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總統vs.選配偶

郝明義(我們的「希望地圖」運動發起人、大塊出版董事長)  (20080322)

    

      總統選舉投票,投不下去還是要投;當選人後來要是不按承諾好好盡責,也罷免不了,還是得叫他總統。除了忍耐、批評、叫罵或衝上街頭之外,現代公民還有沒有其它辦法可以看管總統、為自己神聖的一票負責到底?最近,有一大群「懷抱希望」的人,連結起來,在網路上做了這麼一件事……

     「學校考試選擇題有「以上皆非」的選項,總統選舉是不是也可以有呢?否則我怎麼用我神聖的一票表達對兩組候選人的不滿意呢?」

     這是高雄縣「好伯」最近在「希望地圖」網站的留言小摘。

     我也曾為這個問題困擾,也曾很認真地思考。後來我這麼自問自答過:

     選總統和選配偶有什麼不同?

     一、選配偶不用每四年選一次。選總統要。

     二、選配偶,是自己的事,你要納入現實的考慮,還是堅持理想的追尋,都是你自己的選擇。若沒理想的對象就寧可單身,是你的自由。沒人有資格硬闖進你家,主張他就是你的配偶。

     但就算你堅持沒有理想對象就不投票,別人選出來的總統,卻仍然可以主張是「你的」總統。他的影子,仍然會從你的辦公室走上你的機車走進你的廚房

     選總統和選配偶有什麼相同?

     一、選擇的時候都是激情的,甜蜜的。

     二、結合之後,要準備接受對方是個好情人卻不是個好配偶的事實,甚至,對方可能變心、背叛,再也不復當年自己心愛的那人。

     這麼比較過之後,我就告訴自己不妨有這麼一些心理準備:

     選總統的五個心理準備

     一、四年選一次總統,是躲不過、必須做的事,不能放給別人決定你的配偶。

     二、既然每四年就要選一次的配偶,就別讓別人,也別讓自己那麼激動地把前世今生都綁進去。沒必要。

      三、選舉,像是包括婚禮在內的追求過程。但既然是配偶,我要看重的是婚後的日子,而不是追求的過程。不論對方用多少鮮花來強調我們就是天生注定的「真愛」,我不會因而昏了頭。我會仔細考慮這個對象的家族對他有什麼樣的影響,以及他本人拿起鮮花之前,和放下鮮花之後的作為。

     四、配偶彼此都有的權利與義務。所以我不指望把全部所有的未來及幸福都寄望於這一個人身上。我會要求他有必須照顧到我們家庭的一些基本責任,但是我也不能以為有了一個好配偶之後,就把一切都交付給他。

     五、這麼想了之後,我就覺得投票很投得下去了。如果真有我心儀的對象,那很好。如果現實只能讓我用「次佳理論」去選一個我比較不討厭的對象,也很好。

     因為我知道我們的結合只有四年。並且這四年時間裡,我要繼續觀察他,配合他,同時也督促他──這些事情,不會因為他是不是我心儀的對象,就有增減。

     我是這樣願意輕鬆去投票的。

     四年才有一天的投票日很重要,那天我選擇的人也很重要,但我們可能對總統寄予太多希望了。我相信更重要的,要看我如何跟他相處其餘的1,459天。

     從小教科書都告訴我們,政治要追求「理想」,選舉要「選賢與能」。但是隨著時間過去,我們也知道,多少「理想」實現了之後是什麼情況,多少事前打著「選賢與能」招牌上去的人,後來的表現又是如何。

     所以,我告訴自己,如果真要思考怎麼選擇一個總統,就用怎麼選擇一個配偶來思考吧。

     用怎麼選擇配偶來思考怎麼選擇總統

     我想到自己會注意的幾件事情:

     一、我會提醒自己,配偶和情人的不同,婚前與婚後的不同。所以不能隨著一個人追求我的甜言蜜語而如痴如醉,也不能因為他的激情演出,就跟著歇斯底里。

     二、我會提醒自己,如同和配偶結合之後,才是生活考驗的開始,一位新總統當選之後,才是「選賢與能」考驗的開始。

     「選賢與能」很重要,但是光「選賢與能」不夠。身為配偶,彼此結合之後才開始承擔自己的責任;身為公民,投票選出總統之後,才有自己的一份責任要開始。

     如果以為只要選出了自己心目中的「賢」與「能」,就可以把自己的未來全部交付給他,那就好比相信嫁了一個好老公,娶了一個好老婆,就可以把自己從此的幸福,全部推賴給對方。

     三、如同配偶有變心、出軌的可能,我選出的「賢」有變質的可能,「能」有用錯地方的可能。要降低配偶變心、出軌的可能,我需要經常關心對方,並且和對方溝通。所以,選賢與能之後,也必須有個和他溝通,繼續提醒他,督促他保持「賢」與「能」的機制。

     這三點中,最後一點要怎麼才做得到?

     1,459天全民持續監督新總統

     「我們的希望地圖」開站時,說是要在選前把發表在這個網站上的希望綜合整理,公布出來。我一直在思考,除了公布這些希望之外,有什麼方法可能使這些希望產生一些更實際的作用?

      許多民意在選舉期間得以表達,形式上受到重視,已經是過去二十年我們逐漸視為當然的事情。但是,我們怎樣才有辦法,使得當選人在事後仍然記得當初他聽進去的那些聲音,實踐當初自己所許的承諾?顯然還有相當一段路要走。而網路時代有沒有可能讓這段路走得和過去有所不同?「我們的希望地圖」正是我們想嘗試的 一個辦法。

     到四月十一日截止,我們會就民眾所寫的總希望清單的前二十名(或更多),邀請相關學者、專家來參與討論,就這些希望附加上實際可具現為政府政策的建議,然後在新總統就職之前,送交給他,請他自己圈選,承諾可實踐哪些希望。每年同一時間,網友將回來給總統提出滿意度的評分。如此四年的累積,希望地圖的參與者就可據此給這一任總統打考績了。

     我呼籲大家若有需要新總統正視、實現的希望,現在開始要更熱烈地參與「我們的希望地圖」,讓我們來進行一個新的嘗試吧!

     我們的希望地圖網址 http://www.HopeMap.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