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主義》舞墨

【聯合報╱羅智成】

2009.01.24 02:18 am

 

觀董陽孜書法有感

每一支筆都是一尾蟄睡的龍
飲鴆止渴 飲墨復生
每一個漢字都是我靈魂的基因
組合出無可替代的那個
在地球上行走的


黑色 黑色的血液
已凝結成字的胚胎
含苞待放於飽滿的筆尖
蓄勢 在墜地瞬間睜眼
目擊自己漆黑的 顯現

但是那筆一沉
搶在地心引力之前
追上尚未滴出的融岩
順勢把接住的意念
深深曳入綿白雪地

筆鋒稍一滯陷
又猛然拔地而起
像被掘開的石油
射出一道皁色水袖
幾番曲折翻騰
一尾黑狐迅速
攫住飛濺的鵲羽……

在七尺素帛上
鐵鑄的犁狠狠
犁出黑色阡陌
在方寸之間
脫鉤的泥鰍
迤邐出
黑色急流

這些熾熱的符號
以創世的能量
模擬著心靈的線索
是遠古巫祝
用勇敢的想像
編織刻鏤 奧妙的宇宙

而最華麗的文明
在最單純 自然
黑與白的糾纏辯證中
從容流洩 盡顯輝煌……

黑與白
是視覺的初始
陰與陽
是宇宙運行的原型
輕與重 緩與急 治與亂
粗或細 深或淺 方或圓
是心靈的動靜
生命的隱喻
舞蹈的實踐

當一個漢字翩然起舞
法度嚴謹卻忘筌自在
隨機建構且無從修改
被雷火焚燒過的骨架
在天雨粟鬼夜哭的現場
曾蛻下具象的肉身
如今又飽吸松煙精華
意欲借屍還魂

千百年來 被
兔毛羊毫狼尾虎鬚的質地與張力
含吐醞釀 廝磨激盪
被無數巧腕縱橫捭闔的人體工學
一筆一畫琢磨出來的
卓絕姿體
被忘情的書寫者
重新鑄造 重新彈奏

側勒努趯 策掠啄磔
被引爆 變形 簡省 誇大
化為書寫者
延伸的肢體
豐盛的表情
撩亂的身影

化為
一整世代文人的胸中塊壘……

黑色 黑色的血液
已凝結成字的胚胎
懷藏著 濃濃的感慨
不可測且永遠唯一的
美學遭遇
就要再被
書寫出來

2009/01/24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