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最夯 四位型男編舞家 首次同台競豔
春鬥《遊戲場》飆個性 拚創意 玩特色


台灣新世代最「夯」編舞家,全數到位。四位各具才華,酷帥有型的年輕編舞家布拉瑞揚、鄭宗龍、孫尚綺、黃翊首次同台競技,互別苗頭,雲門舞集2春鬥2011《遊戲場》,驚艷度絕對百分百。

今年春鬥雖定名《遊戲場》,但較勁意味特別濃厚,四位型男編舞家,挾著無敵青春卯足全力,大膽飆個性,拚創意,玩特色。布拉瑞揚《出遊》,讓春鬥舞台變身為夢的遊戲場;鄭宗龍《牆》,打造出比極限運動跑酷還酷的遊戲場;孫尚綺的《屬輩》,宛如置身動物園的遊戲場;黃翊《機械提琴-交響樂計畫之一》,是加入體溫的科技遊戲場。

布拉瑞揚《出遊》

穿上風衣、拎起行李箱,布拉帶著你出遊,走進一個夢的遊戲場

關於布拉

台東排灣族的編舞家布拉瑞揚.帕格勒法,父母給了他族語「快樂的勇士」的名字。「勇敢做夢,不害怕失敗,做一個快樂的勇士」是布拉的座右銘,他認為,自己最偉大的成就是「選擇舞蹈這條不歸路」,堅持自己,不害怕和別人不一樣。

就讀國立藝術學院舞蹈系(現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時,布拉的舞蹈才華被雲2創團藝術總監羅曼菲發掘,成為第一位發表獨舞展的在校生,雲2創團時,又在羅曼菲邀約下,為二團編作了《出遊》。

從舞蹈雜誌票選為「舞台上最亮的舞者」,到「台灣舞蹈界新生代第一把交椅」,布拉說:「創作打開了我。」他把想說的話都放在作品中。透過創作,布拉認識自己,和自己說話,他也希望,觀眾看表演時,可以從自己的生活經驗找到連結,創造屬於自己的故事。

.瑪莎葛蘭姆舞團二度邀約華人編舞家
.巴瑞辛尼可夫舞蹈中心駐村創作
.舞作《出遊》、UMA、《百合》、《電玩@武.com》、《星期一下午2:10》、《預見》、《美麗島》等

.強烈的感染力,清新且獨樹一格的風格,使布拉瑞揚的作品最為顯著出色。
紐約時報

.布拉瑞揚擁有強大而傑出的天分 美國舞蹈雜誌

《出遊》舞作介紹


在穿脫衣物之間,在生與死之間,在夢與現實的交界之間
漫無目的的旅人飄浮行走,路上的風景盡是未知的人生
一支用靈魂深度刻畫生命重量的舞作



布拉開始編舞後,經常做夢,各種奇奇怪怪的畫面出現在夢裡,關於死亡、關於生命。《出遊》也是一支關於夢的舞作,全身塗白,撐著大傘,拖著行李箱的旅人,要到何方?不斷穿脫衣物的夢遊女子,要掙脫什麼樣的束縛?布拉沒給答案,留給每個人自己解夢。

影音連結:布拉瑞揚談《出遊》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fgJdP70ZQY

鄭宗龍《牆》

做好準備,躍向高牆林立的遊戲場,跑酷去

關於鄭宗龍


「如果不是舞蹈,現在的我可能是在萬華賣拖鞋的。」性格酷男鄭宗龍,不過三十五歲,人生閱歷卻很豐富。走過年少輕狂的迷惘,繼承家業擺攤賣過拖鞋,人生幾次轉彎,唯一不變的是,他對舞蹈的好奇與專注。

鄭宗龍說,自己不是天才型編舞家,創作靈感大多從生活而來,書上讀到的一段話,一首音樂,車窗瞬間而逝的風景,甚至八卦雜誌報導都能觸發鄭宗龍易感的神經。
鄭宗龍喜歡一個人沒日沒夜開車,只為了思考,創作《裂》時曾花了兩天時間就來回東部一趟;現在的他,愛上拍照、畫畫,透過相機和筆,把滿腦子的想法沉澱下來。
「無法定義,沒有特色。」鄭宗龍定義自己,不喜歡一成不變,喜歡嘗試不同的面相,就像修剪一棵樹一樣,他還在隨時隨地修剪自己的心。

德國No Ballet當代編舞大賽銅牌
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跨年慶典執行導演
舞作《樂》、《裂》、《牆》、《變》、《莊嚴的笑話》、《狄德貝許》、《白膠帶》等

新世代編舞家中最擅長掌握音樂抽象結構的編舞者,《變》與《牆》是挑戰低限主義難度最高的作品。 PAR表演藝術雜誌

你絕對會逐漸愛上《牆》。 《 歐洲舞蹈》雜誌

《牆》舞作介紹

躁動或安靜 逃避或面對 束縛或奔放 陰鬱或燦爛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堵牆,是什麼,決定了那堵牆的高度?穿越無形的牆,看盡牆裡牆外不同風光,看見裂縫中的光
2008年,鄭宗龍的生活和創作遇上瓶頸,一股想要掙脫的力量,化成充滿重擊力道的舞作《牆》。他從加拿大詩人歌手李歐納.科恩的書《美麗失敗者》找到共鳴:「每一個生命都有裂縫,如此才會有光射進來。」面對高聳的牆,鄭宗龍決定勇敢攀登,終於,爬上了牆,看到牆外美麗的風光。

