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分鐘 8留言 陳郁秀愛女兒的方式
【聯合報/本報記者李玉玲、賴素鈴】

 

陳郁秀和盧佳慧母女都是鋼琴家,母親給女兒的,除了生命,還有琴藝。記者曾吉松/攝影

 

人生意外的大轉彎,陳郁秀在千禧年從鋼琴家變成文建會主委,現在是文化總會秘書長與兩廳院董事長,推動不少文化藝術大計;但只要陳郁秀一回家,卻是始終不變的「愛琴閣女主人」,台灣人更記得她是已故立委盧修一的妻子。

 

陳郁秀是台灣前輩畫家陳慧坤的女兒。北一女中高二時,通過教育部資賦優異學生出國進修甄試,並考進法國國立巴黎音樂學院。

 

數十年後,陳郁秀有女克紹箕裘。盧修一和陳郁秀的長女盧佳慧,高中畢業後即赴紐約曼哈頓音樂學院攻讀學士與碩士學位,並於千禧年獲得第廿八屆青年鋼琴藝術家獎。

 

陳郁秀是盧佳慧的慈母也是嚴師,嚴格到父親要女兒練琴時把琴房鎖好,以免媽媽進去罵人。她們摯愛的丈夫與父親盧修一雖已不在人世,卻在訪談的回憶場景中不斷出現,他的多情與天真更讓這場相對論笑淚皆歡。

 

問:兩人當年都是小留學生,陳郁秀十六歲留學時一路哭到巴黎,聽說送佳慧十七歲去美國,陳郁秀又在飛機上大哭?

 

陳郁秀(以下簡稱秀):那時我一心嚮往巴黎,可是一到香港,開始要講廣東話和英文,語言的隔閡讓我知道糟糕了,就一路哭到巴黎,空中小姐一直送我小禮物叫我不要哭,哈哈。

 

當時一張台法來回機票的錢可以生活一年。我去巴黎十年只回來過一次,也沒打過電話,因為太貴了。

 

盧佳慧(以下簡稱慧):我十七歲去美國,是媽媽帶我去的。那時爸爸在機場哭得好難過,後來打電話也常說:「冊嘜讀,返來厝裡陪爸爸。」

 

秀:我原本想讓她住宿舍,但發現宿舍與練琴的地方必須經過一個公園,這樣練琴到晚上太危險了。我算算以後妹妹佳君也要去,不如買房子。沒想到家人都覺得我瘋狂,我打電話回台灣,沒有一個人要幫我匯錢過去。我爸媽還問盧委員,我頭殼有沒有壞去?

 

那時我是師大音樂系主任,不能留太久;我離開紐約時,房子還沒成交,我心裡很急,覺得這個媽媽沒有盡到責任,晚上都在哭耶。

 

房子買好之後,都是佳慧布置,她竟然選了綠色。我打電話說別弄些奇奇怪怪的顏色,她爸爸就說十三歲以後就讓他們自由,要我別管太多。我說:「什麼十三歲?連我要買房子,你都管!」

 

慧:房子弄得差不多時,爸爸去美國看我,那十幾天他還洗手做羹湯。我回家看到他穿著圍裙在炒菜,好感動,我完全不曉得爸爸還會下廚。

 

秀:對!他平常很忙,根本沒時間做。他做留學生的時候,最會煮的就是酸辣湯。

 

慧:他還跟著我到學校,還沒下課,他就在門外跳呀、跳呀。老師說:「外面那個人是誰的男朋友?趕快出去叫他不要再跳了,再十分鐘就下課了!」我說:「那是我爸爸,對不起!」

 

小時候,爸被關時,我寄住在外婆家,很辛苦。小學六年級回來之後,又有一段適應期,因為有一段時間,爸沒工作很不如意,我又個性剛烈,常跟他衝突,被處罰,那是滿痛苦的回憶,媽媽也吃了很多苦,忍受爸爸很多。一直到爸爸當了立委後,情況才好起來。

 

秀:她從小就這樣子,有自己的想法。她爸常說一物剋一物,大家都猜剋星是他太太,結果他說:「是我大女兒。」

 

問:盧佳慧十七歲就隻身在外,談談那段時間的心情。

 

慧:(大笑)無拘無束!以前在台灣,媽媽管得很嚴,我們都是乖到不行的小孩。爸爸雖然說十三歲就讓我們獨立,那只是對外民主,他全做不到!(秀:你可以講烏龜的事。)有一次,我跟一些男同學要出去玩,爸爸還在身家調查;我爭辯說不需什麼都跟他報備,爸爸很難過,轉頭對他的烏龜說:「龜兒子啊,還是你對爸爸最好,不會我講一句,你頂十句。」

 

他還會暗地搞破壞。如果有男生打電話留言,我爸爸起碼聽三次以上,分析這個人的個性怎樣,缺點如何;重點是他完全沒把留言傳達給我們,全部石沈大海。

 

【2007/04/03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