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O發現柴可夫斯基2—美麗的回憶~96/09/30

聽彭廣林老師導聆是一種享受

聽波哥雷里奇彈琴是一種感動

我一面跟著他第二樂章最後一音無限延伸

一面想著

教孩子們朗讀出[...]刪節號.就是這種異曲同工的效果___這就叫餘韻無窮!

 

他走路遲緩的節奏和快板時靈動的跳躍.是完全對比的肢體表達.

技巧精湛 態度認真情感豐沛

的確滿足了樂迷

我鼓動得雙掌通紅應比不上慧敏須臾未曾取下望遠鏡的痠麻手臂

一曲安可也不彈  . 就像第一樂章樂團老是跟不上 ___  我老波就是這樣.

 

元溥不在台灣.是不是只有陳毓襄陪著怪怪的藝術家?他一定有些台北的寂寥吧!  蘭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