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V型選擇」

【聯合報高希均】

2007.07.28 04:07 am

 

我們的「V型選擇」就是要讓和平打敗戰爭、理性打敗偏見、開放打敗封閉、誠信打敗貪婪、人才打敗奴才、新願景打敗算舊帳。這樣的選擇會使台灣的每一個人都是贏家……

世界上最令我尊敬的兩個稱呼是:教育家與和平使者。可惜在中國的土壤上,百年來出了太少的教育家,更未見過成功的和平使者。諾貝爾設有和平獎,從未有過「戰勝獎」。

百年來的中國,一直在戰亂中,人民一直活在戰爭邊緣。中國人最渴望的不是贏得戰爭,而是贏得和平。我們的民族性不是好戰、好鬥、好勝,而是和睦、和平、和諧。

我們的「V型選擇」就是要讓和平打敗戰爭、理性打敗偏見、開放打敗封閉、誠信打敗貪婪、人才打敗奴才、新願景打敗算舊帳。這樣的選擇會使台灣的每一個人都是贏家。

1流血、流汗、流淚

回顧台灣的生命歷程就是血、汗、淚交織而成:有先烈的血跡、有先民的汗水、有先人的淚影。

流血是要推翻政權的殖民與獨裁,建立民主的法治社會。

流汗是擺脫貧窮與落後,建立小康的公平社會。

流淚是昇華感情的力量,建立理性的公民社會。

人不怕死,就可以點燃流血的革命火種;人不怕苦,就可以投入流汗的經濟起飛;人不怕「無情」,就可以毫不遲疑地展現大是大非。

台灣不缺流血的革命英雄,更不缺流汗的企業家,獨缺能割斷情感、展現公私分明、大義滅親的理性選民。

台灣社會此刻最需要的就是一場空前大規模地切割各種情結的理性革命;這大概只有從社會的菁英分子做起。去年親綠學者七一五聲明嘗試啟動公民社會應有的理性思維。

近二十年來,對台灣社會造成最大傷害的是「情結」:從省籍情結到統獨情結、從南北情結到方言情結、從二二八情結到反商情結;其結果是「只有立場、沒有是非」。政客們巧妙地利用選民的情結,掩飾自己的施政空轉、個人貪瀆、利益輸送、社會沉淪。

2唯有「V型選擇」才能反敗為勝

台灣此刻的情勢更為嚴峻,因此嘗試提出「台灣的V型選擇」。

V」這個名詞是借用二次大戰中,英國首相邱吉爾在德軍猛烈轟炸倫敦的危險時刻,宣示「終必戰勝納粹」的招牌手勢;此處是指我們要選擇「勝利」(VICTORY)。這個勝利,不是零和遊戲中只有一方勝利,而是構建一個全民皆贏的社會。

作者根據當前台灣情勢,提出七個改善因素:

{1}願景(Vision)。{2}誠信(In-tegrity)。{3}承諾(Commitment)。{4}人才(Talent)。{5}開放(Open-ness)。{6}和解(Reconciliation)。{7}年輕一代(Youth)。

連結七個英文名詞第一個字母就是VICTORY

具體地說,民間信心衰退就是因為:

{1}「願景」模糊。{2}「誠信」衰退。{3}「承諾」破產。{4}「人才」折損。{5}「開放」萎縮。{6}「和解」僵持。{7}「年輕一代」迷惘。

那麼要用什麼對策來挽救?讓我列舉七項策略,如能再進一步訂定推動細節,2010年台灣社會就會再度充滿生機。

{1}訂定清晰的長程與短程願景,全力以赴。

{2}民無信不立,政界與商界要共同重建聲譽。

{3}政策要透明、持續、連貫,及可預測性。

{4}用人才、借腦袋、開創新局。

{5}唯有加速開放,台灣才有生路與出路。

{6}唯有追求兩岸雙贏,經濟才有生機,人心才會安定,軍備才可減少。

{7}去政治化之後,各種「想像的可能」就會真的變成「真實的可能」。年輕一代,才能重拾信心。

3「另一個台灣是可能的」

奇蹟創造者是「化不可能為可能」;麻煩製造者是「化可能為不可能」。三月上旬的中東杜拜行,再度親身看到了他們創造了化不可能為可能的沙漠奇蹟。

近年來,任何時間回到台灣,仍是鋪天蓋地的政治硝煙,令人窒息;雖然氣餒,但不能放棄。如果大家勇敢地面對現實,切切實實把「想像的可能」變成「真實的可能」,另一個美好的台灣是可能的。

在全球快速移動的經濟版圖上,一出國門,更會警覺到在被邊緣化中的台灣是愈來愈無足輕重了:國際航線改道了;跨國企業辦公室搬家了;大部分的外資都投向大陸了;大公司也改在別處上市了;跨國企業總裁與國際著名學者,即使順道,也常不路過了;國際會議——即使小型的區域會議——也避免在台北召開了;國際運動比賽,也很難在台灣舉辦了;重要國家的政要當然已經幾十年沒來過台灣了,台灣在世界地圖上慢慢被遺忘了。

兩岸沒有直航是一個關鍵性的限制因素。沒有直航,對岸沒有直接損失,卻嚴重地傷害到了我們自己。當這種直航「可能」仍然是「不可能」時,我們就不得不沉痛地說:讓「可能」變成「真可能」,真是當前最重要的政策。

我要借用六句簡單的英文短句,呼籲台灣選民理性思考,共同努力使2008年變成V型選擇的元年:

{1}Let’s get it done.(讓我們做好它)

{2}Make it happen.(把它實現)

{3}Make a point, no more; make a difference, by all means.(不要再空談,全力去改變)

{4}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另一個世界是可能的)

{5}We deserve better.(我們值得更好)

{6}Get Taiwan moving again.(台灣再出發)

2007/07/28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