影音連結:鄭宗龍談《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mrA0QuTV0I

黃翊《機械提琴-交響樂計畫之一》
不是魔術,黃翊以科技打造的音樂遊戲場,舞者以身體隔空奏起美妙的樂章

關於黃翊


法國人說才華洋溢的年輕藝術家是enfant terrible,雲門創辦人林懷民以這句話形容黃翊是「可怕的孩子」。舞評則說:「這是個和任天堂一起長大的編舞家,他們的眼球速度決定了思考的速度,過去無從拷貝,令人拍案激賞。」

科技,對於青春潮男黃翊來說,就像空氣、水一樣自然。小時候,家裡買了第一台V8,黃翊和妹妹為龍貓玩偶拍定格影片;有了電腦,開始學習架設網站;跳舞、編舞以後,科技,成為他拓展舞蹈面相的利器。黃翊愛玩科技,但他清楚知道,科技只是工具,最後還是要回歸到身體。

黃翊的舞蹈風格和興趣一樣多元,可以很實驗,例如:《身.音》、《SPIN2010》;也可以是純肢體、內心世界的探索,例如:丹麥Cross Connection國際編舞大賽二獎的《低語》、《浮動的房間》等作品。

今年,黃翊在許芳宜推薦下,成為美國舞蹈雜誌「25位最受矚目的舞蹈工作者」,許芳宜推薦,黃翊是一位很安靜的舞蹈工作者,安靜地觀察、安靜地學習,也安靜地編舞。他在舞作中提出問題,思考它,解決它,不斷學習,向前進,「你永遠猜不到他的下一步要怎麼走」。

美國舞蹈雜誌2011「25位最受矚目舞蹈工作者」

丹麥Cross Connection國際編舞大賽二獎

舞作《浮動的房間》、《低語》、SPIN、TA-TA for Now、《紅》、《流魚》、《身.音》、Messed、《灰階》等

《機械提琴-交響樂計畫之一》舞作介紹


身體如琴弓,動靜緩急,音符在空氣中成形,空間若琴弦,遊移起落,譜寫即興的樂章
一個無人演奏的樂團,一次舞蹈與機械樂器互動的有趣對話
《機械提琴》是黃翊最新創作「交響樂計畫」的序曲,他想藉由機械裝置,偵測及分析舞者的肢體動態,來引發出屬於肢體的樂章。
《機械提琴》去年12月小型呈現後,黃翊繼續雕琢這支作品,強化了舞蹈的成分,讓這支新作更舞蹈,更有可看性。

影音連結:黃翊談《交響樂計畫》http://www.youtube.com/watch?v=TRG_S3PnDcE


孫尚綺《屬輩》

神經質的半人半獸,奇怪的連體嬰…,這是一個透過凹凸鏡片看到的超現實動物園

關於孫尚綺


旅居德國的編舞超新星孫尚綺,曾為雲門2創團舞者,「渴望尋找身體更多可能性」,他在2001年毅然決定到歐洲闖蕩。拎著皮箱和一台大同電鍋,孫尚綺飛往德國當起流浪舞者,到處考試。

十年過去了,那個漂泊的靈魂還在流浪,但已不是名不見經傳,而是受到歐洲舞壇矚目的舞者及編舞家。孫尚綺陸續受邀與威廉.佛塞、莎夏.瓦茲、杜林現代芭蕾、紐倫堡現代舞團等名團合作演出,近幾年更朝編舞發展。舞作《對話Ⅱ》打敗來自威廉.佛塞舞團、荷蘭舞蹈劇場等名團參賽者,拿下2008年德國斯圖加特國際獨舞藝術節編舞金獎。

和名家的合作,不只是國際舞壇的通行證,孫尚綺更從他們身上學到自我精進。威廉.佛塞對身體與空間精準的掌握,讓孫尚綺的身體突然被打開,即興的想法也由佛塞而來;莎夏.瓦茲則像一個好的「指揮家」,將不同特性的個人放到群體中,最後融合成為莎夏.瓦茲風格的作品。

2007年,孫尚綺移居柏林,多元包容的文化氛圍,讓孫尚綺有更自由的創作空間,他不滿足於只有舞蹈,創作結合了戲劇、音樂、影像、文學、舞蹈各種元素,實驗性濃厚。

孫尚綺說,異鄉十年,他已慢慢找到自己的舞蹈語彙,但「最好的永遠在下一個地方」,他還是十年前帶著大同電鍋出走的孫尚綺,繼續流浪,繼續尋找自己。

德國斯圖加特國際獨舞藝術節編舞金獎
德國巴伐利亞年度劇場文學獎
舞作《4.48/無標題》、《女媧》、《對話Ⅱ》、《走快一點,型男》

孫尚綺在流暢的編舞質地中展現獨具創意的天分,這讓他在今日那麼的獨特
德國舞蹈聯網

孫尚綺的肢體動作表現出巨匠的質地,令人屏息。
德國斯圖加特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