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管絃樂團+郎朗961031

國家音樂廳

2006郎朗鋼琴獨奏會

郎朗慈善音樂會981202

~我看郎朗--1031為例~

兩極的反應是意料中的,可這麼直接而突兀,倒讓我有些兒感嘆:

中場休息,右邊坐的是校友合唱團員及家人,左邊坐的是職業合唱團員伉儷,夾在中間的我,聽他們閒聊起來:

一邊說~「郎朗就兩個字:秀王!」「肢體表情太誇張、內涵卻少了些…」

一邊說~「下半場還有郎朗嗎?」「沒啦,要再聽明天還有半場。」「這麼短喔!我想走了。」「今下半場是巴黎管絃樂團的布拉姆斯,也很棒的!」「沒有郎朗,我想走了。」

另一邊聽了說~「你妹怎麼那麼沒有水準!」

 

唉呀,這樣說就傷感情了。

教「欣賞」,最強調觀察>比較異同,而不是比較優劣或高下;

他貼了鑽石水晶的秀服、他愛拍廣告跟商業充分掛鉤結合、他能秀愛炫是一顆明星,又有何不可?就是有人愛他!

我們可以選擇「不喜歡」,但不能不承認他是有很多不一樣---值得觀察;為什麼成功?一定還是有可借鏡、學習、參考之處;

何況,他很有禮貌、安可曲很東方的彈出[幾度花落時]的男女對唱、才25歲那麼年少…

這樣古典音樂或能跟新一代更接近、世界也能更多彩多姿,有何不可呢?

 

而這時,最忌諱拿出另一個鋼琴家比來比去,每一個人都有他自己的風格、個性、命運和表達方式,跟自己比---現在有沒有比過去更進步---最重要,郎朗就做好他自己!

 

至於夾在中間的我感嘆什麼?有共同嗜好的都極端兩分[團體分化]、有一定成就的仍盲目崇拜偶像[傳媒影響],一生教育的敏感,讓我嗅出這個時代、社會,不同於從前的惶惶不安、心無所依,怎不感嘆?! 

曉瀾  2007.10.31   [共60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