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到當機 對佳慧說謝謝你來電
 

【聯合報/本報記者李玉玲、賴素鈴】

 

問:聽說你們家現在還有門禁規定?

 

慧:門禁是晚上十點半(秀:十二點啦。)那是經過革命才有十二點。

 

我從美國回來,已經在工作了,我以為門禁只適用於弟弟,把門禁當耳邊風。有一次半夜兩點回來,媽媽要我跪下來,聲淚俱下。我才知道,她有一部分是擔心,一部分是演給弟弟看,殺雞儆猴,哈哈。

 

秀:因為盧委員被抓之後,我每天都被恐嚇,我變得神經質(聲音哽咽)。我告訴孩子:「如果你們同情媽媽,以後就要準時回家。」

 

盧修一當上立委後,晚上十點多都會打電話回家,民進黨的人都笑他怕太太,他說:「讓太太安心是我的責任。因為是我造成她的恐懼」。這句話讓我心裡很溫暖。

 

慧:有一次很好笑。媽媽晚上十二點多回家,家裡一片漆黑,她就狂叩我們姊弟三人手機,結果手機鈴聲從房間傳出來。我就說:「我們都在睡覺,不要再打了好嗎?」

 

問:陳郁秀前幾年當文建會主委,公務繁忙,還有時間盯小孩?

 

慧:她的急急如律令就是這樣來的。給你卅秒、十秒、五秒,每次都要妳快講重點。不過,就算她的時間有限,還是能遙控我。

 

她的留言可以在十六分鐘之內累積八通。第一通是:「佳慧,我是媽媽,請你接電話。」第二通:「佳慧,為什麼你還是沒有接我電話?」到最後一通:「你最好火速回我電話,不然你以後的日子會很難過。」已經是威脅口氣了。

 

秀:我的孩子都已經找出跟我和平相處的技巧了。

 

慧:對,晚輩讓長輩傷心,也是不孝的行為。不過她真的很累。我還在美國時,有一次晚上十一點多打電話給媽媽,她大概腦筋「當機」,還跟我說:「謝謝你的來電,再見。」搞不好她根本不知道是我打的電話!

 

問:聽說陳郁秀是迷糊出了名,你是重視細節的人,怎麼會迷糊?

 

秀:因為我的心不在那裡。我為了練琴、照顧家,腦袋裡只能選擇重要的東西,其他的東西就掉得一塌糊塗,她爸常在後面撿。我的眼鏡永遠找不到,常常耳環只戴一邊,因為講電話一拿下來就忘了。

 

慧:媽媽是大近視眼,有時眼鏡找不到,只好在晚上戴著太陽眼鏡去聽音樂會,哈哈。

 

【2007/04/03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