了。我說,那更不行,聽起來簡直像『糊塗』!」「那可怎麼辦?」孔子問。 「後來我對詩聖說:『您老不是字子美嗎?還有首詩說「有客有客字子美」嘛!子美,子美……有了!』杜甫說:『怎麼有了?』我說:『杜子美,就叫Jimmy Tu吧!』」 孔子笑起來,不禁大叫一聲「妙」! 「其實韓愈也來過,」老闆又說。 「真的呀?」孔子更好奇了。「他就直接印Han Yu吧?」 「本來他要這樣的,」老闆說。「我一聽又說不行,太像Hang you了,把你吊起來,能成嗎?韓老說,『倒過來呢?』我說,You hang?那更糟糕。不是『吊死你』就是『你去上吊吧』,能聽嗎?」 「後來呢?」孔子問。「後來呀,」老闆得意洋洋,「還是我想到韓老的故鄉,對他說:『您老不是韓昌黎嗎?』他說『是呀』。我說就印Charlie Han好了。」 「太好了,太好了!」孔子笑罷,又皺起眉頭,說,「他們都解決了,可是我到底怎麼印呢?」 老闆想了一下,叫道,「有了!」 「怎麼啦?」孔子問。「就是呢……」「啥呀」「您老不是字仲尼嗎?」老闆笑道。「對呀,」孔子滿臉期待。老闆大叫:「就印個Johnny Kong!」

會後,這家文具店遠近馳名,大家才發現原來這家文具店的老闆就是--------神機妙算 劉伯溫!

劉伯溫並留詩兩句勉勵後人:

三隻小豬的成語固然妙,相聲文化精華更要明瞭!

謝達文下台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