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創作崑劇》孟姜女(上)

家門大意(末上)

雙調慢詞【臨江仙】孟姜苦恨數千秋,呼天血淚橫流,崩城毀嶽不干休。塞風寒日,吹照古譙樓。  世間自古多無奈,恩情每似浮漚,幾人相守鳳鸞儔。一聲崑笛,何限悠悠。

正是:

孟姜女千里送寒衣 

萬喜良長城恨無際

歸有義患難共相惜 

秦始皇驚艷思連理

第一齣 查拿逃犯

〔副淨、丑扮秦吏,率秦卒上〕

〔副淨念〕天下秦皇大一統,焚書坑儒血腥風。

〔丑接念〕萬里長城萬里痛,堆疊白骨幾千重。

〔副淨白〕你我弟兄奉命捉拿私藏經典讀書人與那逋逃長城徭役民夫,就中名儒萬喜良更是欽命要犯,非剋期歸命不可。你我小心者!

〔丑白〕大哥!我不明白,讀書人讀經典理所當然,為何要被坑殺?

〔副淨白〕你這傻鳥!須知讀書人書讀多了就好發議論,言語帶針帶刺批判高高在上的人,高高在上的人也就不學有術的使出這絕招「焚書坑儒」,來個釜底抽薪了。

〔丑白〕哦!原來如此!那為什麼老百姓非去築長城不可?

〔副淨白〕呸!虧你還當個芝麻官,連這都不懂。老百姓要向官府繳稅,大部分都繳不起,便被抓去築長城。築長城苦於飢寒凌虐,能保命的幾乎沒有。

〔丑白〕難怪堆疊白骨幾千重,連長城也感沉痛!其實反正都是死,不如在家燒炭好過些!

〔副淨白〕兄弟!不要廢話了!上命難違,巡捕查拿去者!

〔副淨、丑扮秦吏,率秦卒下。雜扮儒生、民夫上,作慌亂奔逃狀,下。生扮萬喜良儒服儒巾上,作恐懼躲閃介。〕

〔生吟介〕

聖賢弟子世傳家,經典輝光三徑

不意坑儒焚典冊,讀書反作禍根芽。

〔生唱〕北仙呂【村裡迓鼓】則這五車經典,都在腹中沉澱。本待要登科翰院,卻落得離鄉井、時乖運蹇。劃地暴君當道,生民咒怨,神明不見。啊呀!恰似煉獄深,毒龍現,血光濺。不由人忙奔命、何堪顧眷。

〔生奔下。小生扮農夫上,亦作張惶恐懼介。〕

〔小生唱〕【元和令】緣何欲護心保命全,卻無法隨人願。我但求養家活口種良田,竟這般政苛於虎怎周旋,終落得背桑梓、怨蒼天。

〔小生奔走介,生上奔走介。生、小生撞跌介。〕

〔生、小生同白〕啊!仁兄!你我為何皆如此倉皇奔逃!

〔生白〕唉呀!仁兄!秦皇無道!

【上馬嬌】那管你鐵硯穿,那管你絕韋編。兀的要孔孟百家毀遺篇,兀的要坑儒殺士才甘願。普天下多少冤,只為他愚民暴虐又狂顛。

〔小生白〕唉呀!仁兄!也因秦皇無道!

【勝葫蘆】眼見得民不聊生多罪愆,白骨散平原。萬里長城到九邊,徭役烈火如煉,暴命穿心似箭。怎的不教人鵑淚泣漣漣。

〔小生白〕幸逢仁兄,仁兄溫文俊雅,必是名儒!

〔生白〕小生萬章之後,名喜良。秦皇焚書坑儒,只得棄家逃命!

〔小生白〕在下姓歸名有義,一介農夫,不堪賦役,只得棄家逃命。今日有緣,願結金蘭,好相扶持!只恐高攀!在下行年二九。

〔生白〕一見如故。聞君談吐,實耕讀世家,何用謙虛!金蘭之契,正合我意!我年方弱冠,如此僭越為兄了!

〔小生白〕兄長在上,受小弟一拜!啊哈哈哈!兄長!

〔生白〕啊哈哈哈!小弟!你也受兄長一拜!

〔小生吟介〕

末路相逢自有緣,同舟共濟度山川。

〔生吟介〕

金蘭情義深深願,何日飛奔武陵源。

〔忽然鑼鼓亂響,儒生、民夫從上下場門慌亂奔上;生、小生大驚亦雜入其中。副淨、丑率卒追捕上。生、小生被沖散,各呼叫介。副淨俘住小生介,丑、卒各俘住儒生、民夫數人。生乘亂與眾逃下介。〕

〔副淨白〕逮住了歸有義,好送往邊塞築城。只是,唉!

〔副淨唱〕南越調過曲【水底魚】天下慌張,紛紛又攘攘。白衣卿相,臨歧盡斷腸。黎民鄉黨,棄家皆遁亡。看他這般模樣,教人好感傷,教人好感傷。

〔丑白〕沒想我老哥,當了這麼大的官,幹了這般樣的事,尚能存一副悲天憫人的心腸!軍士們!聽我的,我來唱,你們來和!

