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聞樂思/魔幻寫實的音樂星河

 

說實話,他沒想過《行星》組曲會成為家喻戶曉的熱門作品。

鑽研管弦樂法,特別是銅管樂隊效果的霍爾斯特(Gustav Holst,1874-1934),當然知道自己寫出什麼龐然怪物。要演奏《行星》組曲,得有特大號管弦樂團。五花八門的木管、銅管、打擊樂器全得上場不說,在最後「海王星:神秘之神」一曲,為了要表現飄渺虛無的迷離幻境,更要在幕後用上兩組三聲部女聲合唱,只聞其聲而不見其人,果然神祕無比。

但要用上這樣多樂器人手,得花多少開銷!又有多少樂團願意不惜血本,勞師動眾就為演奏他的《行星》組曲呢?

雖說缺乏信心,我相信霍爾斯特其實清楚,自己在《行星》組曲達到什麼樣的藝術成就,又展現出何其驚人的音樂靈感。不然,他不可能寫得如此酣暢淋漓,即使樂團編制大到難以演出,仍舊照寫不誤。從第一曲「火星:戰爭之神」開始,霍爾斯特就揮灑出源源不絕的優美旋律和高超絕妙的情境描寫,更以險峻縱橫之姿大膽開創,聲響華麗卻洗練,樂思繽紛且有序。聽聽「天王星:魔術之神」那足稱管弦奇觀的豐富變化,的確是最高明的幻術把戲。而最受歡迎的「木星:歡樂之神」,旋律之扣人心弦早已成為英國第二國歌,是不聽古典音樂的人也都熟悉的精彩傑作。一位作曲家能夠寫出一曲如此作品,大概已不虛此生,而《行星》組曲之七大行星各擅勝場、各領風騷,成為日後作曲家,特別是電影配樂作者,不斷參考引用的音樂寶典,霍爾斯特想必沒有遺憾了吧?

才怪。正是因為《行星》組曲太受歡迎,霍爾斯特後來總是抱怨,認為此曲讓世人忘了他的其他精彩創作,使他變成「一曲作曲家」。但月明星稀不就是這個道理?中秋節過後,來聽個《行星》組曲,顯然是個絕佳主意。雖然錄音版本眾多,但真要搬演,除了英國,大概沒有多少國家能頻繁演出《行星》組曲。或許又是為了慶祝建國百年,台北市交將不惜工本上演一回,愛樂者切勿錯過;不然可不知下次能聽到現場演出,又是何時的事了。

9月18日(周日)下午2時30分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由瓦爾葛指揮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演出霍爾斯特《行星》組曲。

【2011/09/11 聯合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