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創作崑劇》孟姜女(下)

第五齣 滴血驚艷

〔小生飲馬長城窟。〕

〔小生吟介〕

萬里風沙萬里煙,

千年積恨到天邊。

長城飲馬水寒骨,

血淚飄蕭湧似泉。

〔小生白〕自從喜良哥哥受苦病故,哀悼之餘,痛恨不已。今日又來飲馬,眼見得兩位佳人,風塵僕僕,朝這長城來也。

〔旦、小旦背行李上。〕

〔旦、小旦唱〕羽調過曲【排歌】木葉紛紛,風沙滾滾。坎坷水惡山昏,邅迴迷路問津。茹苦含辛日夜奔。過近村,過遠村。忽地胡笳淒切不堪聞。行步緊,餘力盡。哎呀!長城一見已銷魂。

〔小旦白〕終於到達長城了。小姐!那邊有人飲馬,向他探聽姑爺如何!

        〔旦禮小生介〕

〔旦白〕請問小哥,可知萬喜良?

〔小生〕妳們是萬大哥眷屬麼?

〔旦白〕正是!這位是我家梅香,與我情同姊妹。萬喜良是與我成婚禮未入洞房的夫君。我新製寒衣一件,千里送來。你知他在哪裡麼?

〔小生白〕哦!原來是大嫂,我是萬喜良大哥的拜弟歸有義。小弟這廂有禮拜見大嫂和梅香姊。

〔小生泣介,旦、小旦驚異介〕〔小生唱〕仙呂入雙調【風雲會四朝元】(四朝元首至六)忽然見問,舉頭望暮雲。倘實心相告,恐她容隕顏損,眼兒天地昏。若不據誠以告,若不據誠以告,(旦、小旦白)叔叔言語閃爍,是否難言?(會河陽首至二)(小生唱)又恐隱瞞真情,終是不仁。也罷!老實稟告大嫂,大哥來此才歷一月,就死於勞役之苦毒與相思之煎熬矣!被棄在萬人冢裡。(旦聞言頓然昏厥介,小旦扶持呼喚介,悠然甦醒介,旦唱)(朝元令五至六)只覺地轉天旋,苦恨時乖命鈍。(駐雲飛四至五)何事孤鸞運,嗏!偏弄有情人。(一江風五至八)想對月詹詹,謦欬留餘韻。怎就遭棄捐白骨存,形銷難辨認。(四朝元尾末三句)呀!只落得哀號淚盡,怎當萬人冢裡,一堆混沌。

〔旦白〕叔叔!請領我萬人冢去者!

〔小生應介,到萬人冢介。旦、小旦、生跪介。旦脫外衣露素服介〕

〔旦唱〕【前腔】(四朝元首至六)乍看如山成陣,原來成堆白骨墳。總為有家難返,七魄悶損。待誰人從夢循,向造冤為業,向造冤為業,(會河陽首二)報復除仇,設祭招魂。(朝元令五至六)那時節儒者民夫,方得安穩。(駐雲飛四至五)更把千千恨,清算那暴橫君。(一江風五至八)哎喂!我那眷姻,怎能夠相牽引,如何認知你白骨根,免得化成梅粉。(旦白)昔人有滴血認夫骨之說,待我咬破手指,滴灑堆骨,血入者即我夫之骨也。(作咬指淋血灑向堆骨介。忽地陰風作起,血入骨中,旦、小旦詫異介、撿骨介。生扮萬喜良鬼魂上,唱)我的妻呀!乘風來現身,長記綠羅裙。(四朝元尾末三句)我幾多幽怨,其深逾海,都須你感天證本。

〔生魂隱沒下,旦、小旦、小生呼叫介、泣介。〕

〔旦啜泣吟介〕

我夫靈聖顯當前,

悲訴身遭血海冤。

但有相思長顧眷,

永生銘刻在心田。

我大呼天天不轉,

我行搶地地無旋,

寒衣白骨相裹捲,

重返故鄉斜日邊。

〔旦呼天號地介。淨扮秦始皇,車駕儀仗上,副淨、丑從之。淨聞旦呼號,喝令停駕。〕

〔副淨白〕何方婦女,無端哭號,驚動巡邊聖駕,左右帶上來。

〔侍衛帶旦見駕,旦衝駕介。〕

〔旦大喝介,白〕你這暴君,害死我夫,還我夫命來!

〔丑喝止介,白〕好大的膽子,皇帝都不怕。

〔淨審視旦介,驚介,喝令不得對旦無禮。〕

〔淨唱〕正宮過曲【錦纏道】看她怒悲號,剎那間、八方寂寥。全不顧赫赫帝王驕。看她淚如濤,無邊憾恨難描。卻教我恍惚上、天台訪道。悽切裡、粉面紅桃,泣訴似燕歸巢。越端詳越覺得俊俏。則這美人雖帶孝,反襯就、天生芳妙。怎地不為她傾倒。

〔淨白〕莫難為她,請她隨駕入宮!侍衛們起駕!