〔丑唱〕【豹子令】有勢有權的胡亂想,〔眾〕胡亂想。〔丑〕生民百姓就災殃,〔眾〕就災殃。〔合〕逢人逮捕設羅網,搜刮凌虐到精光。飛身有翼也難藏。

〔丑白〕其實我們如此胡作非為,也是上命難違,不得已也!儒生民夫們!得罪你們了!老哥!我們交差去吧!

〔副淨白〕兄弟!逃了要犯萬喜良,如何交差!繼續搜捕去吧!

〔副淨、丑率眾下,燈漸暗。〕

〔幕後獨唱〕

一人有慶,兆民賴之;

唯紂獨夫,千古詬之。

古為今鑑,阿誰知之。

第二齣 花園定盟

〔旦扮孟姜女、小旦扮梅香,攜香儀上。〕

〔旦念〕花容月貌肯相持,初了晚妝已自迷。

〔小旦念〕久駐深閨人寂寂,園林款步夜遲遲。

〔旦唱〕南商調過曲【二郎神】春花美,馥悠悠、含珠破蕊。風過高林流作水,芬芳爽氣,使人浹骨淪髓。(小旦接唱)李杏梅桃鬥旖旎,縱月影裡,依舊是眼明心喜。(合唱)布香儀,待悄向、嫦娥祝佳期。

〔旦、小旦跪介,旦祝念,小旦接和介〕

(旦)孟姜女含羞祝禱,(小旦)望嫦娥佑我多嬌。

(旦)深閨裡描花繡鳥,(小旦)虛度了可憐春宵。

(旦)夢裡郎君聲漸杳,(小旦)空教何處憶吹簫。

(旦)美滿姻緣須趁早,(小旦)癡情兒女盼漆膠。

〔旦白〕好丫頭,你可接得好!

〔小旦白〕小姐待我如姊妹,我能不知小姐心事?啊喲喲!你看你看!那花影無風自移!哦!似有人躲藏也!

〔旦白〕何方君子,敢請出來相見!

〔生自內閃出介,旦、小旦驚視介,生施禮,吟介〕

乍聞錦句心傾倒,月下佳人百媚嬌。

我是江湖逋命客,請求救免費辛勞。

〔小旦白〕唗!半夜私潛,非盜即賊,從實招來!

〔旦白〕看那生溫文儒雅,並非壞人。請問緣何趁夜潛入我家花園。

〔生白〕小姐可憐見!小生姓萬名喜良,乃萬章嫡曾孫。

〔唱〕【集賢賓】只為腥風血雨紛亂飛,恨何處憑依。暴政橫施無道理,金鼓聲、性命艱危。我私藏聖籍,路途苦、經年逃避。因此上倉促裡,躲入了、府中園地。

〔旦白〕我聽家父言說,先高祖父孟子,受業子思門人,學成,歷遊梁齊宋魯滕諸國,述唐虞三代仁義之事,而諸侯方務合縱連橫,以攻伐為能。所以所至皆不合,歸與門人萬章著書以終。

〔生白〕如此,孟小姐與在下皆聖賢之後,在下實孟氏門下弟子也。小生何其榮幸!

〔旦白〕原來公子落難,全由秦皇無道。為保聖賢經典,奔逃以避虎口,艱辛可知。公子勁節高雅,不由人不敬。

〔旦唱〕【鶯簇一金羅】(黃鶯兒首至三)想公子逆時宜,挾經書、苦別離。餐風飲露豺狼地。(簇御林第五句)教我敬欽意、油然起。(生接唱一封書七至八)在下正無依,(禮旦介)實堪悲。(金鳳釵六至七)何幸蒙垂憐不相棄,何幸蒙推崇難與對。(皂羅袍合至末)但記取良宵花月,逞姿耀輝。但不知千金貴體,再聚何期,好把相思說仔細。

〔生白〕孟小姐!得識玉容,又蒙垂憐,感激難訴。只是不宜叼擾,就此告辭。

〔小旦白〕公子與我家老爺,實有世誼。而今公子有難,理當協助,何苦再作奔波。

〔旦白〕梅香說得是!公子呀!

〔旦唱〕【簇御林】適才訴明月,盼佳期,被公子聽分明,知心底。(對生禮介)公子倘若無嫌棄,(作羞介)欲將終身事,託付你。(生禮旦介,喜介)(生旦合唱)喜微微,相欣相顧,三生石上定相知。

〔生白〕小姐美意,敢不相從,真真喜出望外也。

〔生旦合唱〕【琥珀貓兒墜】相攜素手,對月笑相偎。彎鳳明朝成對飛。(旦唱)得偕君子誓齊眉。(生唱)惟應見機,和你避世逃秦,桃源裡無是無非。

〔旦白〕今夜請公子暫歇客房,明朝當稟明家父,即備辦婚禮。梅香!請公子沐浴更衣安寢去者!

〔生白〕多謝小姐!

【尾聲】(生唱)花前月下逢知己,(旦唱)問今夕、竟是何夕,(小旦唱)應是那裴航仙女藍橋會。

(第三、四齣略)

【2007/03/01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