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朗明哥隨興起舞             韓良露  (20050724)

 

 

        佛朗明哥的舞步踏聲、拍手聲、叫喊聲、響板叩擊聲,彷彿魔咒般,燃起我體內沉睡的蛇……

    週末在國家劇院看西班牙來的佛朗明哥,雖然瑪莉亞佩姬帶團的表演很夠水準,觀眾的反應也如痴如狂,但我的情緒一直無法完全燃起;我買的座位已經夠前面了,但鏡框式舞台的隔離感,以及劇院端正的,十分布爾喬亞的觀賞方式,卻讓我覺得這一切很「不佛朗明哥」。

    瑪莉亞.佩姬設計的舞劇,很強調佛朗明哥的市集感及即興味,舞者在台上會常常停下步,好像有點跳夠了或一副你們看夠了嗎似地退回後場,有時舞者互相較勁,比賽誰能在一分鐘內踩踏最多的腳步,之後不帶預警地突然歇腳,然後帶著睥睨一切的神情昂然地走出舞台。

    融合了印度、摩爾人、吉普賽民族文化的佛朗明哥原來就是發源於市集上,不像芭蕾舞,本來就是上層階級劇院的觀賞式舞蹈。佛朗明哥是下層階級對抗百無聊賴的人生的美麗姿態,這些生命原慾太強太狂的人需要找到發洩的管道;於是在市集上有人開始跳起,扭轉著身子,踏起步伐,用力踩、用力踏,讓身上流動的能量像火蛇般上身,舞者陷入狂熱的狀態,觀賞者也忘形地拍掌,力道越來越加快,進入出神的加速度動力中,有人喊道ol’e,好◆!好啦!有的觀賞者,也加入舞步競賽,這是參與互動的舞蹈,是生命力的釋放,是一種生命的態度。

    我想起三年前的冬天,我在佛朗明哥的發源地塞維亞住了一個月,在當地的小酒館看過幾場精彩的佛朗明哥表演,舞者在不到五十人的場地中盡情表演,身上的汗珠歷歷在目,喘息與呼吸聲雖然細微,卻配合著舞步,彷彿響尾蛇的嘶嘶聲。

    另外一次在塞維亞瓜達幾維河南岸的吉普賽區,黃昏時看到一群佛朗明哥舞者在市集上跳舞,許多舞者坐在樹下,有人擊掌、有人叩響板、有人跳累了就回到大樹下,有人一時興起,就走入舞者中間開始跳舞,一切都那麼隨興,那麼無拘無束。

    那個黃昏,佛朗明哥的舞步踏聲、拍手聲、叫喊聲、響板叩擊聲,彷彿魔咒般,燃起我體內沉睡的蛇,我感受到自己的身體開始輕搖起來,體內的拙火能量開始啟動,身體慢慢地放鬆,能量在體內流動到四肢,整個人進入昏眩忘形的狀態。

    這次經驗,讓我明白了佛朗明哥的原始性,佛朗明哥是人類舞蹈中最像自然界動物的求偶舞蹈,看過鳥類的求偶舞嗎?都是在發出動情訊息,看我多有能量,多棒!多會跳!佛朗明哥是性的舞蹈,是原始的人類催情電擊棒,一分鐘可以用腹部及腳步震動幾百次呢!佛朗明哥是關於性魅力的舞蹈。

    在性的主題上,佛朗明哥男女平等,男人、女人都可以狠狠地踩、狠狠地踏,野性不分男女,不像芭蕾,永遠是男人抱起女人旋轉。

    佛朗明哥是生命原慾的展示,總讓我想到人體六脈輪中最基礎的生殖脈輪,佛朗明哥是一條慾望的火蛇,從性的原點舞動,舞出了妖艷美麗的性愛之舞。

【資訊】

DEAR蘇蘭老師
雖然你可能語法設定的關係,我無法讀取你的內容,
但光看照片就知道你們一定是要向我分享你們觀賞的心得吧!
我有放些我們自己拍的一些些幕後照,是謝幕後我們在舞台上和表演者及來訪的親友們合照,
你們不妨上去看看!
再次謝謝你們的捧場,因為知道台下有你們,我跳得更賣力,也更兢兢業業喔!!
 http://photo.xuite.net/chiou660807

迷火馨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