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愛哭盧修一 第二愛哭陳郁秀
【聯合報/本報記者賴素鈴】

 

一九八三年春節前,盧修一、陳郁秀和三個孩子第一次到照相館拍全家福,不久盧修一就被捕入獄。圖/陳郁秀提供

 

約定的時間到了,前文建會主委陳郁秀的會卻還沒開完。「媽媽只有出國時像天使,在國內就像魔鬼。」大女兒盧佳慧促狹地笑著說。

 

鋼琴家女兒眼中的鋼琴家媽媽,永遠忙不完。春節盧佳慧偕夫婿Stanley到印度度假,不過十來天,回來就發現母親陳郁秀又新添了頭銜:接任兩廳院董事長。

 

知女莫若母,陳郁秀一坐下來就先警告盧佳慧:「你不能給我吐槽哦!」

 

陳郁秀與生前被稱作「頑童立委」的夫婿盧修一,走過社會主義青年的熱情年代,他送她一套藍色比基尼展開愛情,以代表幸福的花束構築愛的小窩「鈴蘭之家」。說起盧家三個聰慧貼心的孩子:佳慧、佳君與佳德,陳郁秀脫口而出:「我好愛他們!」

 

母女三人都是音樂家。佳慧和媽媽一樣專攻鋼琴獨奏,佳君則是小提琴家。佳慧個性和長相都像爸爸,佳君的個性比較像媽媽。念科技法律研究所的弟弟佳德,則是從小就非常有自我主張。兩姊妹與大提琴家李振豪組成「白鷺鷥鋼琴三重奏」,致力推廣本土音樂,展現新生代音樂家的實力。

 

音樂家總是真情流露。陳郁秀擔任文建會主委時,和布農老人一起搭直升機返回高山上的舊部落,老人回到出生地激動不已,陳郁秀也和他們擁抱落淚。憶起盧修一入獄的陰影,以致她必須確認孩子的行蹤才有安全感,陳郁秀的聲音哽咽,淚珠又在眼眶裡轉。

 

盧家可能第一愛哭是盧修一,第二愛哭陳郁秀。這對佳偶都是性情中人,盧修一因肺腺癌病逝於一九九八年,存摺只剩三萬元,但他遺愛人間,自各地飛來感謝的信函,家人才知道不少盧修一默默的善舉。

 

一九八三年盧修一入獄之後,土城看守所三年,一家人每周見面一次,咫尺天涯。才三、四歲的小兒子佳德,有次問盧修一:「我們每星期都來你家玩,你怎麼不來我家玩?」

 

當時陳郁秀堅定告訴盧修一:「我不會離婚,一個丈夫夠多了。」他們約好彼此都要平安。

 

陳郁秀總是說,盧修一是她的另一半,對她的影響遠超過一位做丈夫的分量。從小鳥依人的年輕妻子,蛻變成帶著三個孩子堅強面對盧修一入獄、出獄後不如意的失常,以及陪伴盧修一走過生命的最後一程,他們當時就決定,要以有限的生命珍惜親情、愛情、友情,用全部精力抓住這三樣人間至情。

 

看著父母的真情典範長大,盧佳慧說:「這麼多年來,全家人從沒有因為任何困難而放棄手邊應該做的工作和責任,一直到今天,最重要的關卡都能度過。」

 

難怪陳郁秀在她的自傳《鈴蘭清音酖陳郁秀的人生行履》說:「回家,正是重新再出發的開始。」

 

她不斷回到原點,不管在世間有多少頭銜,家都是她經營得最成功的城堡。

 

【2007/04/03 聯合報】