〔副淨、丑挾持旦下。小旦、小生呼叫介,燈漸暗。〕

第六齣 弔祭哭城

〔副淨、丑上〕南呂引子【小女冠子】(副淨)始皇權位高天上,(丑)吞六國、掃遐方。(合)竟被柔情纏繞三千丈,屈服在孟姜女、怒號模樣。

〔丑白〕老哥!你大風大浪、稀奇古怪的事看過許多。有沒有見過「一代暴君」?(作探頭探腦介)噓!背後罵皇帝真爽!但不可被人聽到!是要殺頭的!

〔副淨白〕我不是聽到了嗎?

〔丑白〕你是哥兒們,沒關係!我繼續說:你有沒有見過一代暴君屈服在一個身穿孝服、號啕大哭的女人身上。

〔副淨〕凡是暴君都有特殊癖好。老弟!請說清楚。

〔丑白〕始皇帝將孟姜女帶回後宮,百般要封她為娘娘,她死不肯,提三個條件,你說好玩不好玩。

〔淨白〕那三個條件,快說,別賣關子。

〔丑白〕一要為萬喜良築墳立廟,二要始皇帝素服祭弔,三要自己哭城向廟。三條件完成後,始皇帝就可進入溫柔巢。

〔副淨白〕難道始皇帝答應了?

〔丑白〕照單全收。哪!你看!那不正是蓋好的萬喜良廟,廟後不就是築好的萬喜良墳!啊哈!

〔丑←介〕日頭之下怪事多,再多也沒眼前多:始皇帝,見孟姜女,就著魔,叫他抬右腳他不敢左腳挪。往常喑噁叱吒一吆喝,嚇得大小臣僚屎滾尿流似響鑼。坑殺人無數,血流成江河;他只道快活快活。宮內宮外都問我,孟姜女用的法術是什麼,能夠、能夠把暴君的心來鎖。

〔副淨白〕快閉嘴!始皇帝車駕已到,就來廟裡弔祭萬喜良也。

〔淨、旦素車白馬喪服儀仗上〕〔內侍付香與淨弔祭介〕

〔淨吟介〕為博美人心,恩情海樣深;素車駕白馬,一諾萬千金。

〔淨祝介〕啊!萬喜良!你勞苦而死,你妻朕照料,魂兮歸去者!

〔旦向廟哭城介,唱〕〔小生、小旦暗上〕雙調過曲【孝南枝】(孝順歌首至七)素彎駕,玉案張。臨風白幡舞飛揚。大漠漫窮荒,悲涼滿空降。我的夫萬喜良呀!魂兮來饗。看那帝王,也有悽楚模樣。贏得臣民觀賞,嘲笑他癡人想。我的夫呀!你的墳墓高,廟貌皇,矗在這草添黃、邊塞上。

【鎖南枝】對著城樓堞,弔國殤,千秋萬世悲未央。多少善良民,俯首無希望。都只為暴帝王,防著那玁狁狂。終落得骨成堆,邊塞上。

〔旦白〕哎呀!我夫君哪!你既已徭役夭亡,有靈有聖,再顯聖給這暴君看看!

〔生魂上,作淒厲聲,唱〕【供玉枝】(五供養首至五)聞言痛傷。幽閉夜台,訴怨無方。恨不得秦皇忽暴斃,酷吏自遭殃。(玉交枝五至六)方使生民有幸堯日長,陽春無意花木旺。(五供養七至八)我的妻呀!無須血淚相看,各沾裳。(月上海棠末二句)天地有靈,必使暴政頹亡。

〔生旦合吟介〕

樂莫樂兮新相知,

悲莫悲兮生別離。

長城漫漫兮長萬里,

天地累恨兮為之摧頹!

〔內作隆隆崩城聲,旦投身入崩城之中,與生魂俱沒。〕

〔淨大叫介〕美人啊!妳可以罵我不可以死呀!哎啊!萬喜良顯聖了,天地震怒了!可怕啊!侍衛們!助朕逃難者!

〔淨、副淨、丑、眾逃下。小生、小旦吊場。〕〔崩城聲漸息。〕

〔小生念〕浩蕩長城千萬里,而今正與暴君摧。

〔小旦念〕是非成敗轉頭逝,日月朝暮自輪迴。

〔小生白〕梅香姊!看盡眼前一切,我陪你回家吧!

〔小旦挽小生下,燈漸暗,幕下。〕

〔幕後獨唱〕雙調慢詞【臨江仙】孟姜苦恨數千秋,呼天血淚橫流,崩城毀嶽不干休。塞風寒日,吹照古譙樓。

【2007/03/02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