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爾頌談蕭邦:他皇家,我平民

2010-07-07  中國時報  【林采韻/台北報導】

 

歐爾頌闊別多年後再度造訪台灣,歐爾頌是

首位勇奪華沙蕭邦國際鋼琴大賽桂冠的美國人,

他演奏蕭邦樂曲有著代表性的地位。(實習記者陳俊霆攝)

 

     鋼琴家歐爾頌(Garrick Ohlsson)是華沙蕭邦鋼琴大賽至今唯一獲得首獎的美國鋼琴家,他不僅在藝術成就上高人一等,他一九○公分的身高也是傲視群雄,人高馬大的他,手一張可跨彈十二個琴鍵。歐爾頌是全球第一位灌錄蕭邦作品全集的音樂家,也被視為蕭邦專家,但他卻說如果蕭邦在世,兩人應該很難「麻吉」:「他的音樂很棒,但他是皇家(royalist),我是平民(democrat)。」

     一九七○年廿二歲的歐爾頌拿下蕭邦大賽冠軍,之後再也沒有任何美國鋼琴家拿過這個獎項。「國籍不代表什麼,重要的是音樂家本身。論國籍的話,蕭邦大賽得主傅聰、鄧泰山,更是了不起,中國和越南當時根本不在古典音樂的版圖上。」

     歐爾頌說,彈蕭邦的確不簡單,他的音樂雖然浪漫,但是就像喝咖啡,糖不能加太多,如果彈奏得太方正,又會太無聊,「很多人以為蕭邦的音樂因為好聽所以沒有深度,這完全錯誤。」

     至於蕭邦這個人,在他眼中其實有點攀附權貴。「他很看重金錢,教課的費用很高,不像李斯特經常免費教授。此外他很喜歡穿體面的衣服,喜歡和貴族在一起。」

     今年三月一日蕭邦兩百歲冥誕當天,歐爾頌親赴波蘭參加慶生音樂會演出。在一場獨奏會上,他彈的鋼琴正是蕭邦在一八四八年彈過的同一台。

     他說,「那時的鋼琴,琴鍵長度比較短,觸鍵比較輕盈。」用當時的鋼琴彈奏像蕭邦著名的快速音群或是細膩的觸鍵,的確比較容易駕馭。不過,蕭邦所需的彈奏技巧,猶如人手體操,不管在任何時代都不是容易的事,「就像花式滑冰,要轉三圈的動作,轉兩圈半就是沒完成。」

     歐爾頌指出,他最喜愛的蕭邦作品是編號六十號的《船歌》,「在八分鐘的作品當中,用音符舖陳一個充滿感情的人生道路。」但他也笑說,要是哪天蕭邦的作品被火燒,他會奮力搶救的是蕭邦的二十四首前奏曲,「這套作品涵蓋了他絕大部份的創作精神。」

     歐爾頌七日台北國家音樂廳、八日在台南市立文化中心演藝廳演出,曲目包括蕭邦第三號鋼琴奏鳴曲、馬厝卡舞曲和敘事曲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