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長城邊塞恨 關於《孟姜女》

這些年來我在「戲曲研究」的專業之外,也喜歡以「編劇」作為業餘消遣,其中的戲曲劇本,像為國光劇團編的《牛郎織女天狼星》(京劇)、《梁山伯與祝英台》(崑劇),為戲曲學院京劇團所編的《青白蛇》(京劇)和《孟姜女》(崑劇),都是取材自我所謂的「民族故事」。我希望藉這些故事重新呈現久已被國人遺忘的民族意識、思想和情感,並探索省思其現代意義和價值。

崑劇《梁祝》係屬首創,2004年耶誕節前後三天在台北國家劇院演出,造成滿座的盛況,而且票房也留下了十九天前即銷售一空的紀錄。2005年應邀到大陸巡迴演出,於11月6日演於上海國際藝術節,8日在梁祝故鄉杭州上演,12日於廣東佛山參加亞洲藝術節,也都座無虛席,贏得許多「謬賞」。也因此催促我繼續為崑劇創作的聲音就多了起來。承蒙戲曲學院的邀約,我義不容辭的承當下來,找來老搭檔周秦教授譜曲、沈斌先生導演。

此次我之所以選擇「孟姜女」這個民族故事作為素材,因為其間有千古長城邊塞之苦,有人間之死靡它的至愛,也有感天格地的精誠,更有威權不能屈的貞烈。我希望透過最優雅文學和最精緻藝術融合而成的崑劇,來呈現中華民族藝術文化的精華。而其間旁見側出之意,也自有令人借古鑑今的地方。

有關「孟姜女」的戲曲文學,元明以來,除傳奇存二曲、京劇存一本外,均已散佚。我所編撰的崑劇《孟姜女》,只好完全創作,其間選擇曲調、設計排場,均出己意,而嚴守規律則盡力為之,庶幾使韻協不混、平仄聲調、句式對偶均依循調法,希望周秦教授訂起譜來能順理成章,演員唱起曲來不致拗喉戾嗓。若果然能如此,對於崑劇之薪傳,我算又盡了一分心力。

【2007/03/01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